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木头玛丽亚

木头玛丽亚

本文发表于2019-7-29167人浏览

此前有一个国王和一个王后,这对夫妇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儿。当这个名叫玛丽亚的姑娘十五岁时,她母亲病倒了,奄奄一息。国王守在妻子床旁,哭着对她说他将永不再娶,可王后对他说:“我的丈夫,你还年轻,还有一个要抚养的女儿。我把这枚戒指留给你,哪个女人能正好把它戴在手指上,你就一定要娶她为妻。”

丧事完毕,国王便物色新妻子。许多姑娘来了,但试过戒指之后又都回去了,有的人戴着太松,有的人又太紧。“这意味着命运不是如此,”国王说,“现在我们不考虑这件事了。”把戒指收了起来。

一天,女儿正在家里收拾东西,在一个柜子的抽屉里发现了这枚戒指。她把戒指戴在手指上,就再也退不下来了。“这一下,天晓得爸爸会怎么说我!”她自言自语道。她拿一条黑布包在手指上。父亲看见她手指被包着,便问她:“你怎么了,女儿?”

“没什么,爸爸,我擦破了一点皮。”

可几天后,父亲想看看她的手指怎么样了,他解开布条,看到了那枚戒指。“啊,我的女儿,”他说,“你要做我的妻子了!”

听了这可怕的话,玛丽亚跑出去躲了起来,她去与乳娘谈心。“如果他再向你提这件事,你就答应,”乳娘说,“但你要说你想要一身订婚穿的衣裳,要草青色的,上面要有世界上各式各样的花。这样的衣裳世界上根本没有,这样你就有充分的理由来拒绝她。”

国王听到这个要求后,立刻叫来一名忠实的仆人,给了他一口袋金币和一匹好马,让他周游世界寻找一件草青色,上面有所有花的衣裳。最后,他来到了一座尽是犹太人居住的城市,向一个卖布的商人打听:“你们这里有如此这般的衣料么?”

那犹太人说:“我怎么没有?我还有比这更漂亮的呢!”

这样,国王就为女儿准备好了订婚礼服。玛丽亚泪流满面地跑去找乳娘。“别哭丧着脸,孩子,”乳娘说,“再向他要一身公布结婚预告仪式上的礼服:一身海蓝色的衣裳,上边用金线绣着各式各样的鱼。”

数月过后,那个仆人把这件衣裳也为国王寻到了,还是在那个犹太人聚居的城市。乳娘于是又提议玛丽亚向国王要婚礼那天的衣服,要比前两套还美:要透明的,上面要有太阳,行星和所有的星星。那个仆人第三次去周游世界,半年之后这身衣裳也找到了。

“现在,”国王说,“我的女儿,我们一刻也不能耽误了,八天后我们就结婚。”

结婚的日期已然定下了,但与此同时,乳娘为姑娘做了一身木制的衣服,把她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这木衣并且能在海上漂流。

婚礼那天,玛丽亚对她爸爸说她要去洗个澡,她把一只腿被系着的鸽子放在浴缸里,又在浴缸外放了一只鸽子。浴缸外的鸽子想要飞走,但它是和水里那只拴在一起的,两只鸽子都往自己那边拽绳子。水里的那只鸽子拍打着翅膀,把水弄得哗哗直响,就像有人在洗澡一样。这时玛丽亚穿上那身木衣,在木衣里还藏着那三身草青色,海蓝色和透明的衣裳,逃走了。她的父亲一直听见那个房间里两只鸽子弄出的水声,所以根本没有察觉。

玛丽亚逃到海上,开始凭着那身漂在海上的衣服行走。她踏着海浪走啊走啊,来到了一个大方,有一个王子正和几个渔民在那里打鱼。看到这个木头姑娘在海面上行走,王子说:“这样的鱼我还从没见过,我们把它捉住,看看是什么东西。”于是他撒下了网,把她拖到了岸边。

“你是谁?从哪里来?”王子和渔民们问她说。

玛丽亚回答道:

“我是木头玛丽亚,

我被用才智造出来,

我被用技艺造出来,

我在各地游历。”

“你会做什么?”

