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蝴蝶的雨衣

蝴蝶的雨衣

本文发表于2018-12-19683人浏览

你见过彩虹城里的落花吗?听见过它们簌簌的叹息吗?

你点点头。

哦,那时候你一定行走在彩虹城的月光里吧。你的衣袖一定粘满了柔软的清辉吧。

因为只有月圆的晚上,彩虹城里才会有花开花落。秋千也仅仅见过一回。

那天,秋千和细细从兰草街的童话叔叔家里出来。她们路过长满樱花树的长街。月亮静静地盛开在漫天的星光里。细细说,它象一颗透明的夹心糖块。秋千却说,象一碗刚刚煮沸的牛奶。她们争论不休。

这时候,淡银色的风悄悄地挨近花朵,轻轻耳语着什么。从长街的这一头到那一端,一朵,两朵,三朵……樱花们从树上慢慢飘落。不一会儿,长长的街道涨满了纷纷扬扬的樱花。月光把粉红色的花瓣洗得晶莹透亮,似乎轻轻一呵气,就能融化在手指尖上。

细细和秋千早已经忘了争执,在樱花雨里快乐地穿行。花儿落在她们的头发上、睫毛上,又亲亲她们的脸颊,顺着衣裙的皱褶,滑向铺满月光的地面。

也许只有妈妈绣一片叶子的时间,长长的街道就敷上了密密层层的樱花。细细和秋千站在街上,花儿没上了她们的脚踝。风,浅浅地掠过。流动的光影水纹一样荡漾开去,长街变成月光里的花溪了!

路旁的花树安静地站立着,瘦瘦的枝桠仰望着星空,等待风的悄悄话。不多时,秋千看见近旁的一棵树开花了。起初,象谁悄悄地擦亮了一枝小小的火柴,火花灼灼。后来,渐渐蔓延开去,照亮了整棵花树。花,一树一树地盛开,似乎只有爸爸画一枝竹子的工夫,便又缤纷了整个长街。

站在花树下,细细和秋千谁也不说话,只是觉得满心欢喜,象有许多快乐的小鱼儿在心里游来游去。

你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你说那些落花?哦,你看见彩虹城里晾晒的衣裳了吗?

你摇摇头。

喏,在夏天,彩虹城的人们都穿着落花做成的衣裳呀。

第二天早上,阳光映照着落满花朵的街道。临街的窗,一一睁开了睡意朦胧的眼睛。人们揣着好看的布兜,纷纷涌向街道。她们小心翼翼地拾起地面的花朵。喜欢什么花儿就奔向哪条街道。细细和秋千总是喜欢兰草街上的白兰花,听说它们落下的时候象许多飞舞的白鸽。

哦,你知道吗?彩虹城里有一个很大的栀子湖,湖水清澈得象天使的目光。人们把落花在湖水里轻轻地漂洗,花儿象雪一样地融化,又象丝一样地交织。等到太阳慢吞吞地爬到西边的山冈上,湖面上起伏着五颜六色的布匹,弥散着花朵的清香。人们把布匹从湖面收拢,晾在自家的小院子里。晚风一吹,布匹们变得更轻盈了。彩虹城的人们用彩虹的丝线缝制着衣裳,穿在身上,好象偎依在一朵云里。

你猜猜,彩虹城里谁的衣裳做得最好看。

猜不着吧。那你把草莓糕给我咬一口,我就告诉你。

好香呀。彩虹城里衣裳做得最好看的人,当然是苹果巷里的阿青和阿红姐妹啦。穿上她们做的衣裳,每个人都象生长在城里的一株最纯粹的花木,行走在街巷的时候,就象一个纤小的挪动着的春天。所以呀,每当换季的时候,阿青和阿红就会忙碌开来。

