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寓言故事 / 诱人的酥煎麦(印度)

诱人的酥煎麦(印度)

本文发表于2018-12-2最后修改于2020-8-12198人浏览

大月支国是远近闻名的富国。那里的农民以种麦为生。国君施行仁政,休养生息,轻摇薄赋,治国有方,感动了上苍,至使天灾人祸从来都不曾降临这个国家。所以,庄稼连年丰收,百姓过着丰衣足食,安居乐业的日子。

年景一好,又有余粮,故而家家都养猪养鸡,日子过得更是红火。当地有个风俗,习惯用酥煎麦做饲料喂猪,这样猪仔吃得多,长得快,膘肥体壮,要不了几个月就能出栏了。因此人们都按照这个常规饲养,堪称“绝招”。

官府中也抽出剩余人力养猪,猪圈就盖在离马棚不远的地方。每天,猪倌提着盛满酥煎麦的大木桶到圈里喂猪。酥煎麦散发出阵阵香味,顺风飘散到隔壁的马棚里,直往正在吃草的小马驹的鼻子里灌。

“哇——好香哪!咦,哪儿来的这股香味?肯定是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啦。”

这香气引得马驹抬起头,使劲吸嗅着,好像这样就能把好吃的吃到嘴里似的。它摆着脑袋,四下张望,连槽里的草都顾不得吃了。

忽然,几步之外的猪圈里的骚动声引起了它的注意,定睛一看,只见猪仔们一瞧见猪倌挖食的勺子,就立刻欢蹦乱跳起来,争先恐后地跑到食槽前,挤挤挨挨,你顶我,我撞你的,都想抢占个有利位置。酥煎麦往食槽里一放,猪仔们蜂涌上前,连吃带扒,发出一阵响亮的“唏里呼噜”的咀嚼吞咽之声,一会儿的功夫,槽里的酥煎麦便一扫而光!猪仔们吧嗒着嘴,拖着圆鼓鼓的肚子,一歪一扭地走开,各找各的窝,舒舒服服地躺倒,不一会儿,又听见“呼——呼”声大作——睡得真香哪!

马驹瞧着这帮猪仔狼吞虎咽地吃着美味佳看,听着它们如打雷般的鼾声,真是又馋又羡慕,又急又生气,心想:“怎么相隔咫尺,就这样有厚有薄?这难道公平吗?真不明白!我得到母亲那儿问个究竟。”

马驹走到老马面前,气哼哼地问道:“母亲大人,我们为国王竭诚尽忠,全力以赴。无论是运货载物,送人接友,还是传递消息,救急救难,向来随叫随到。起早贪黑,从不顾惜精神体力,不计较路途远近,不遗余力地拼命卖力。每次都能按时、圆满地完成国王派遣的任务,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义务和职责,而且甘心情愿,毫无怨言。可国王给我们吃的是什么呢?茅草!喝的是什么呢?污水!

“再瞧瞧那边的猪,整天躲在圈里,吃饱了睡,睡足了吃,什么都不干,什么也都不会干,好像它们天生就是为了吃、睡才到这个世上来的。可国王赏给它们的又是什么呢?香喷喷的酥煎麦!

“我们为国王立下的功劳和它们相比,是天壤之别;而我们得到的待遇和它们相比,可就是‘壤’‘天’之别啦!您说这是为什么?这岂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老马安详、耐心地听着马驹这一大堆委屈,望着它满腹牢骚不平,一脸蒙冤受屈的样子,轻轻摇了摇头,笑了笑,怜爱地对它说:“好孩子,别生气,别着急。你可不要只因为没有吃到香喷喷的酥煎麦,就发这么大的怨气呀。你若是想吃酥煎麦,那就再等上两个月,到时候再吃也不晚哪。”

马驹听了母亲这话,似懂非懂,很是纳闷;又觉得话里有话,可一时又弄不清原委,心想:“既然母亲说等两个月,时间不长,不如到时候再说……”

这之后的两个月里,猪仔还是天天吃酥煎麦,马驹还是天天吃茅草,喝污水;猪仔自在逍遥美滋滋,马驹耿耿于怀气不平。

眼瞅着猪仔一天天长大,长胖,长壮,个个肥头大耳,大腹便便。

两个月过去了,要过年啦!家家张灯结彩,户户请神迎联,举国上下沉浸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中。为了祭祀天神,奠拜祖宗,人们东奔西跑,忙忙碌碌,赶着置办供品和年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