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幽默故事 / 扒灰头

扒灰头

本文发表于2019-7-24219人浏览

清代,有一位乡地。妻子早年去世,儿子外出经商。家中只有翁媳二人在一起生活。他俩都是吃斋、念经的人。

他们家有五间正房,公爹住在东二间,东稍间朝外开门,为厨房。西二间是儿媳住房,西稍间是佛堂。佛堂里敬奉着如来佛和观音菩萨。儿媳妇是每天晚上去焚香念经。而公爹呢?是每天五更去佛堂烧香拜佛诵经。所以,公爹,每逢去佛堂必须经过儿媳妇床前,而儿媳妇的床铺仅用帷帐遮掩。

这一年盛夏的一天夜里,儿媳妇因为太热,竟然一丝不挂的裸体而眠,黎明了,还酣睡未醒。

公爹五更时分,准时地去佛堂上香念经,当她路过儿媳妇床前时,看见了儿媳妇仰卧于床、如花似玉的苗条身姿,顿然心神飘浮,色欲萌生。他强忍着性欲,焚罢香,念了一柱香的经文。但终于控制不住对儿媳妇的淫欲情感,便顺手拿起抄佛经的笔纸写下了“床上一张琴”的字条,扒开香炉里的灰,埋在香灰里面,装作没事儿似的离开了佛堂。

到了晚上,儿媳妇去佛堂烧香时,香却插不进去。她只好扒开香灰,结果发现了这张纸条,打开一看,知道是公爹对自己产生了垂爱私情。而她呢?正处于三十四五岁的性饥饿状态,丈夫又常年外出经商,见公爹鳏孤一人。况日常二人相依为命,体贴入微,遂也产生了与公爹通奸的念头。便与这张字条上添了“亏无弹琴人”的一句话,照样埋在香炉的香灰里面,以试探公爹的口吻。

翌日晨,公爹又上早香,香竟然也插不进去,他料知是儿媳妇也在里面埋下了纸条,便扒开香灰寻找,果然找出来,知道儿媳妇也有性感之欲。他佛事已毕,便又在下面写上“弹弹有何妨”的字样,仍旧埋在灰里。

儿媳妇晚上又去拜佛,当然香还是插不进去。她迫不及待地扒去香灰查看,果见那纸条上又加了一句,知道公爹同意与她发生性关系了,便在纸条后面添加上“今宵盼玉人”一句,仍埋在原处。

第三天,公爹又烧早香,扒灰寻找出了那张富有诗意的纸条。知道儿媳妇与他相约晚上行房。当日夜晚,公爹拿着纸条去到儿媳妇房间寻欢作乐。从此,二人因扒灰以纸条传媒,勾搭成奸了。

一次,这个乡约与友人喝酒大醉,不慎,说露了这桩肮脏事,被传开了。后来,人们凡讽刺那些公爹在儿媳妇跟前不规的人,就称之为“扒灰头”。

在清代,乡长叫乡约,村长叫地保,当时。人们简称乡村干部叫“乡地”。民间,认为身为一乡之长的乡约、地保是知书达理的有规矩人。而这个扒灰头乡地却知理而不行理,做了这样见不得人的事。所以,人们凡对那些言行不一致的人,用“扒灰头当乡地——说理不走理”的歇后语作比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