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故事大全首页 / 寓言故事 / 蚊子的死

蚊子的死

本文发表于2018-9-17 4:39:30441人浏览

当我在花瓣下闭目养神的时候,邻居花蜘蛛找到了我。

它气喘吁吁地说:“螳螂兄,我总算找着你了。”

我张开眼睛,伸了个懒腰。

“蜘蛛老弟,这么急匆匆地找我,有何贵干?”

“大事不妙啊,事关蚊命。咱们还是一边走一边说吧。”

花蜘蛛是有名的慢性子,织个破网都得费几天几夜,也有着急的时候,看来事情还挺严重的。事不宜迟,我跟着花蜘蛛便走。

“这手术还得由你来做,毕竟在咱这里,你的医术是最高明的,你的刀是有名的快,刀法是非常的精准。”

我通过花蜘蛛一路上的讲述,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心情有些沉重。我点点头,说:“嗯,先看看病人情况吧。”

到了花蜘蛛家门口,隔着几片树叶,我看到蜘蛛网上躺着的蚊子,它躺在网上有气无力,挺着大肚子,像是怀胎多月了。当我们掀开树叶走进去的时候,蚊子寻声望来,看到我们后,惨白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朝我们挥挥手,却说不出话来。

“什么时候送来的?”我转过脸问花蜘蛛。

“我去找你之前,大概半个小时前。”它回忆道。

“不可能吧,它在市里上班,从市里到山里这么远的距离,以它最快的速度,也得花五六个小时。”

“你看它的这副模样,还能自己飞着过来吗。是我兄弟黑蜘蛛帮忙送过来的。”

我更不相信,飞的速度难道还不如爬的速度快,这花蜘蛛的话越来越不靠谱。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花蜘蛛好像看穿了我的疑惑,指着蜘蛛网说:“瞧见那张网了吗?”

我点点头,不就是一张破网嘛,前些日子下了场小雨,雨水把网都撕破了几个口子,这懒惰的花蜘蛛到现在都没有补好。

“看到了,你织的网嘛!”

它看出了我的不屑,并不生气,耐心地说:“你别小看这张网,虽然它现在还有点破,但它的速度比光速还快,经过我们十几代蜘蛛科学家的研究发现,我们现在织出的网可以联网,实现同步共享,也就是人称的超时空传送,蚊子就是通过我兄弟黑蜘蛛的网,传送到我这里的。不然靠它背着过来,猴年马月都到不了。”

听花蜘蛛此番介绍,我不禁感叹科技的力量超乎想象。

它继续介绍道:“有了这张网后,我们即使在山林里,也能在第一时间了解城市里的发展变化,这就是为什么我的信息来源广且快的原因。”

我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我们都以为你是活神仙,知道的事情那么多,原来如此。按你说的,这网传送什么都快,那个谣言四起传播速度之快,是不是也是通过网上传播的?”

花蜘蛛尴尬的点点头。

“也有一部分吧。”

我气愤地指着它大骂,亮出双刀。

“怪不得我老听到有些昆虫到处拿‘螳螂挡车不自量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来羞辱我,原来都是你们这些破网传来的。”

“我说,我说两位大哥,你们别光顾聊天,这里还有一只病危的蚊子呢!”

蚊子虚弱地声音传来,适时的阻止我们继续争吵。

我赶紧上前,给蚊子先号了脉,脉象正常,又翻了它的眼睛,眼睛依旧乌黑闪亮,看了它的舌头,血红色的舌尖上还残留着未干的血迹,听了它的心跳,心跳没有了。我抬头一看,蚊子脑袋已经歪倒一边,我摇晃着蚊子的身体,叫唤着它,但它已经没有反应了。

我回过头,看到花蜘蛛已经泪流满面。

“找个地方好好安葬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