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蓝胡子

蓝胡子

本文发表于2020-12-9最后修改于2021-1-9831人浏览

蓝胡子要出趟远门,临行前,他对新婚的妻子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出一趟远门,要六个多星期才能回来。”他把一串钥匙交给妻子,“这是家里的钥匙,每个房间都能开开。但你要记住,千万不能开地下层走廊尽头那间房间的门。如果你进了那个小房间,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蓝胡子长着一撮非常难看的蓝色胡子,因此,大家就叫他"蓝胡子"。他很富有,有很多漂亮的房子,有各种金银餐具,有各式刻着漂亮花纹的家具,还 有好多辆金光闪闪的马车。可尽管如此,因为他长着可怕的蓝胡子,女人们一看到他就会吓得转身跑掉。蓝胡子曾经娶过好几个妻子,可没有人知道他的这些妻子现在都到哪儿去了。

为娶到现在的妻子,蓝胡子可费了不少周折。他现在新婚的妻子是一个贵妇人的小女儿。这个贵妇人有两个女儿。蓝胡子很想娶其中的一个,因为这个贵妇人家里也很有钱。为了讨好她们,蓝胡子专门请贵妇人和她的两个女儿到乡下的别墅去玩,就连两个女儿要好的朋友也被蓝胡子邀请了去。她们在那里住了整整一个星期,整日整夜 地聚在一起,除了跳舞、打猎、钓鱼和参加丰盛的宴会外,什么也不做。没过多久,贵妇人的小女儿就喜欢上了蓝胡子,并和他结了婚。

现在,蓝胡子要出门了,他叮嘱完妻子便坐上马车走了。

新娘子也答应一定听丈夫的话。

蓝胡子

蓝胡子的邻居和亲友们早就想见识一下蓝胡子家的豪华陈设,但是可怕的蓝胡子在家,他们都不敢到他家里来。现在蓝胡子走了,他们终于可以放心地进门参观了。

他们欣赏着家中精美的陈设,摸摸这儿,看看那儿,不时发出啧啧的惊叹之声,赞美和羡慕新娘子的幸福生活。但是,新娘子却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她一心想去看看丈夫不准她进入的地下层走廊尽头的那间小房间。

"如果不听他的话,会有什么严重后果呢?"她一直在犹豫。但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她,使她走到了小房间门口,拿出了那把小钥匙,哆哆嗦嗦地打开了那间小房间的门。

房间里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从强烈的陽光下进入这昏暗的房间,她一下子不适应,一开始什么也看不见。慢慢地,她才看到地板上到处都是血迹,墙角边有好几具女人的尸体。新娘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原来蓝胡子的前任妻子是被他杀死的,并且,他还 把她们的财产占有了。

新娘子害怕极了,手直打哆嗦,一下子把开小房间门的钥匙掉到了地上。她连忙拾起钥匙,锁上门,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她害怕得要命,心乱跳,怎么也静不下来。她掉到地上的钥匙沾上了血迹,但她怎么也去不掉这些血迹了。原来这是一把有魔力的钥匙,你没法把血迹弄干净。当你把这面的血迹清除了,另一面又会显现出来。

当天晚上蓝胡子就回来了,他说是在半路上得到消息,得知他要去做的事情别人已经替他做好了。他的妻子强作镇静,显出非常高兴的样子。晚上,新娘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不知道明天丈夫向她要钥匙时,她该如何应付。

天一亮,蓝胡子便向她要钥匙了。他见她把钥匙递给他时手一直抖个不停,又看到那把钥匙上的血迹,一下子就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那么想进那间小房间?"蓝胡子气哼哼地说,"哼,既然你那么想进去,那你就进去吧!到那些你看到过的女人旁边去找你的位子吧!"

新娘子吓坏了,一边哭一边跪倒在丈夫的脚下哀求着,请求丈夫饶恕她的错,并再三保证以后决不重犯。可蓝胡子一点也不为之动心,他的心真是太狠了!

"你非死不可,而且必须马上去死!"蓝胡子愤怒地喊着。

"既然非要我死,那就求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向上帝祈祷一下吧。"新娘子非常聪明,她这样苦苦哀求,为的是多争取一些时间,好想办法脱险。

蓝胡子给了她十分钟的时间。

新娘子离开蓝胡子后,赶紧上楼找到了她的姐姐,对她说:"姐姐,你赶快到屋顶上,去看看我们的哥哥们来了没有,他们跟我说过今天要来看我的。你看到他们后,马上给他们发信号,叫他们赶快到这里来。"

姐姐看到她满脸泪痕而又焦急的样子,便赶紧爬上了屋顶,向远处眺望。

可怜的新娘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问姐姐:"姐姐,有人来了吗?"

"我只看见亮闪闪的太陽,绿油油的青草,别的什么也没看到。"姐姐说。

"你还 不下来吗?再不下来,我就上楼了!"蓝胡子等得不耐烦了,愤怒地大叫着。

新娘子只好下了楼,跪在蓝胡子的面前,可怜巴巴地望着他,求他再给她半分钟的时间。可凶狠的蓝胡子根本不听她的,手里的匕首就要刺下去了......

正在这危急时刻,大门被敲得震天响,新娘的哥哥们赶来了!蓝胡子一下愣住了。两个手握长剑的骑士闯了进来,向蓝胡子冲过去。蓝胡子认出他们就是他妻子的哥哥,一个是骑兵,一个是火槍手。他吓得拔腿想逃,两个骑士紧追不放。他还 没有奔过门前的台阶,就被抓住了。剑穿透了蓝胡子的胸膛,他惨叫一声,死去了。

因为蓝胡子没有孩子,他的妻子继承了他的全部财产。她把这些财产的一部分分给了她的姐姐,一部分送给了她的两个哥哥,剩下的那些,作为自己的嫁妆,后来她和一位正直的男人结了婚。

她跟这个正直的丈夫共同生活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逐渐忘却与蓝胡子一起度过的噩梦般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