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幽默故事 / 口香糖

口香糖

日期:2019-8-14浏览:152

刚踏上大巴车门我就开始后悔没把口香糖吐掉。

车是从大夫山开出后发往一直令我神往的宝墨园,途中需要半个多小时。我坐在坐满统一着装的同事的大巴车里,面子的我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嚼着口香糖。正午时分,盛夏的热包裹着大巴车,透过车窗,看到外面快速后退的景物像似燃烧了一般。老吴坐在我身边,右手拿一瓶“大夫山”牌矿泉水,左手抓着上车时统一发放的旅行帽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风,但额头上还是浸出一层又一层汗水。我也有一下没一下从车窗外退去的景物转移到导游小姐身上。车一直行驶在陌生的道路上,我也一直若无其事地嚼着口香糖。

“大家是不是觉得很闷?”导游小姐对着话筒站在司机背后,面向大家用地道的粤味普通话说:“如果是,我为大家做个游戏吧,不过在游戏开始之前,先回答三个问题。”她讲完,右手紧握着话筒,期盼着得到回音。然而沉闷的车厢除了“题”字的余音回荡外,久久没人应话。

“如果大家不喜欢做游戏,那就唱歌吧。”导游小姐为活跃气氛,换了个方式继续讲:“我这里有名单,点到谁,谁就唱歌给大家听。”

不唱歌,还是做游戏吧。”终于有人讲话了,是我们部门的小胡。这次公司厂庆,放假一天,组织大家一起外出游玩。小胡一开口,大伙就七嘴八舌地说开了。有人说,是什么游戏啊?要回答的三个问题难不难?还有人说,能不能给一点提示?车厢里一下子沸腾起来,导游小姐看看这个瞧瞧那个。身边的老吴把帽子扣在头上,拉低帽沿,挡住了眼睛和鼻子。而我嘴里一直含着口香糖,它早已失去原有的味道,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那好,既然大家喜欢做游戏,我就点名提问了,”着粤味普通话的导游小姐把目光落在我左后方打破沉默的同事小胡身上:“非常简单的三个问题,没有必要提示吧。”她讲话时眼睛忽闪忽闪的,人虽然有些偏瘦,却比较耐看。刚讲完,用手一指小胡:“是你,这三个问题由这位朋友先回答吧。”

“你最喜欢的交通工具是什么?”导游小姐提出第一个问题。

“摩托车。”小胡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而我还在心里暗暗嘀咕,若是我,该回答火车、汽车,或是自行车好呢?

“你最喜欢的动物是什么?”导游小姐提出第二个问题。

“小狗。”小胡又是脱口而出。口香糖含在嘴里越来越不是滋味,老吴的额头一直在流汗,我仿佛也被感染了似的,汗水开始从太处浸出来,因为我不喜欢任何小动物。

“你最喜欢的口头禅是什么?”导游小姐提出最后一个问题。

“他的。”这是小胡的口头禅。

“好,这位朋友回答的很好!”导游小姐对小胡表示赞赏,而后停顿了一下又说:“还有哪位朋友想参加?”她的目光在车厢里环顾一周,然后落在我身上。我怕向我提问,赶紧低下头,因为口香糖还含在嘴里。

导游小姐的目光似乎移开了,我听到纸张翻动的声音:“宋长江!”她突如其来地念出名字,我虚惊一场,因为不是我。“请宋长江朋友回答!哪位是?”

“就是他!”有人指给导游看。他坐在我后面的后面,是他的笑声告诉我他的具体位置的,我一直没敢抬头或扭头。

“你最喜欢的交通工具是什么?”导游小姐开始了第一问题。

“驴车。”声音好像不是出自于宋长江之口,不过这个问题也算通过,因为导游小姐紧接着提出第二个问题。

“鸡!”宋长江的回答引起哄堂大笑。我也差点没把口香糖咽到肚子里。

“那么你的口头禅是什么?”导游小姐平息笑声之后接着问。

“去你的。”宋长江终于完成了答题。有些人开始不耐烦了,问导游小姐后面的游戏是什么?怎么做?

导游小姐不慌不忙,又听到翻动纸张的声音,而我又开始紧张起来,心想会不会念到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排在名单的第二页倒数第二个,凭感觉导游小姐手中的纸张好像停留在第二页,而我额头上的汗水像决堤的故乡河,一个劲儿往外涌。我拉低帽沿,让汗水顺着脸部往下淌,而口香糖含在嘴里不敢再嚼。

“何柏俊!”导游小姐喊出这个名字后,车厢里笑声一片。

“老何,上!”没听出是谁在起哄。我抬起头,扭向何师傅,他面部苦笑,一副很无奈的样子。我释然,一时轻松,因为凭感觉宝墨园快到了。

导游小姐依次提问,何师傅依次回答,同事们还不停地起哄。而我口中的口香糖神奇般地溶化了,苦味霎时充塞了整个口腔,慢慢地舌头开始僵硬。何师傅的答案是:牛车、美女(导游允许)、球。

导游小姐清了清嗓子,把话筒从右手递到左手,说:“我把三位朋友的答案总结成三段话,分别是:第一个朋友骑着摩托车去上班,在路上碰到一只可的小狗。于是便对小狗说:我你!小狗汪汪两声,开口说道,他的。”

“宋长江赶着驴车去相亲,在路上碰到一只鸡。于是他对鸡说:我你!鸡咯咯叫了两声,冲着宋长江说,去你的!”

这时在座的各位都忍不住哄堂大笑起来,就连熟睡中的老吴也被吵醒。他惺忪着双眼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到家了?我哭笑不得,眼泪快流了出来。溶化后的口香糖被我一口吞下,麻木的舌头还不听使唤。导游小姐在笑声平息后,总结了第三段话。

“何柏俊驾着牛车去赶集,在半路上碰到一位貌若天仙的美女。于是便对美女说:你嫁给我吧!美女朱唇微动,突然冒出一句,球!”

车厢里的笑声达到了高潮,“球”字一声比一声高。这时的何师傅一脸的不自在,而大巴车却嘎然而止。我望向窗外,含糊不清地对老吴说:“球,宝墨园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