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吹牛的故事

吹牛的故事

本文发表于2019-7-14166人浏览

一天,有一个商人,也许是个银行家吧,正走在乡下的路上。这时,他看到前面有一个农民,和他朝同一个方向行走。就像那个阶层的多数人一样,这个商人也非常贪婪。而且,当时他正在为一整天没有任何赚钱的机会而苦闷,但当他看到前面的那人时,这一苦闷便一扫而光了。

“运气来了!”他自言自语道,“我要看看这个农民有没有空子可钻。”他加快了脚步。

两个人很有礼貌地互相打过招呼之后,商人对农民说:“在看到你之前我还在觉得无聊,现在我们两个人做伴,我想有你这么一个合得来的伙伴,这路程就会变得很短了。”

“您说得很对,”那个农民回答道,“不过我们有什么可谈的呢?像您这样的城里人是不会喜欢听什么牛啊庄稼啊之类的事情的。”

“哦,”商人说,“我来告诉你我们谈些什么。我们轮流讲一个我们所能想象的最荒唐的故事,如果谁先对对方的故事表示怀疑那就要付给对方一百卢比。”

农民同意了,他请商人先讲,因为商人的身份比他高贵,而且他还暗自下定决心,无论商人讲的故事有多么不可信,他都不能流露丝毫的怀疑。就这样,在农民彬彬有礼的催促下,这位大人物开始讲故事了:

“有一天,我沿着这条路走着,遇到一个过路的商人,牵着一长队驮着货物的骆驼……”

“错不了,”农民嘀咕道,“这种事我自己也见过。”

“至少有一百零一头骆驼,”商人继续说:“全用鼻绳拴着,串在一起——鼻子接着尾巴——沿着这条路差不多有半英里长呢……”

“嗯!”农民说。

“嗨!有只鸢扑向最前面的那头骆驼,抓住它,任由它挣扎着,把它拉上天去。由于那些骆驼都是串在一起的,所以其他的一百头骆驼都不得不跟着飞上天去……”

“太惊人了,那只鸢的力气实在是太惊人了!”农民说道,“不过——嗯——是的,毫无疑问,的确——那么——一百零一头骆驼——那只鸢把它们怎么样了?”

“你不信?”商人问道。

“一点也不怀疑!”农民诚恳地答道。

“好吧,”商人继续道,“正好邻国的公主坐在她自己的花园里,让女仆为她梳头。女仆用力往后一梳,公主头往后一仰,脸朝着天。就在此时,那只可怜的鸢正带着它的猎物从公主头上飞过。这件事也真是太巧了,那些骆驼挣扎了一下,鸢再也拉不住它们了,结果,那一百零一头骆驼从天上掉了下来,正好掉进了公主的左眼里!”

“好可怜哪!”农民说道,“眼睛里要是掉进什么东西可要痛死了。”

“是呀,”商人努力想达到目的,“公主甩着脑袋跳起来,用手拍打着左眼。‘天哪!’她哭喊着,‘有东西掉进我眼睛里了,真痛呀!’”

“常有这样的事发生。”农民评论道,“一点也不假。嗯,那个可怜的公主怎么做呢?”

“听到公主的叫喊声,女仆就跑过来帮忙。‘让我看看。’女仆说着就翻开公主的眼皮,一头骆驼就钻了出来,女仆把它放进了口袋里……(‘啊!’农民咕哝了一声)接着,她卷起头巾的一角,把另外一百头骆驼也从公主的眼里弄了出来,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和之前的那头骆驼放在了一起。”

讲到这里,商人张着大嘴,就跟一个人喘不过气的样子。农民却慢悠悠地盯着他看,等着下文,“后来呢?”农夫问。

“我再也想不出其他的了,”商人回答,“这件事也就到这里结束了,你觉得怎么样?”

“妙极了!”农民说,“毫无疑问,完全真实。”

“那好,现在轮到你了。”商人说,“我急着听你的故事呢,肯定会非常有趣。”

“是的,我想一定会的。”农民说,他开始讲故事了:

“我的父亲是个非常有钱的人。他有五头奶牛,六头公牛和六头水牛,而且还有许多山羊。不过,在所有的财产中他最喜欢的是一匹母马,是匹良种优的母马。

噢,那匹马实在是太漂亮了。”

“嗯,嗯。”商人打断了农民的话说,“往下讲!”

“我正要往下讲呢,”农民说,“别催我。嗯!有一天,这天也真够倒霉的,他骑着那匹母马去赶集,没想到那个鞍子破了,结果把那匹母马给磨伤了,等回到家的时候,那匹马的伤口已经有你的手掌那么大了。”

“哦,”商人不耐烦地问,“然后呢?”

“当时是六月份,”农民说,“你知道六月份总是风沙不断,而且还经常下雨。嗯,可怜的畜生伤口上蒙上了一层尘土。更糟糕的是,尘土里还夹杂着些麦粒,有土、有温度、又有水,麦粒竟然发芽了,而且开始生长了!”

“只要条件合适麦子就会长出来的。”商人附和着。

“是的。接下来我们就看到那匹马的马背上长出一片庄稼来,看过去有一百英亩地那样大,我们只得雇了二十个人来帮忙收割。”

“人们在收割时,都会雇些人手来帮忙。”商人说。

“我们从马背上收获了差不多有三万多磅的麦子。”农民继续说。

“收成真不错!”商人喃喃地应道。

“你的父亲,”农民说,“一个可怜的穷光蛋,穷得饭都没得吃,都快要饿死了——(商人不高兴地哼了一声,但不敢说话——)他来找我的父亲,双手作揖,显得格外谦卑……”

商人怒气冲冲地瞪了同伴一眼,却咬紧自己的嘴唇,愣是一声也不吭出来。

“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吃东西了。哦!高贵的主人,从您的谷仓里借给我一千五百磅麦子吧,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当然,我的邻居,’我父亲说道,‘需要多少尽管拿,等你能够还的时候再还给我就行了。’”

“嗯!”商人问道,眼里充满着怒火。

“嗯,他拿走了小麦,”农民回答道,“可是一直没来还,到现在这笔债还是欠着。有时我都在想,是不是要到法庭去告他呢?”

商人开始飞快地掰着右手的手指头计算着,嘴唇也在不停地嚅动着在心里盘算。

“你这是怎么了?”农民问道。

“小麦比较便宜,我给你小麦。”商人说道,虽然他十分失望,但仍不失冷静。他并没有忘记按照自己提出的约定,自己应该给那个农民一百卢比。

直到今天,当人们作为一个债主向对方讨债时还会这么说:“给我钱。要不,至少也得给我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