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燃烧的心(红心火把)

燃烧的心(红心火把)

本文发表于2019-7-29最后修改于2020-9-17397人浏览

古时候有一个部族,他们驻扎的地方三面围着走不通的密林,第四面是草原。这是个生性活泼、强悍而又勇敢的部族。一次,这个部族遇上了极大的困难,那是因为忽然来了另外一个部族,一下把他们赶进了密林深处。那里,不是泥沼就是黑暗,树枝树桠丛丛密密地交缠在一起,因而抬头看不到天空。阳光穿过稠枝密叶才能照射到泥沼上。不幸的是阳光一落到泥沼的水面,就蒸腾起一股恶臭,人吸进这种臭气,便一个接一个地倒下,死去。于是,这个部族的妻儿老少纷纷哭了,父亲们默默地沉思着,陷入了哀怨之中。一定得从这座密林里走出去,而要出去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往后———那里有强大而凶恶的敌人;一条是往前———那里树高林密,参天大树像巨人一般耸立着,强有力的树枝像胳膊似的紧紧抱在一起,盘曲的树根深深扎进胶黏的沼泽地里。这些铁石般的大树,白天不声不响地在灰暗中静立着,每到傍晚,当人们燃起篝火的时候,就相互挤得更紧,密密匝匝地包围着人们。从白天到夜里,那些人的四周总有一个浓黑的圈子,仿佛存心要把他们都挤得粉碎,而那些人却是在辽阔的草原上过惯了日子的埃更叫人可怕的是风从树顶上面吹过,整座密林发出一种低沉的声响,像是在威吓他们,给他们唱起了送葬的歌。

不管有多恐怖吧,他们终究是一个强有力的部族,如果豁出命去跟那些打败他们的敌人拼一死活,倒也不一定突不出去,然而他们心中还有一些非实现不可的愿望,要是他们拼死了,那么这些愿望也就永远不能在世上实现了。正因为这样,他们一个个在长夜里静坐着,在密林沉闷的喧响声中和恶臭有毒的沼泽空气中沉思冥想着。篝火的影子在他们的周围跳着无声的舞蹈,而他们觉得这好像不是影子在跳跃,而是密林和沼泽的凶恶鬼怪在那里欢庆胜利……人们依旧坐着,沉思着。

……愁闷使人们变得无力了……恐惧在他们中间产生了,恐惧束缚了他们强劲的臂膀。女人们匍匐在被毒死的人的尸体上哭泣,为那些给恐惧抓住了的活人的命运而哭泣,于是惶恐气氛更浓了。接着,密林中听见了种种胆怯的说法,先是隐约的、轻声的,后来就越来越响了,越来越响了……已经有人想要到敌人那边,把自由作为见面礼奉献给敌人了,被吓破了胆的人都不再怕去过奴隶的日子了……可就在这节骨眼儿上,唐珂站了出来,他一个人搭救了整个部族……唐珂是年轻人中模样儿最讨人喜欢的一个。外貌端庄的人往往也是勇敢的人。他对族里的伙伴们说:“一个劲儿冥思苦想,搬不掉拦路石。什么也不去做的人,就什么也做不成。咱们干嘛把气力白白浪费在苦想和悲伤上呢?起来吧!让咱们走穿这密林———密林再深,它总有尽头!世上的一切都是有尽头的!咱们走吧!走!嘿!

大伙儿都注视着他,看到他明亮的眸子里闪耀着无穷的力量和跳动的火焰。他确实是他们这个部族中杰出的一个。

“你就领我们走吧!”他们说。

于是他走在头里……

唐珂领着他们。大伙齐心地跟在他身后———他们信任他。这条路可难走了!黑咕隆咚的,每走一步都可能陷入沼泽的泥泞中,它张着贪婪的大口,随时准备把人吞没。大树像推不倒的墙,挡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树枝彼此缠绕,像一条条蛇向四方伸开。他们每前进一步都要以大量的血汗作为代价。他们走呀走呀。走了很久……森林越来越浓密,气力越来越小了!于是有人开始发牢骚了,他们怨唐珂没本事,嘴边无毛,办事不牢,这回不知要把他们领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在前头引领着他们,精神抖擞,无私无畏。

然而困难还在跟唐珂作对。忽然,森林上空雷声大震,大树阵阵低语着,吓唬着流着血汗的人们。这时森林一片漆黑,仿佛自有这座森林以来所有的夜都麇集在这里了。在高大的树木中间,人显得很小很小了,他们走着,在电闪雷鸣中走着。周围的大树像巨人摇晃着身躯,不住地格格作响,它们低沉的歌声发泄着怨怒,而闪电在树巅上狂飞乱舞,瞬息间,用阴冷的蓝光把森林照得透亮透亮,它威吓了一下人们后,又迅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周围的大树被闪电的寒光一照,就像有了灵性似的,伸出许许多多的长手,树桠四伸八叉地交织成一张细密的网,想要挡住这些希望摆脱黑暗的人们。而且,有一种阴冷黑暗的可怕东西,从树枝间窥望着这些举步艰难的人。这可真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在这条路上行走的人们,个个都被折磨得垂头丧气,可是他们又羞于承认自己的软弱,于是他们把心中的怨怒全部倾泼到唐珂身上,斥骂这个走在他们前头的人。他们七嘴八舌地指责他没有本领将他们带出黑暗的森林———呵,真想不到会是这样!

他们不再跟着唐珂往前走了。在森林胜利的喧嚣声中,在颤抖的黑暗中,这些又累又恼的人开始审判唐珂了。

“你,”他们说,“什么本事也没有的东西,这下可把我们给坑害苦了。你领我们走,走,走得精疲力竭,凭这一点,你就该死!”

“你们说‘你就领着我们走吧!’我才领着大伙儿的!”唐珂转过身,坦然地面对大伙说。“我有领头的胆量,这才敢来领大伙的!

可你们怎么样呢?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对行走有好处的事?你们就一个劲儿地走,不会悠着点儿劲,让自个走更多的路程!你们就知道走哇走哇,像一群绵羊!”

然而这些话反而给大伙火上浇油。

“你该死!你该死!”他们怒吼道。

森林一直不停地低沉地喧响着,喧响着,似乎在响应人群的怒吼,闪电把黑暗撕成了碎片。唐珂看着族人———为了他们,他受尽了冤屈,而此刻他们简直像一群野兽。众多的人围住他,可在这些人的脸上看不到文明,因而也不能指望从他们那里得到宽容。他的心中不由得怒火炽燃,但他又可怜他们,暗自把怒火浇灭了。他爱着他们,他想他们要是没有他,没准都会完蛋的。所以他心中迸发起希望之火,希望搭救他们,希望带引他们走上一条平坦的道路,这样一来,他的眸子里闪射出一种烈火的光芒……而围着他的人看见这种情形,以为他是狂怒了,所以眼睛才这样明亮,才这样迸发出火焰。他们警觉起来,像一群狼似的等待他扑向他们。于是他们把唐珂围得更紧,以便在他动手时抓住他,把他打死。而他已经明白他们此时此刻都在想什么了,因而他的心燃烧得更炽烈了———他们的这种想法使他苦恼到了极点。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