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吹魔笛的孩子

吹魔笛的孩子

本文发表于2019-5-20最后修改于2020-9-23204人浏览

世上有个名叫克诺特的小孩。他早年失去父母,住在海边外祖母的一所简陋茅屋里。这儿被人称做珍珠海岸,可谁也没发现过一颗珍珠。克诺特穷得只有一件衬衫、一条衬裤、一件短外衣和一顶帽子。夏天他赤脚在街上跑——这也没什么不好;冬天只穿羊毛袜和木屐——这自然好多啦。克诺特经常食不果腹,可他仍很快活。不过经常挨饿,可不是闹着玩的。饥饿任何人都忍受不了。

克诺特的外祖母在家纺纱,克诺特就将纺好的纱卖给彼得曼老爷。

克诺特换到了钱,外祖母就去买黑麦面粉,然后用它来烤饼。要是收人好的话,餐桌上还会摆上酸牛奶。但更多的时候克诺特在自己的土豆地里守着。不久土豆也收不成了。一小片土地哪能收这么多东西。

一天清晨,克诺特在珍珠海岸的土地上捡黄色小卵石,因为它们很像煮熟的热土豆。不过这些小石子不能吃,克诺特就将它们扔到水里取乐。突然他发现小卵石中间有一支芦笛。这是一支很平常的芦笛。克诺特有几十支这样的芦笛——有长的,短的;有粗的,细的。不过这一支自然不是多余的。

克诺特把芦笛放到嘴上轻轻地吹起来。

“拉一拉一拉!拉一拉一拉!”芦笛欢快地唱道。

克诺特又吹了一下,芦笛委婉地唱起来:“奥依一奥依一奥依!奥依一奥依一奥依!”

克诺特吹第三次,芦笛柔声地唱道:“巴依一巴依!巴依一巴依!”

克诺特一次次把芦笛放到嘴边,它不会唱任何别的歌。

克诺特把芦笛放到口袋里,坐在岸边继续捡卵石。这一天克诺特感到特别饿。在外祖母家早饭没吃什么。午饭兴许会好些。

“啊,眼下能进彼得曼老爷的厨房该有多好!”克诺特寻思,仿佛闻到了煮鑪鱼的味道。

为了免得坐着没事干,克诺特把钓竿抛人河中,但鱼儿好像故意和他作对似的,没来上钩。

经历过傍晚时分的暴风雨,大海显得很不平静。海浪像一座座巨大的玻璃山拍打着海岸,撞击着沙滩,然后又卷回去。突然一个又高又大的海痕打到了克诺特的脚跟前。随着浪涛的沙沙声,他听到了说话声:“克诺特,你发现海龙王女儿的芦笛没有?她会唱三支歌。她唱拉一拉一拉时,所有的人都笑了;她唱巴依一巴依一巴依时,所有的人都睡了;她唱奥依一奥依一奥依时,所有的人都哭了, .

“怎么回事!”克诺特说这是一支魔笛!是啊,我得到了它,可我拿什么东西还礼呀!浪花,你快赶路吧!”

海浪生气地哗哗作响,不理解似的从岸边向后退去。

克诺特从衣袋里取出芦笛,仔细地打量起来。

“这么说,你会施魔法?快施魔法别让鱼儿跑开!”

克诺特吹起了芦笛,它悠扬地唱起来:“巴依一巴依!巴依一巴依!”

不出几分钟,靠岸的海面上出现了一条鲈鱼,接着出现第二条、第三条,随后又浮出鲑鱼、鳕鱼、樽鱼、组鱼、香鱼和另一些海洋生物。所有的鱼儿仿佛死去一般,侧躺着身子,在海浪上漂浮着。面对这副情景,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抓到它们。

“啊哈,今天我准可以捞一大把啦!”克诺特心想,连忙跑回家去拿篮子。

可是当他转回来时,海面上什么也没有了。野鸭、野鹅、天鹅和其他一些不速之客飞到这儿,闻到了这些猎物,便吞食了它们。

贪得无厌、闹得最凶的要算海鸥了。

“抓住!抓住!”它们争先恐后地喊,这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响着。

突然一只海鹰闯入这个喧闹的鸟群,叼起海面上的一条大鲑鱼,便飞走了。

克诺特难受得几乎要哭出来。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