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寓言故事 / 中山狼后传

中山狼后传

本文发表于2017-9-21262人浏览

中山狼被东郭先生复缚置于囊中,刺一匕首后,被弃于道旁。它缓醒过来后,撕破布囊,咬出匕首,忍着剧痛挣扎着站起身来。它抖一抖毛,朝四周一望:吓,宽阔的大道无一人马;西山的太阳不见踪影。飞禽无影,走兽无声,黑暗是渐渐逼近了。

它发誓一定要找到东郭先生,哪怕寻找到天涯海角。这并非它要报这一匕之仇,而实在是那东郭身上的肉味,太让它发馋了。于是,它舔干身上的血迹,强忍剧痛和饥饿,顺着大道,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去。

夜深了,它钻进一间破屋糠瓤迷糊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它继续上路寻找东郭先生。

它寻到一处集市,远远望见,东郭先生被一群人围着,正在指手画脚发表自己的演说。它灵机一动,摇身变成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顺手拔了一根草往头上一插,走过去拨开人围向东郭先生跪去。

“乞先生一言而生!”它哭着向东郭先生连连磕头。

东郭先生吓了一跳,听话音耳熟,极像昨天中山狼的话音;又见围观的人,个个都伸着脖子打量这个小姑娘,并无半点关爱之意,便扶起小姑娘问道:“姑娘何人也?乞鄙人一言何为?”

小姑娘又跪下说:“小女子姓郎名顾,中山西村人氏。前时父母暴病双亡,遗下孤女,孑然未立。今无亲无故,难以寄生,故插草自卖,冀得苟延。幸闻先生兼爱为本,何惜出一言而活草命乎?”

东郭先生闻言又吓了一跳,这多么像初遇中山狼时见到的口气。但他不会想到是中山狼,中山狼已经死了。他只是可怜这个小姑娘。

“姑娘勿泣!勿泣!吾终当活汝!”

东郭先生又扶起小姑娘,对着围观的人嚷道:“孰愿活此小女者,不失为兼爱之道。”

围观的人都渐渐向后退;有的早已溜之大吉。有个干瘪老头说:“这小女又瘦又弱,领回家去怕是干不了活的。还不知要白吃多少年的饭呢。”有个胖大小子说:“是朵嫩花,可惜太丑,像个狼样。这要领回家,还不吓死一家人啊。”

看热闹的人议嚷开了,都指向东郭先生说笑。东郭先生脸上热辣辣的。他只好把脚一跺,拎起小姑娘,冲开人群出了集市。

东郭先生回到家,已是黄昏时候;东郭嫂正在耳屋草房摊煎饼,见老家伙领回一个又脏又丑的小丫头,那火气就如同烧燃柴草的烟,一股地从头顶上冒了出来。

“老不死的!谋到官了吗?”

“未也。”

“挣到钱了吗?”

“未也。”

“弄到柴米了吗?”

“未也。”

“未也!未也!未也!未也你个屌头啊!去了几日,你都是干了些啥?”

“夫人勿怒。老夫虽未某到官、钱、柴、米,然却得一小女。吾家向持兼爱,夫唱荆随;夫人贤慧,爱民如子,收养该女,理所自然。”

“放屁!”

“一天也就多吃你几个煎饼,等长大了……”

“等长大了,你自己兼爱吗?老不正经的东西!我先领她去换洗一下,明天一早让她跟着我推磨。”

“可别累着她,她还小,身子弱,且有伤,且……”

“老不正经!平日满口之乎者也……”东郭嫂领起小郎顾径直进了堂屋,嘴里嘟噜着,连头都没回。

晚饭以后,东郭先生躺在书房里看书。几天的劳奔

使他抬不起眼皮来了。他刚要吹灭油灯睡觉,房门突然开了,只见郎顾猫腰躬脊地溜了进来。先生吃了一惊,定睛一看,郎顾干干净净换了一身素花衣裳,从头到脚幽香散发。肌肤若玉,风情似妓。一时间,先生那疲惫之意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