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故事大全首页 / 寓言故事 / 国王挑女婿

国王挑女婿

本文发表于2019-5-17 20:37:51512人浏览

从前有个国王,他统治着一个名叫贝罗普久的国家。除了没有小孩外,他非常富有,要啥有啥。结婚许多年后,在他年迈时,王后仁佐拉终于给他生了个漂亮的女儿,取名堪内特拉。

她长大成了一个美丽的姑娘,亭亭玉立,恰如一棵小杉树一样。十八岁时,父王把她叫到身边说道:“女儿,你已到了结婚安家的年龄了。父王爱你胜过世上的一切,除了希望你幸福外,没有别的要求。我决定让你给自己选个丈夫。相信你会满足我的心愿的。”堪内特拉十分感激父王的心意和关爱,但却说自己毫无结婚的愿望,决意要独身。

国王深感自己年迈体弱,一心希望离开人世前要见到王位继承人,一听这话非常不高兴,就恳求女儿别让他失望。

见父王执意要她结婚,堪内特拉说道:“那好吧,亲爱的父王,我就顺您的意结婚,因为我不想让人觉得自己忘恩负义。但要找,就要给我找个世上最英俊、最聪明的丈夫。”

一听这话,国王高兴不已,他从早到晚,坐在窗边,仔细打量来往行人,希望能从中挑选到一个女婿。

一天,国王见着一个漂亮的小伙子穿街而过,赶忙把女儿叫过来说道:“快来,亲爱的堪内特拉,看看那个人,我看他适合做你的丈夫。”

他们把那个年轻人请进宫里,摆上宴席,用各种佳肴款待。席间,年轻人嘴里吐出一颗杏仁,然后又捡起来,赶紧藏在桌布里。

宴会后,陌生人离去,国王问堪内特拉:“你看这年轻人怎样?”

“我看他太笨了,”堪内特拉答道,“像他这个年龄的人,竟然还口吐杏仁!”

国王听完这话,又在窗边观望。不一会儿,又一个漂亮小伙子经过。国王立刻叫女儿过去看这个如何。

“把他叫进来,”堪内特拉说道,“我们好近距离瞧瞧。”

又备了一轮丰盛的筵席。等陌生人吃饱喝足离开后,国王问堪内特拉怎么样。

“不怎么样,”女儿答道,“一个自己不会穿衣,至少要靠两个仆人帮着穿戴的人有啥用?”

“如果你挑的是他那点小毛病,”国王说道,“我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你是成心不找丈夫。但你得嫁人,我可不想我的名声和家族就这样断送了。”

“那好吧,父王,”堪内特拉答道,“我这就必须告诉您,最好别指望我了,除非我能找到一个金头金牙男子,不然绝不结婚!”

一见女儿这样固执,国王很是生气,不过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迁就了她。他发布了一道公告,大意是:任何金头金牙男子均可前来娶公主为妻,以贝罗普久王国作为结婚礼物。

当时,国王有个死敌,名叫西奥拉文特,是个极其厉害的术士。一听说这个布告后,他就召集了手下的精灵爪牙,命令他们给他的头和牙齿镀上金。起初,这些精灵说这项任务在他们法力以外,建议在他的前额上安上一对金色的犄角,这样一来更容易一些,二来穿戴更舒服。但西奥拉文特却毫无妥协之意,坚持要最好的金子做头和牙齿。就这样安装在肩膀上后,他就去王宫前溜达。国王一见自己的人选出现,就叫来女儿,说道:“看窗外,那不正是你要找的嘛!”

就在西奥拉文特匆匆而过之际,国王朝他喊道:“请等等,老兄,不必急着走呀。如果你进来,你就可以娶我女儿为妻。我会送陪伴侍候她,马匹和仆人,依你的意思,要多少送多少。”

“多谢了,”西奥拉文特回答道,“我非常高兴娶您的女儿,她的陪伴就不要了,请送我一匹马,我要让公主坐在我的鞍前,带她回到我的王国,那儿朝臣、仆人一应俱全,事实上,您女儿所需之物,一样不少。”

起初,国王反对堪内特拉就这样离开,但西奥拉文特最终还是得以如愿以偿。他让公主上马骑在前面,起程回国了。

傍晚时分,他下了马,走进马厩,然后把堪内特拉和马匹一起关在里面。他说道:“现在,你给我听着。我这就回家去了,离这里有七年的路程。你必须在这马厩里等着我,不许离开半步,也不许让人看见。胆敢违抗命令,有你好瞧的!”

公主温顺地答道:“我是您的仆人,您怎样吩咐,我就怎样去做。可我想知道,到您回来之前,我都吃啥呀?”

“吃马剩下的东西。”西奥拉文特回答道。

术士离她而去时,堪内特拉深感悲惨,一个劲儿地诅咒自己命运不好。她一直哭泣着,惋惜残酷的命运将她从王宫赶到马厩,从松软的鹅绒垫赶到稻草窝,从父王餐桌的美味赶到马吃过的饲料。

这样的悲惨日子,她熬了几个月,其间,她连给马添料、送水的人都没见过,因为这些活儿都是由一双无形的手做的。

一天,正当她觉得无比凄凉时,突然发现墙上有一道裂缝,透过裂缝,她可以看见一个美丽的花园,里面的鲜花果实可是应有尽有。看着这些美味,可怜的堪内特拉真是难以克制自己。她自言自语道:“我要溜出去,摘些橘子、葡萄,我才不管会发生什么。即使他知道我违抗了他的命令,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因为我目前的处境已经够惨的了。”

于是,她溜了出去,摘下水果,好好地犒劳了一下自己那可怜、挨饿的肚子。

可不一会儿,丈夫突然回来了。其中一匹马立刻向他告状,说堪内特拉趁他不在,溜进了园子,还偷吃了一些橘子、葡萄。

西奥拉文特一听就发怒了,从口袋中掏出一把大刀,威胁要杀掉她这个敢于抗命的妻子。堪内特拉赶忙下跪,乞求饶命,说实在是因为饿极了才这样做的。最终,她好歹把丈夫说得软下心来。他说道:“这一次,我就饶你一命,如果你胆敢再违背我的命令,我下次回来,再听说你走出过这马厩半步,我一定会要了你的小命。所以你给我小心点。我马上又要走了,一去七年。”

说完,他就走了。堪内特拉大哭起来,她一边揉着双手,一边抱怨:“我咋就这么命苦哇!父王啊,您把苦命的女儿害惨啦!这可是我自找的呀,我怎能埋怨父王呢?我找了个可恶的金头,他给我带来了厄运。我违背父命,活该遭罚!”

一年过去了。一天,父王的桶匠碰巧经过这个囚禁堪内特拉的马厩。公主认出了他,把他叫了进去。起初,桶匠不认识公主,也弄不明白是谁叫自己的名字。听了堪内特拉讲的心酸故事,桶匠就把她藏到自己带着的一只大空桶里,一是因为他可怜这个苦命的姑娘,更是因为想赢得国王的好感。接着,他把桶挂在驴背上,就这样把公主带回了家。他们早晨四点才到达王宫。桶匠使劲敲着大门。仆人赶紧开门,发现站在门口的竟是个桶匠。一气之下,仆人们大骂他这来得不早不晚的,把人家都给吵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