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故事 / 身后的河流与脚下的碎冰

身后的河流与脚下的碎冰

本文发表于2021-2-199人浏览

身后的河流与脚下的碎冰

人生的长河也像自然的河流一样,有无数的激流和不可预知的险滩。有关河流的危难和记忆,从孩提时代就开始了。

村北有一条清澈见底的洙水河,每到夏天,这里便是村民们游泳的好去处,浅浅的河滩也成了儿童们嬉戏玩水的好地方。大约在我八岁那年,刚学会凫水的我与另外两个去年就会凫水的小伙伴,仗着河里有大人,竟约好一起凫过河去。

说实话,我当时是有些害怕的,要不是他两个邀我、激将我,我是万万不敢横渡那条河的,尽管它不是太宽。

我仨学着大人的样子,横着排成队,以初生牛犊不畏虎之势奋力凫向彼岸。可当我们好不容易游到河心时,我早已精疲力尽了,眼看着河水由浅地方的绿色渐渐变成深地方的“黑”色,我感到极度的恐惧和紧张。但我马上意识到,既然已游到河心,就是返回也省不了力气。于是,我把头一闷拼命凫向对岸。当我被呛了几口水,胸发闷、眼发涩地终于爬上对岸时。我发现在我身后接着上岸的,已不是那两个小伙伴,而是两个异常紧张的大人。

原来,当我们三个小人子咋咋呼呼的游到河心时,大人们看我们很吃力的样子,便大声惊呼,让我们回去。力气和游技最差的我,因为过度紧张和只顾全力搏击了,没能听到大人们的召唤。而那两个小伙伴听到喊声后,在仓促返回的途中,面对相继游过来救援的大人们,反而失去毅力和信心,双双在即将溺水之际被大人们捞上岸。

我从此征服了那条河,常常往返地畅游着。而那两个小伙伴,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里,再不敢有凫河的想法。

这次的凫河经历,泅渡成功、绝处逢生的不仅仅是我的生命,还 有我的信心、毅力和观念。也为另一次的踏冰过河打下了心理基础、埋下了希望的种子。

那是我刚上中学时,一个雪花飘飘的午后,我再次抄近路去学校,通过一条早已结冰的被称作“老牛湾”(洙水河的支流)的小河。隆冬以来,我几乎每天都从这条小河上往返着滑冰而过。而今天由于地面上、冰面上都蒙上一层厚厚的雪,我已辨不清哪地方冰薄哪地方冰厚了(而冰薄的地方,水反而深)。再加上下雪之前的气温比较高,冰层也不如原来坚固了。当我怀着一种侥幸心理小心翼翼地走到河心时,“咔嚓嚓”几声惊心裂胆的炸响,自我的脚底向远处延伸着。我霎时惊呆了,意识到在这荒郊野外坠入冰窟的可怕后果。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立马想起儿时勇敢渡河的经历、也随之想起“狗咬别跑,凌炸别怕”的民谚来,求生的欲望和经验的条件反射,促使我以冲刺般的速度向对岸飞奔。

有惊无险的一幕再次出现了——当我腾云驾雾地跑上对岸,转身望望我跑过的地方,冰层已在我的脚下纷纷碎裂,清冽的河水正颤抖着漫上碎冰,冲击溶化着上面的积雪。我长出一口气——如果稍微犹豫一下……

后来,在人生和事业的紧要关头,我常常想起这一次一次的历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