“什么都会,什么也都不会。”

于是,王子把她带回了王宫,让她去放鹅。王宫里有一位放鹅姑娘,浑身上下都是木头的,这个消息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看她在草地上,池塘里跟在鹅的后面,自由自在地行走,漂浮。

可是到了星期天,当没人注意她的时候,木头玛丽亚就脱去这身能漂浮的衣裳,把美丽的黑辫子解开散在裸露的肩膀上,爬到一棵树上去。在树上她开始梳理自己的头发,所有的鹅都围在树下面唱着歌:

“嘎嘎嘎嘎嘎

这里这位美丽的姑娘

看上去像月亮,像太阳,

她是国王或皇帝的女儿。”

每晚,木头玛丽亚都带着一篮鹅蛋回到王宫。一天晚上,她遇到王子,王子正要去参加一个舞会,于是她跟王子开玩笑说:

“您去哪里,王子殿下?”

“我不必告诉你。”

“为何不带我去跳舞?”

“你再废话我踢你!”

王子踢了她屁股一脚。玛丽亚回到她的鹅舍,换上那身草青色的,上面有世界上所有花的衣服,也去了舞场。

在舞会上,这个陌生的贵妇人是所有女人中最漂亮的,她穿的这身衣裳独一无二,谁也没有见过。王子邀请她跳舞,并问她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玛丽亚说:“我是巴蒂斯提瓦里(注:意思是“用靴子踢”)女伯爵。”王子不相信,应为他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没有人认识这位贵妇人,而她除了那个巴蒂斯提瓦里之外什么也没说。王子对她一见钟情,赠她一枚金发簪,她把发簪别在了辫子上,然后微笑着离开了舞会。王子命令他的手下悄悄盯梢,看她去了什么地方。可是,玛丽亚往身后扔了一把金币,仆人们都停下来捡金币,还相互争抢起来。

第二天晚上,王子一半是忧愁,一半又满怀希望地准备去参加舞会。木头玛丽亚拿着她那篮鹅蛋来了。“殿下,您今晚还去跳舞么?”

“别来烦我,我想的不是这个!”

“您不带我去么?”

于是王子不耐烦地抄起一把添煤的小铲子打了她一下。

木头玛丽亚回到鹅舍,穿上那身海蓝色,上面绣着各式各样海鱼的衣裳,去了舞会。王子满心欢喜,因为能与她共舞。“这一次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巴蒂帕莱塔(注:用铲子打)的女侯爵。”这回玛丽亚说完,便闭口不言了。

王子送给她一枚嵌有宝石的戒指,她却像前晚一样逃走了,又用撒金币的方法摆脱了仆人们的跟踪。王子比以前更爱这个姑娘了。

第二天晚上,王子无心与木头玛丽亚纠缠,玛丽亚刚来问他是否带她去跳舞,王子就在她的后背上抽了一缰绳,因为此时他正在鞴马。在舞会上他看见那个贵妇人,她穿着比前两晚还要漂亮的透明颜色。上面绣着太阳,行星和所有星辰的衣服。她告诉他,自己是巴蒂布里耶(注:用缰绳打)的公主。王子赠给她一枚有他肖像的徽章。

那天晚上,仆人们还是没能盯住她。

王子痴痴地爱着这个姑娘,得了病不思茶饭,医生们都不知道病因是什么。以她,他对一直守在他身边劝他吃些东西的母亲说:“好,我想吃个比萨饼,可妈妈,我要您亲手做。”

王后来到厨房,木头玛丽亚也在那里。“让我做吧,王后陛下,我帮您做。”说着她开始和面烘烤比萨饼。

王子开始吃比萨饼,觉得很好吃。正要对妈妈表示称赞,忽然咬到一个硬的东西,那是一枚发簪,正是他送给那个陌生美人的那一枚。“妈妈,是谁做的这个比萨饼?”

“是我,怎么啦?”

“不,告诉我到底是谁做的。”

王后只得告诉他是木头玛丽亚帮她做的。王子马上说,让她再做一个。

木头玛丽亚的第二个比萨饼也送来了,王子在饼里发现了他的嵌宝石的戒指。“木头玛丽亚一定知道那个陌生美人的下落。”这个年轻人想,接着下令让她做第三个比萨饼。当他在饼里发现有自己肖像的徽章时,他从床上起来,就像被治好了一般清醒,似乎完全恢复了正常。他向鹅舍跑去,见到所有的鹅都围在树下,唱着:

“嘎嘎嘎嘎嘎

这里这位美丽的姑娘

看上去像月亮,像太阳,

她是国王或皇帝的女儿。”

王子向树枝上望去,看见了那个陌生的美人,她已经脱去了木制的衣服,正在那里梳辫子。玛丽亚向王子讲述了她的经历,他们很快就成了幸福的夫妻。

(罗马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