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一只有魔法的鹦鹉

一只有魔法的鹦鹉

本文发表于2019-7-13119人浏览

安特喜欢小动物,但是他从来没有养过宠物。因为家里居住的环境和经济条件都有限,妈妈去世后,他和爸爸挤在一个只有十多平米的小房间里,而且这个房间还是租的。

天一亮,周边就变得十分嘈杂,有赶早的小贩们吆喝着嗓子的声音,还有人们讨价还价的声音。总之,各种声音掺杂在一起,很难平静下来。即便如此,只要和爸爸在一起,不管住在哪,安特都觉得很幸福。

养宠物是安特可望不可及的事情,如果多一个宠物,就相当于多一张嘴巴,对于他那一天到晚忙工作的爸爸来说,无疑是一种压力。

有一天,他在上学的路上看见了一张征招宠物新主人的贴纸,那上面写着:

贴纸前站了很多议论纷纷的同学,他们对最后一段话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安特倒不是很在意那句话,他只是在想,这个老主人真可怜,如果他不是病重,肯定不会舍得将一只与他相伴了七十年的宠物送给别人,他们之间肯定像家人一样亲密,这对他来说,是多么艰难的决定啊。

旁边的同学迪克一脸期待地看着贴纸,“虽然我家里有很多宠物,像什么牧羊犬、比特犬、巴西龟、蜥蜴、波斯猫等等,可是却从来没有一只会变魔法的鹦鹉。我一定要当它的新主人。”

放学后,迪克约安特一块儿去鹦鹉居住的地方看看,见安特有些犹豫,迪克说:“难道你不想拥有一只会变魔法的鹦鹉吗?说不定它一高兴,会给你变出一套大别墅来,就像我家的一样,这样你和你老爸也不用挤在那巴掌大的小房子里了。而且它可以生活自理,又不用掏钱给它买宠物粮食。”

“好吧,我去试试。”安特点点头。

“不过,你要有思想准备,”迪克嘿嘿一笑,“因为我家的条件太优越了,鹦鹉也许会选我哦。”

安特笑了,迪克的提醒似乎显得有些多余。

他们按照上面的地址,走过了几条街,又穿过了一片小树林,最后顺着一条幽静小道来到了一幢石头房子门前,从房子外观上来看,有点像东欧的建筑风格。

他们按了一下门铃,丁零,那声音低沉得就像一个老态龙钟的人。

随后,木门缓缓地开启了,里面的灯光一泻而出,照在两个人的脸上,迪克有些胆怯地推了安特一把,安特一个踉跄,就这么仓皇地进了屋里。

屋里传出了几声咳嗽,随即一个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请坐在后面的木藤椅上等待吧!”

迪克和安特看了看旁边,长长的木藤椅上已经坐了很多人,他们没有交谈,焦点也不在这两个突如其来的人身上,而是更多地关注在那只站在窗台上的鹦鹉身上。

他们没有看见鹦鹉的主人,似乎他藏在屋里的某个地方。

“这是一只老鹦鹉!”迪克看见那只鹦鹉后,似乎有一点点懊悔,“看它的样子,应该不会活很久,唉,要不是它有魔法,我想我不会来到这里。”

那是一只亚马逊鹦鹉,谈不上华丽,甚至身上的羽毛有些寥寥无几。安特看着那只鹦鹉:“它的心里一定很难过,一旦有了新主人,它就要和老主人分开了,这种离别的滋味肯定不好受……”他想起了妈妈,眼眶随即红了。

不一会儿,那个沙哑的声音再次飘了出来,“说说看吧,你们为什么想成为这只鹦鹉的新主人?”紧接着,一个坐在电动轮椅上的老人出现在他们面前,他看起来不太乐观,面容憔悴,双手无力地搭在两边的扶手上,唯有嘴巴在嚅动,就连盖在膝盖上的毯子掉落在地上都没觉察到。

那只鹦鹉看见了,马上飞落到地上,像一个老朋友似的,用那尖尖似弯钩的嘴巴叼起毛毯盖在了他的腿上,然后依偎在他的身边。

“谢谢你,我的老朋友。”老人浑浊的视线落在了鹦鹉身上,绽放出奇迹般的光彩,眼里尽是不舍。

木藤椅上的一位身材臃肿的中年男子举起了手:“还用问吗?当然是冲着它有魔法的本领来的。”有一个人大声说道:“我是一个厨师,它跟着我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过着美食家一般的生活。而且我是一个有爱心的人,我很同情您,也很同情这只鹦鹉。”

老人没有说话,似乎在沉思。

旁边的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也发言了:“我是一个理财家,用我的头脑再加上鹦鹉的魔法,我们可以成为另一个比尔·盖茨。”他说得激情飞昂:“我们可以用这些资金来做很多事情,包括公益事业,成立关爱基金协会,关爱孤儿,关爱老人……我是一个爱心泛滥的人!”他伸出手,理了理那油光发亮的发型。

迪克生怕别人抢走了那只鹦鹉,迫不及待地说:“我家里的房子比这里还大,里面有很多的房间,而且还有花园、草坪,可以让鹦鹉住得舒适,而且还有专门的人来帮鹦鹉洗澡,梳理它的羽毛。我可以让爸爸给他做一个金色的鸟笼……”

“它不喜欢鸟笼!”老人打断了他的话。

“那……可以让它住一个套间……”迪克补充了一句。

“它几乎不占有空间!”老人又说了一句。

迪克急得脸红脖子粗,“我也很有爱心,我经常会买猫粮给那些流浪猫吃……”他的确这样做过,不过他的目的是想把那些流浪猫从黑暗的角落里引出来,然后让他的比特犬把它们当成猎物般满大街地去追撵它们。

安特静静地坐在旁边,他一直没有发言。

老人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他似乎没有过多的力气去擦拭,那只鹦鹉也有些爱莫能助,所有的人都抢着表达自己如何有收养鹦鹉的优势,即使他们看见了这一幕,也不为所动。

安特拿出纸巾,轻轻地走到老人身旁,然后蹲下身子,慢慢地帮老人擦掉了嘴角的口水,然后在他下巴的地方垫了一张纸巾,这样他的口水即使流下来,也不会弄湿他的衣服,做完这一切,他又坐回原来的地方,继续听着那些人的高谈阔论。

“孩子,该你了!”老人打断了所有人的话。

安特紧张地吞咽了几下口水,“我……我很想替您照顾这只鹦鹉,可是……”他默默地低下了头,“我们房子很小很小,爸爸收入也很少,我知道它的生活可以自理,不用我们担心。可是我们居住的环境很差,周边嘈杂……不能给它一个很安逸的住所。”

“那你住得舒适吗?”老人问他。

“只要能和爸爸在一起,即使睡在天桥下面,也觉得舒适。”安特抬起头,眼神里掩饰不住对爸爸的爱。

老人又陷入了沉思中。

其余的人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如坐针毡,希望老人能够快一点宣布谁可以成为那只鹦鹉的新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