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故事大全首页 / 寓言故事 / 狐狸还恩

狐狸还恩

本文发表于2017-11-5 11:59:00494人浏览

鲁东南地区有一座大山叫五莲山,山脚下有一个村子叫湾头,村后住着一户人家,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儿子叫王成亮,以打柴为生。他在山中打一天柴草,第二天再挑到集上去换回一些米面油盐维持生活,循环往复。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娘俩的小日子还是过得有滋有味。

眼看快到年关了,看着有钱人家杀猪宰羊,忙得不亦乐乎,王成亮更是早出晚归,准备多挣几个钱,给娘扯身新衣服,让她老人家像模像样地过个新年。腊月二十三是送灶王上天的日子,太阳落山好久了,还不见儿子回来,母亲倚在门框上,朝着儿子上山的方向,焦急地张望着。

估计儿子快要回来了,母亲进屋点上油灯,把水饺又热了热。这时,王成亮终于回来了,刚进院子,就朝屋里喊:“娘,今天咱家可发财了。”

母亲赶紧走出屋,只见儿子的柴挑子上,一头是干柴,一头系着一个黑糊糊的东西,两只眼睛在黑暗中闪着蓝幽幽的光。

儿子慢慢放下担子,说:“今天往回走的时候,看见这只狐狸在我前面歪歪斜斜地走,最后竟倒在一棵大树下睡着了,好像吃醉了酒。”

儿子把狐狸提进屋里,得意地说:“你看看这身皮毛,油光发亮的多好。等会我把它的皮剥了,明天拿到集上定能卖个好价钱,抵得上我打几个月的柴呢。”

王成亮顾不得吃饭,就到院子里磨刀去了。母亲端着油灯,仔细端详着那只狐狸,真是一张好皮毛,忽然,母亲朝儿子喊道:“成亮,快来!”

王成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慌忙丢下刀子跑进屋里。原来,那只狐狸已经醒过来,两只眼睛哀怜地盯着老母亲,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它的眼睛里滚落出来。

“成亮呀,看样子它通人性,知道你要杀它,正伤心呢。”

“通人性又怎样?还不是一只狐狸。”

“孩子,话可不能这么说。人活着是一口气,死了连只狐狸还赶不上呢。你看它哭得多可怜,快把它放了吧。”

“娘,放了它,我们怎么过年?”

“傻孩子,年还不好过吗?穷日子穷过,富日子富过。听娘的话,快把它放了吧。”

王成亮是个孝顺的儿子,母亲说什么话他都听。他一边给狐狸解着绳子,一边说:“我娘心眼好,你就回深山老林去吧。往后小心点儿,我娘这样的好人可不多。”

狐狸松绑以后,并没急着向外逃跑。它伸伸懒腰,就地打个滚,狐狸不见了,站在面前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白面书生,他扑通一声跪在母亲脚下,一连磕了三个响头:“多谢老人家不杀之恩。往后,我就是您的亲儿子。”接着,又向王成亮行了一礼:“大哥,往后,我就是您的亲弟弟。”

原来,这是一只修炼了几千年的狐狸精,魂魄能附在人体内给人家看病消灾。今天他给人家看完病,吃饭时多喝了两杯,回山时被山风一吹,酒力发作,晕倒在路旁,被王成亮逮住了。老娘急忙扶起白面书生,乐得合不拢嘴:“好,好,咱老王家又添人口了,往后你就叫王成光。”

从此,王家又多了一个儿子。他们只对左邻右舍说,失散多年的儿子认祖归宗回来了。

成亮、成光弟兄俩好得就像一个人似的,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上山打柴。由于成光的指引,柴打得越来越多,偶尔还能拾到山鸡、野兔什么的改善一下生活。日子越过越红火,一晃三年过去了,原来的茅草小屋变成了红瓦房,家里也有了一些积蓄。这年的八月十五,兄弟俩砍完柴早早回家,和母亲一起炒菜做饭,准备过一个热热闹闹的中秋节。酒席上,弟弟敬哥哥,哥哥又回敬弟弟,母亲看着兄弟俩的高兴劲,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

弟弟说:“大哥,你也该给我找个嫂嫂了,也好让咱娘早日抱上孙子。”

成亮腼腆一笑:“弟弟别取笑大哥了,像咱这样的家庭谁愿和咱成亲?”

一句话戳到了母亲的疼处:“你爹死得早,你哥哥从小就知道上山打柴,别的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眼看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说着,眼泡发起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