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义蚕

义蚕

日期:2019-8-10浏览:101

在远古时候,有一个女孩和她的父亲在一起生活。他们养了一匹公马,女孩儿经常骑马玩耍。

一次,女孩的父亲出远门了,老长时间也没有回家。女孩十分想念父亲,就开玩笑地对公马说:“马啊,你要是能找回我的父亲,我一定给你做妻子。”那公马听了,点点头,挣断缰绳跑了。

公马昼夜不停地跑到女孩父亲的住地,用嘴叼起女孩父亲的衣角就往回拖。父亲见自己家的马千里迢迢跑到这里,又做出这样奇怪的动作,心想:莫非家中出了事?于是,骑上公马,飞快地往家赶。

马驮着女孩的父亲,昼夜不停地跑回家来。父亲问女孩:“出了什么事啊?”女孩笑笑说:“父亲,家里什么事也没有,是我一个人太寂寞了,就让马把你接回来了。”父亲也觉得丢下女儿一个人在家太孤单,就住下不走了。

父亲见那马懂人性,又惊又喜。就用上等的草料喂养它。可它不吃,一见了女孩的影儿就又蹦又跳又叫的。父亲觉得奇怪,就问女儿。女孩无奈,就把和马开玩笑的话告诉了父亲。父亲听了,叹声道:“这太丑了,千万别传嚷出去,你也别再出去玩了。”

于是,父亲就把那匹公马杀了,把皮剥下来,晒在院子里,准备等晒干了去卖。

女孩一个人在家待着,觉得没意思。出去,父亲又不让。于是,就把一腔的怨气全归在了马皮上。她气愤地用脚踢马皮,口里骂道:“全是因为你这该死的牲畜。还要人家做你的妻子,也不看看自个儿长的什么模样!剥了你的皮,活该!”话音刚落,马皮突然从地上跃起,把女孩儿裹了个严严实实,顺着旋风飞走了。

马皮裹着女孩飞到一片茂密的桑树林里,现了马的原形,它向女孩求婚。女孩惊奇地问道:“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怎么能死而复生?”马说:“我是天宫御马棚里的御马,因不服管束犯了天条,被贬下界。正在烦闷之时,碰巧你因挂念父亲以身相许,我这才振作起来,千里迢迢找回了你的父亲。不想你是个背信弃义的人,反让你的父亲加害于我。”女孩说:“人畜不同道,我怎么能和你做夫妻?”马说:“我是天上的马,高贵的马,有什么不可以?”女孩说:“你再高贵,也是牲畜。”马说:“人也罢,牲畜也吧,今生今世,我非你不娶。”女孩说:“我宁愿死去,也不肯嫁。”说着,扭身就走,马死拽着她不放,两个就在桑树林里扭打起来。偏巧赶上王母娘娘游山玩水路过这里,把他们的争吵听了个一清二楚,心想:他们一个非要娶,一个死不嫁,这要争到什么时候才算个完呀,我过去调解调解去。于是,就朝他俩走来。马一见王母娘娘来了,怕被她看破老底被处死,急忙又变成马皮,裹起女孩,把身子缩到一寸来长,躲到一个桑树叶底下去了。

王母娘娘走到近前不见了女孩和马,知道他们躲起来了,心想:我好心来劝架,你们反躲起来不见我,我叫你们永世现不了原形。她走到女孩儿和马跟前,掀开桑叶,假意地笑了笑,说:“我当什么哩,原来是个天虫啊。”王母娘娘在天宫也是个权威之神,经她金口玉言这么一封,马皮和女孩立时融为一体,变成了马头虫身。女孩觉得冤屈,就想诉说,一张嘴,吐出了一条银丝,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了。王母娘娘抻了抻女孩吐出来的那根银丝,又柔软又结实,就命侍女把女孩变成小东西带回天宫,让它吐丝,让织女用这丝织彩锦。因为王母娘娘封它为“天虫”,大伙儿也就跟着叫起“天虫”来。

“天虫”在天宫吐了好多好多的丝,最后,它实在爬不动了,就用最后的一点丝给自己做了一个茧,躺在里头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醒来后,觉得身体起了很大变化。茧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于是,它就把茧咬了一个小窗,钻出茧外,一看,自己长了一对很大的翅膀。它见仙女们都没在身边,就悄悄地飞出了天宫,向着大地飞来。

它飞呀飞呀,飞到了一处很熟悉的宅院前,一看,原来是它做女孩时住的地方。它飞进屋里,看到一个老人正在炕上呻吟,嘴里还不停地唤着它做女孩时的名字。它知道,这就是它的父亲了。于是,赶忙飞上他的肩膀,心里说:“我可怜的父亲,你苦命的女儿回来看你了,可惜你已经认不出你的女儿了。”谁知,心里这么一想,嘴里就说出来了。

老人一听有人对他说话,赶忙爬起来,问是谁?“天虫”拍拍翅膀,落在老人骨瘦如柴的手上,同父亲诉说了自己变成天虫的经过。老人听了,老泪横流,说:“孩子,是父亲害了你。直到现在,父亲才明白,所谓姻缘,其实是天缘,强成成不了,强拆拆不得。”天虫说:“这也是女儿的错,我不该不守诺言,引出祸端,致使自己变为异类。父亲,铸成的错已无法弥补了。女儿这次回来,一来想看看父亲,和父亲作最后的诀别,二来也想为天下百姓做一点儿好事。”

“孩子,你怎么说出这话来?”父亲惊问道。

“不瞒父亲说,我已有身孕,我产完卵后,就会立即死去。父亲可将我的后代分发给乡亲们,让他们好生喂养。它们长大后,能吐很多柔软的丝,那丝能织成漂亮的锦。”见父亲含泪点了点头,天虫又继续说:“我是从天宫里偷着跑出来的。王母娘娘知道后,一定要来追杀我的后代。我在天上的名字叫天虫,你们千万不要再管我的后代叫这个名字了。”说完,它赶紧飞到一块白布上,在那上面产了很多很多的卵,产完卵,便倒地身亡了。

老人见女儿的化身死了,悲痛欲绝,人们听到哭声都赶过来,老人就把女儿的经历及临终说过的话,全告诉了乡亲们。乡亲们望着油光发亮的卵,也都深信不疑,陪着掉下了伤心泪,为天虫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老人按照女儿的吩咐,把卵分发给了乡亲们。在乡亲们的精心喂养下,卵孵化成了幼虫,幼虫长成成虫,成虫果然吐出了银光闪闪的丝。乡亲们用这丝织成锦去卖钱,生活比从前富裕许多。

大家都念叨它的好处,可是,给它起个什么名字呢?有人说:“它虽然是我们这里的女孩,可是在天上成的虫子,叫天虫比较合适。”女孩的父亲说:“不行,我女儿说了,要是让王母娘娘知道了,是会来追杀的。”有人叹道:“唉,把人变成了虫子,连名字都不许叫,真是太惨了。”

大伙一听,觉得“惨”字特别符合它的命运,有人就建议说:“不能叫天虫,我们就把这两个字叠起来,发‘惨’音。这样,即说明了它的出身,又道出了它的命运,一字两不绝。”大伙儿一致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