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寓言故事 / 豹子身上的黑斑是怎样来的(欧洲)

豹子身上的黑斑是怎样来的(欧洲)

本文发表于2019-7-25140人浏览

亲爱的小朋友,很久很久以前,劝子住在一个叫“高高草原”的地方。请记住,那不是“低低草原”,不是“灌木草原”,也不是“湿冷草原”,而是光秃秃、热乎乎、光闪闪的“高高草原”。那里的沙是黄褐色的,岩石是黄褐色的,连一簇簇野草也都是黄褐色的。那里居住的什么长颈鹿呀、斑马呀、羚羊呀也都是浑身上下黄乎乎的。但是要说黄得同那片草原的颜色最相似,那就得数豹子啦。豹子身上的颜色与“高高草原”的颜色简直一模一样,丝毫不差,这对于斑马、羚羊、长颈鹿来说,可真是太糟糕了。因为豹子常常藏在黄褐色的大石旁或草丛间,当斑马,羚羊和长颈鹿从旁边经过时,它就出其不意地扑上去把它们吃掉。它的确常常这么干!再说,“高高草原”还有一个埃塞俄比亚猎人,这个人带着弓箭,浑身上下也是一片深褐色。这个猎人常常和豹子一道猎取食物,他用弓箭,豹子就用它的牙齿和利爪。后来,斑马、羚羊、长颈鹿和其他动物都不知道该走哪条路,亲爱的小朋友,它们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过了很久(当时所有的动物都要活很久很久),动物们认识到应该避开任何看起来像豹子或猎人的东西。它们由长颈鹿开道(因为它的腿也最长),渐渐地离开了“高高草原”。它们跑呀、跑呀、跑呀,一连跑了许多天,最后来到了一座大森林,这座大森林里有许多参天大树,也有许多低矮的灌林丛,阳光从树叶缝隙间射进森林,到处都是一条争、一点点的阳光和阴影。
动物们就在这儿藏了起来。又过了很久,长颈鹿身上由于有些地方长期被光点照射,结果深褐色的皮上长出了一大块一大块的斑点;斑马身上也因为有些部位常常暴露在光条之中,结果浅褐色的皮上出现了一道道的条纹;羚羊也变得黑不溜丢的,背上还有了一些弯弯曲曲的灰道道,看起来就像树皮。
这一下,即使有人能听到它们的声音,闻到它们的气味,可很少能看见它们了,除非是准确地知道它们的位置。它们在这座充满光点光条的森林里过了好一阵快活日子,而豹子和那个埃塞俄比亚猎人却在黄褐色的“高高草原”上到处找它们,不知道这些可口的食物。一下子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后来,豹子和猎人饿极了,他们只好捉一些老鼠、甲虫和野兔子吃。一天,当豹子和猎人正饿得肚子疼,他们遇到了狒狒巴维那,狒狒可算是森林里最最聪明的动物。
豹子问巴维那:“动物们都跑到哪儿去啦?”
巴维那眨巴眨已眼睛,假装没有听清,其实它心里知道得清清楚楚。
猎人问巴维那:“你能告诉我‘高高草原’动物群现在的栖息地吗?”
(他与豹子问的是一码事,但那个猎人总喜欢用些文雅的字眼,因为他是大人。)巴维那又眨巴眨巴眼睛,故意不理睬。其实它心里知道得很清楚。
过了好一会儿,狒狒巴维那才说:“所有的动物都去另外的地点了,豹子老弟,我劝你也尽快去另外的地点吧。”
猎人说:“那太好啦。这一阵儿我真纳闷,‘高高草原’的动物群都到哪儿去了?”
巴维那说:“‘高高草原’的动物群已经加入了植物群,因为这是一个变化时期。猎人大哥,我劝你也尽快变化变化吧。”
狒狒的劝告使豹子和猎人都迷惑不解,但他俩还是出发去寻找那个植物群。他们找了很多夭,最后终于看见了一座大森林。
“这是什么地方,”豹子问道,“里边黑咕隆咚的,却有那么多点点条条的光线?”
猎人说,“我也弄不清楚,但这儿应该是那个植物群,因为我闻到了长颈鹿的气味,听到了它的声音,可就是没看见它。”
“真奇怪,”豹子接着说,“我想也许是由于我们刚从亮处进来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