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小喜鹊搬救兵

小喜鹊搬救兵

本文发表于2018-12-22221人浏览

太阳落山了。小喜鹊飞向回巢的路。

“救命啊,救命啊!”路过一片桉树林时,一阵隐隐约约的声音传到小喜鹊耳中。

循声望去,小喜鹊看到一棵大桉树在痛苦地扭动着树枝。

“桉树爷爷,是不是大毛虫又来咬你了?”小喜鹊边说边飞到大桉树上仔细搜寻起来。

“不是大毛虫,是白蚁在啃我的根。”桉树爷爷说,“我的根都快被他们啃没了。”

“啊,没了根你可怎么活呀!”小喜鹊边说边飞到树下啄起土地来。

“这可不行,你的嘴会受伤的!”桉树爷爷说,“针鼹是捉白蚁的好手,麻烦你去把他请来吧!”

“可是我不认识针鼹呀!”

“就是那个浑身带刺的朋友。”

“他住在哪里呢?”

“住在灌木丛里。”

“那我明天一大早就去找他。”

“唉,等到明天我的根就被白蚁啃没了!”

“天色已晚,估计他已经回家休息了。”

“不会的。”桉树爷爷说,“针鼹是昼伏夜出的动物,他现在可能刚出来觅食,辛苦你跑一趟吧!”

“那我现在就去!”小喜鹊展翅向灌木丛飞去。

飞越一片杂草丛时,一种“噗,噗”的声音传到小喜鹊耳中,循声望去,小喜鹊看到一位带刺的朋友在杂草间若隐若现。他体长约60厘米,身体呈灰白色,自肩部以后直达尾部密布长刺,刺的颜色黑白相间,粗细不等。

“咦,这不就是桉树爷爷要找的针鼹吗!”小喜鹊飞上前去说:“你好,针鼹朋友,白蚁在啃桉树爷爷的腿,他让我来请你去帮他消灭白蚁。”

“啊!”听了小喜鹊的话,带刺的朋友先是一惊,待看清楚来者是一只小喜鹊时又笑着说,“我不是针鼹,我是豪猪!”

“豪猪?”小喜鹊以为自己听错了,盯着豪猪问,“你身上怎么也带刺呢!”

“身上带刺的不一定是针鼹呀?”豪猪说,“我们豪猪跟针鼹是两种不同的动物,我们是啮齿目动物,针鼹是单孔目动物;我们豪猪以植物的根、茎为食,尤其喜欢吃玉米、薯类、花生、瓜果和蔬菜等,针鼹喜欢吃白蚁、蚂蚁等昆虫。”

“这可怎么办呢?”小喜鹊着急地说,“桉树爷爷还等着针鼹去帮他消灭白蚁呢!”

“别着急,我跟你一起去找针鼹。”豪猪说,“你在天上飞,视野开阔,我在地上走,看得清楚,我们很快就能找到他的。”

“可是天快黑了,你不回家休息吗?”

“我刚出来不久。”豪猪说,“我们豪猪跟针鼹一样,也是昼伏夜出的动物。”说到这里,豪猪又嘱咐小喜鹊说,“记住,可别再认错人了,针鼹不仅身上带刺,他遇到危险的时候还把身体团成球状。”

“噢,我知道了。”小喜鹊跟豪猪一起急匆匆地赶往灌木丛。

走进灌木丛没多久,一阵低沉的“嗷,嗷”声传到豪猪耳中,豪猪赶忙跑到一丛杂草后面,透过杂草的缝隙观察前面的动向。不看则已,当他看清楚是一只野狼在逗弄一个“刺球儿”时,不觉打了个寒颤。这时,在空中飞翔的小喜鹊发现豪猪停了下来,他知道,豪猪一定是遇到什么情况了,于是,小喜鹊俯身飞向豪猪所在的地方。

看到小喜鹊向自己飞来,豪猪担心惊动野狼,便示意小喜鹊不要出声。

待小喜鹊降落到豪猪身边后,豪猪把自己发现的情况告诉了小喜鹊。

“看来‘刺球儿’就是针鼹了。”小喜鹊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把野狼引开!”

“喳喳,喳喳!”飞到野狼上空时,小喜鹊大叫起来。

野狼却置之不理,他用前脚翻弄着“刺球儿”,试图让“刺球儿”伸展开,他知道,要想吃到美味,必须从“刺球儿”的腹部下嘴。

看着野狼聚精会神的样子,小喜鹊计上心来,他以极快的速度飞向野狼,掠过野狼头顶时,用力扇动翅膀拍向野狼。然后迅速起飞。

被激怒了的野狼,追赶着小喜鹊向远离灌木丛的方向飞去。

没过多久,小喜鹊又飞回到豪猪身边,他担心野狼会再次找来,伤害到豪猪,便让豪猪回到自己的领地去了。

豪猪走后,小喜鹊来到“刺球儿”身边,对“刺球儿”说:“针鼹朋友,你好,野狼已被我引开了,我想请你帮个忙。”

听到小喜鹊的声音,“刺球儿”舒展开身体,看一眼小喜鹊,然后说:“对不起,我不是针鼹,我是刺猬。”

“啊,你不是针鼹?”听了刺猬的话,小喜鹊心想,“难道是桉树爷爷年龄大了,记错了吃白蚁的动物叫什么名字了不成?”

看到小喜鹊犹豫的神色,刺猬问道:“你找针鼹有什么事吗?”

小喜鹊把桉树爷爷遭到白蚁伤害以及寻找针鼹的经过告诉了刺猬。

刺猬说:“我们刺猬跟针鼹从外形上看是有些相似,可我们却是两种不同的动物。我们刺猬是胎生的哺乳动物,针鼹是卵生的哺乳动物;针鼹喜欢吃白蚁、蚂蚁等昆虫,而我们刺猬除了吃昆虫,蠕虫外,还吃草根,瓜果等。”

“唉,看来带刺的朋友还不少呢!”小喜鹊叹口气说,“这可到哪里去找针鼹啊,桉树爷爷还等着他去消灭白蚁呢!”

刺猬说:“别着急,我见过针鼹,我们一起去找他。”

“谁在找我呢?”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灌木丛中传出。循声望去,小喜鹊看到一个体长约50厘米,尾巴短小,外形跟刺猬一般无二的带刺的来客出现在眼前。

“你是——”小喜鹊看看刺猬,又看看带刺的来客,不知该怎么称呼他。

“他就是你要找的针鼹朋友呀!”见此情景,刺猬赶忙介绍。

小喜鹊说:“你们长得可真像!”

“是呀,不仔细看是分不清楚的!”针鼹说,“可我们毕竟是两种不同的动物,你看,我们的嘴就不一样。我的嘴长长的,呈管状,刺猬的嘴比较短小。”

“是的,是不一样呢。”小喜鹊说完,又把桉树爷爷请求帮助的事告诉了针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