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鹰的宫殿

鹰的宫殿

日期:2019-8-14浏览:109

在日出岛的东边住着一位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的国王。他的王国四面环海,就那时人们的认知来看,这个国家被认为是坐落在世界的边缘。一座石头山把海岛西边的世界完全阻隔了起来,似乎也没有人关心外面的世界——说起来其实也没有人关心本国发生的事情。

大部分人都效仿他们的国王,将这种无所事事、粗心大意、目光短浅的生活进行到底。这位国王把料理国事看作是最烦人的事。他从不忧国忧民,也不奏阅文书。那些文书是关于贸易法规以及一些公众事务的,然而他对此一无所知,他还以为是涉及月球上学校管理的条条框框呢。

“别烦我”,他常这么说,“你们是我王国的顾问大臣,好好动动脑子,照你们想的去做不就行了!”

说罢他便打猎去了,打猎可是他最爱的消遣。

日出岛的土地一直很肥沃,没有人意识到某一年会忽然出现糟糕的天气,影响到庄稼的收成,造成粮食的减产。人们从不屯粮防饥荒,终于有一年夏天,雨水少得可怜,土地干裂了,接下来的冬天人们就只能面临煎熬。整个王国陷入饥荒,人们都郁郁寡欢,不知所措,就算他们启禀了国王,国王还是没办法帮助他们。其实,国王根本没有理解整个王国所要面对的困难,他很轻巧地就把饥荒这件事抛诸脑后了。

“我是个威风的猎手,”他说,“我总能捕获足够的猎物吃。”

但是由于长期干旱,花草树木都枯死了,动物因食物短缺,数量纷纷减少。国王发现森林里再没有鹿和鸟了,但他还是没有意识到情势的严峻性,他忽然生出了个超级聪明的想法。

“我要到石头山那端去开拓那片未知的疆土,”他说,“我一定会在那里找到一片富饶之地的。”随后他补充说:“至少这会是次不错的打猎体验。”

一切安排就绪,国王和他的随从踏上了未知的征程。旅途一点都不费劲,就在第三天,他们在石头山的顶部找到了一条通道,国王看到了山那边的世界。

放眼望去尽是一片辽阔壮美、连绵不绝的森林,林中树木参天。他们小心地下到石头山的另一边,终于抵达了那片未知的土地。那片土地荒无人烟,完全没有鸟兽的痕迹。森林中寂静无声,几乎没人涉足过,万物都在安眠。森林里全是老树,它们的树干盘成奇妙的形状,叶子枯黄,仿佛好几年前就停止了生长。

大队人马在森林里穿过的景象本来就十分奇怪,加之他们的队伍还是排成一列纵队鱼贯前行,更让这次奇特的旅程变得别开生面。国王喜欢这种新鲜感,因此他就这么一连走了四天。

这些“探险家”们突然走到了森林的尽头,前方是一片开阔的沙漠,一条宽阔的河流从中流过。远处有一座山,远远望去山顶好像堆满了形状规则的岩石,但是距离太远了,没有人能说得准。

“水,”一位元老说,“是生命的迹象。”

国王决定继续前行,到那座山上看看。走着走着,河里出现一片浅滩,越过河流之后,终于能看清山顶上的岩石了。那些岩石的形状规律极了,不像只有碎石头那么简单,等到大家再走近一点,国王确信山顶上一定有座建筑物。当他们走的足够近时,便确定有座建筑物无疑。山顶上要么有个城镇,要么有座宫殿——他们决定第二天到山顶上探个究竟。

他们度过了一个十分安静的夜晚,然而第二天清晨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是山上居然出现了一条明显的小道。道上杂草丛生、青苔铺地、地锦蔓延,显然是很久没人从这里经过了。上山的路因此有点困难,但是半路终于发现了新的生命迹象,这似乎昭示着新一轮的旅程的开始。

那是一只老鹰——它忽然从山顶上俯冲下来,在大家的头顶上盘旋、尖叫——却并没有想攻击他们的意思。

一行人终于爬上了山顶。眼前是一大片宽阔的高原,高原上几乎布满了巨大的城墙和极其壮观的塔楼。

“这是一座伟大君主的宫殿!”国王感叹道。

然而他们没看到任何入口。这一天剩下的时间他们都为了找入口围着城墙转,但是不要说门了,就是连个窗户,连个开口都没有。于是他们决定第二天一早再更用心地去寻找。

就在这时,众人似乎有更大的谜题要面对。队里最有冒险精神的一位成员在某座最小的塔楼发现了一个鹰的巢穴,他花了很大力气把那只鹰捉住,并把它带下去给国王看。国王命令穆弗洛格来和这只鹰对话。这位大臣是他最聪明的大臣之一,学过鸟语,并照国王的吩咐做了。

那只鹰用沙哑的声音刺耳地说道:“我仅仅是只年轻的小鸟而已,我现在才七百岁。我很无知。在比我住的地方高一点的塔楼里住着我的父亲,他也许会给你们一些信息。”

这只鹰再也不肯说话了。 人们所能做的只有爬到更高的塔楼去询问刚才那只鹰的父亲。待他们找到后,那只鹰的父亲说:“在比我住的地方高一点的塔楼里住着我的父亲,再高一点住着我的祖父,我的祖父已经两千岁了,他可能知道一些事情,而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又费了很大的功夫才爬上最顶端的塔楼,终于找到了那只最年长的老鹰。

“让我想想,让我回忆一下,”这只鹰喃喃说道,“当我还是只小鹰的时候,也就才几岁吧——那是非常非常久远的时候了——我的老爷爷告诉我,他的老爷爷曾经告诉他——他的老爷爷听说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哦,久远到我自己也说不准,这座宫殿里住着一位国王,国王去世之后就把这座宫殿就留给了鹰,之后又历经了很多、很多、很多千年之后,风儿送来的灰尘不断堆积,把宫殿的门彻底堵上了。”

“那么门的位置在哪儿呢?” 穆弗洛格问。

这个谜题不是这只老鸟立刻就能答上来的。他想啊想啊——然后睡着了,他必须保持清醒才能再继续回想起来。

“清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他用嘶哑的声音说,“第一缕阳光照耀的地方就是那扇门的所在之处。”

之后,由于思考和说话让他筋疲力尽,他又一次沉睡过去。

大家整晚都没有休息。他们都在等着看日出的第一缕阳光究竟会照在宫殿的哪个位置。当第一缕阳光洒下来的时候,大家准确地发现了阳光最先照到的地方,然而大家却没有发现宫殿的门。于是大家开始不断挖掘那个地方,过了几个小时,入口终于出现了。

穿过这个入口,找到那扇门,就可以进入到宫殿中去。那里遍地的野草生长了数千年——多么奇妙又神秘的地方啊!到处铺满卷曲的蔓草——它们覆盖了曾经很整洁的小道,就连矮一点的建筑物也几乎都被遮住了。蔓草的根伸入到了石墙的细缝中,随着它们的生长,石头都被撑裂开了。眼前真是一派破败的景象。国王的随从不得不用他们的剑从一片杂草中劈开一条路。他们就这么一边劈草一边走到门前,忽然看到了一扇木门,上面刻着深深的字。门上的语言只有穆弗洛格看得懂,他给大家翻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