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折叠时光的故事

折叠时光的故事

本文发表于2017-10-24190人浏览

约翰有种不祥的预感,虽然驴友们显得特别开心,确实,在海拔4000米的阿尔卑斯山竟然会有春风拂面的时刻,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可惜,约翰是一位天才科学家,他的嗅觉总是那么灵敏,那些暖暖的下坡风不是春天的气息,从专业的角度讲,那叫焚风,约翰焦虑地向其他人解释,这种焚风出现的地方往往会伴随另一种现象……

约翰没来得及讲完最后两个字,灾难便发生了,那是百年一遇的雪崩,列支敦士登人把它称作“黑魔”,因为雪崩之后,白色的雪带给人类的不再是白,而是无尽的黑暗。

幸运的是,约翰反应及时,七个人没有一个被雪球冲散,但是,雪崩发生得实在太快,他们根本就来不及逃跑,只能躲在一块稍微凸出的岩石下,暂且避免了被吞噬的厄运。

食物早已不知冲到了哪里,幸好有雪水可以勉强支撑,但最致命的是温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软软的雪层在逐渐沉淀、冷冻、结冰,几分钟前那种春风暖人的感觉荡然无存。七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唯一的办法便是等待救援。

底线是七天,七天内如果再无食物,再不走出这个狭窄的冰窖,他们将变成七具僵硬的尸体,成为阿尔卑斯山永远的记忆。约翰从包里翻出一块瑞士手表,招呼所有人团抱在一起。而他主动承担了报时的责任,通过一块精致的手表来测量时间的每一个刻度,七天,至少在这七天里,他不能先倒下。

现在是正午十二点整,约翰用微弱的声音宣读时间:“现在是第三天,大家一定要坚持到最后!”然而,没有一个人回答他,因为每说一句话就等于消耗一丝生命的气息,面对无尽的冰雪,他们只能靠想象来判断救援的进展。

第五天和第六天是最艰难的,因为身体的极度虚弱,因为希望的极度渺茫,七个人已经没有人可以动一动身体,空气似乎已经凝固,血液似乎已经堵塞,唯一能告诉大家有人还活着的消息便是约翰的手表,他用手指轻轻扣动了一下,然后动了动嘴唇:“再坚持最后八小时。”连他自己也似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约翰太虚弱了,因为他要时不时动一下身体,以免手臂僵硬,以免不能打开那块手表,可正因为如此,他也消耗了过多气力,终于还是坚持不住,手表滑落在雪地里。但这群被埋在雪堆下的驴友却并没有死,当他们坚持完最后八小时,准备彻底放弃时,头顶的冰雪突然被扒开,救援队找到了他们。

整个北欧都在报道这一神奇的救援行动,不过,人民的关注点并不在救援队如何英勇智慧,而是这群被埋的人生命力为什么如此之强。他们当然不会知道,从焚风刮过到重见天日,不是漫长的七天,而是地狱般的十四天!许多科学家在猜测原因,但真正知道原因并创造奇迹的人却没有醒过来,约翰死了。

后来,活着的六个人在雪崩的地方为约翰竖了一块碑,那是一块让所有游人赞叹的丰碑,形状恰似一块被折叠的瑞士表。时间的刻度在这里也被缩短了一半,每个登山者经过,都会用心为墓碑擦去多余的雪花,默读一旁那则折叠时光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