这是一个淡绿色的夏天。院子里撒满了雨后的清凉,知了还没有开始歌唱。姐妹俩趴在一方樱花粉的布匹上歇息。

湿润的苹果香游走在安静的小院子里。

“阿青姐姐”,这时候,阿青在睡梦里听到一声细声细气的呼唤。她微微地睁开眼睛。新月一样浅浅的光影里,正扇动着一双洁白的翅膀,蝴蝶的翅膀。阿青咕哝了一声,懒懒地闭上了眼睛。

“阿青姐姐”,那细小的声音还在呼唤,象一朵执拗的喇叭花。阿青只好又睁开眼睛,这回,眼睛象小小的圆月了,真的是蝴蝶在说话呢!它轻轻抖动着翅膀上细小的水珠,水珠落在樱花粉的布匹上,布匹痒痒得笑出了小小的酒窝。

“小蝴蝶,你好呀。”阿青的眼睛又微笑成弯弯的新月了。

“我不叫小蝴蝶,我叫啦啦,爱唱歌的啦啦,万花山的啦啦。”啦啦忽地转了个光滑的圈圈。

“阿青姐姐,我想要一件雨衣,好看的雨衣。”啦啦的触角在空气里舞来舞去。

“雨衣?蝴蝶的雨衣?”阿青惊讶极了,她轻轻摇醒了睡梦中的阿红。阿红气鼓鼓地抬起红扑扑的脸,象一个迷迷糊糊的小番茄。

“蝴蝶的雨衣?”她嘟哝着,好象还在说着梦话咧。

“阿青姐姐,阿红姐姐,我要一件好看的雨衣呀,不然我就不能出去玩了,天天下雨天天不能出去玩,不出去玩我会生病的。”啦啦是个急脾气,说话噼里啪啦就象和人吵架。纤细的触角还慌里慌张地叩着桌面。

“蝴蝶的雨衣,就是蝴蝶模样的雨衣呀。”阿红似乎从梦境里转悠出来了,眼睛亮亮的。

啦啦“哗啦”趴在了樱花粉的布匹上。阿红赶紧取出棕榈叶做的尺子,这儿量量,那儿比比,弄得啦啦咯咯地笑。

“啦啦,你想要什么颜色的雨衣呢?”阿青举着一张小卡片,卡片上开满了缤纷的小花。一朵小花就是一种明亮饱和的颜色,它们鲜活得好象摇曳在春风里。啦啦看着看着,眼睛里都要飞出五颜六色的星星来了。它使劲儿晃了晃脑袋,嚷嚷着:“我就要樱花粉的雨衣。”又偷偷地笑着,“那么好看的颜色,小雨点也会温柔地绕道了吧。”

阿青和阿红又忙活开了。阿青巧巧裁衣,阿红密密缝制,阿青轻轻熨烫,阿红细细打量,呀,还要缝上一根轻盈的丝带,好打上漂亮的蝴蝶结。

“啦啦不要丝带,啦啦要一粒小纽扣。”啦啦早就等不及了,在一边又嚷又扑腾。

阿青和阿红只好的溜的溜在纽扣盒里找小纽扣。纽扣有小饼干那么大的,有豌豆那么大的,有葵花籽那么大的……可是,要找一粒给啦啦的小纽扣,真是比教细细家的小狗学算术还难。

“我要小纽扣。”啦啦在一边哭得淅沥哗啦,“我要一颗芝麻大的小纽扣。”

“芝麻?”阿青和阿红的脑袋里同时闪过一颗小星星。

……

当知了开始歌唱的时候,太阳又把小院子焐得热乎乎的了。明亮的窗口,飞出一只粉红色的小蝴蝶。一粒小小黑芝麻,别在它的胸前,象一个俏皮的小逗点。叮当叮当跳跃的阳光里,开遍了啦啦樱花粉的笑容。

窗子里面,还开着两朵笑容。一朵汗涔涔,一朵水汪汪。

雨季是那样的漫长。白天和黑夜象两个黑白的琴键,被一个任性的小孩“啪嗒啪嗒”揿来揿去。天,有时雨,有时晴,有时又在阳光里笑得泪水涟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