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魔法师的帽子(第一章)

魔法师的帽子(第一章)

本文发表于2020-2-22 16:51:34最后修改于2021-10-6 10:22:562,720人浏览

一个春天早晨,才四点钟,第一只杜鹃来到了木民谷。它停在木民家的蓝色屋顶上,竟咕咕咕地叫了八遍——声音还有点哑,虽然已经是春天,时候还早了一点。

接着它向东方飞去了。

小木民矮子精醒来,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躺了半天,才明白过来他是在什么地方。他已经睡了一百个白天加一百个黑夜,他做的那些梦还在他的脑瓜里翻腾,想引诱他重新回到梦乡。

魔法师的帽子(第一章)

可当他扭来扭去想找个舒服点的姿势再睡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一件事情,使他的睡意全消——小嗅嗅的床已经空了!

京东
¥12.9
去购买

小木民矮子精坐起来。不错,小嗅嗅的帽子也不见了。“我的天!”他说着竖起脚尖走到打开的窗子前面。好啊,小嗅嗅爬绳梯下去了。小木民矮子精爬过窗台,用他的短腿小心翼翼地也爬到下面去。在湿漉漉的地上,他清楚地看到小嗅嗅的脚印,可它们走到东走到西,很难跟上,最后,忽然有一大段路没有了脚印。“他一定非常快活,”小木民矮子精断定。“他在这里翻了个大跟头——这是明摆着的。”

小木民矮子精忽然抬高他的鼻子,竖起了耳朵细听。小嗅嗅正在远处吹口琴,吹他最快活的歌:《所有的小动物都应该在尾巴上打上蝴蝶结》。小木民矮子精赶紧向口琴声奔去。

在下面河边,他找到了小嗅嗅。小嗅嗅正坐在桥上,两条腿悬在水面上摇来晃去,他那顶旧帽子一直拉到耳朵上。

“你好,”小木民矮子精在他身边坐下来。

“你好,”小嗅嗅说了一声,管自吹他的口琴。

太阳这时候已经升起来,直射他们的眼睛,使他们把眼睛眯缝起来。他们就这么坐着,在流水上摇晃着脚,觉得又快活又无忧无虑。

他们在这条河上经历过无数危险,也把许多新朋友带回家里去。小木民矮子精的爸爸妈妈总是不声不响地欢迎他们的朋友,加上一张床,在餐桌上加上一张叶子。这一来木民家就很挤。在这个家里人人爱怎么干就怎么干,难得去担心明天的事。常常会出些意想不到的乱子,可谁也没工夫去为这种事苦恼。能做到这样总是一件好事。

小嗅嗅吹完他那支春天的歌,把口琴往口袋里一塞,说:

“小吸吸还没醒吗?”

“我想还没醒,”小木民矮子精回答说。“他向来要比别人多睡一个星期。”

“那咱们得去把他叫醒,”小嗅嗅跳起来说。“今天是个好日子,咱们该做件特别的事。”

于是小木民矮子精在小吸吸的窗下吹他们的暗号。用两个手拿在嘴旁边做成个喇叭吹口哨,先吹三下短的,然后吹一下长的。这暗号的意思就是:“有事情!”他们听见小吸吸停止打呼噜了,可接下来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再吹一次,”小嗅嗅说。这一回他们吹得比上一次响。

窗子终于啪嗒一声打开。

“我在睡觉,”一个生气的声音叫道。

“下来吧,别发脾气了,”小嗅嗅说,“我们要去做一件非常非常特别的事情。”

这时候小吸吸抹平地睡皱了的耳朵,爬下绳梯。(我也许该交代清楚,他们每个窗子都有一个绳梯,因为下楼梯太花时间了。)

一看就知道,这将是个天气很好的日子。到处是刚从漫长的冬眠中醒来的昏头昏脑的小动物,他们走来走去要重新找到他们过去常去的地方,或者在忙着熨衣服,梳胡子,把房子整理好迎接春天。

有很多小动物在造新房子,我怕有些已经在开始吵架了。(睡了那么久,醒来脾气都是很坏的.)

住在树上的小妖精在梳他们的长头发。树林的北边,小田鼠在挖地道,挖得雪花纷飞。

“春天好?”一条老蚯蚓说。“冬天过得怎么样?”

“很好,谢谢,”小木民矮子精回答说。“您睡得好吗,老伯伯?”

“很好,”蚯蚓说。“请给我向你的爸爸妈妈问好。”

1 2 3 4 5

关于魔法师的帽子的相关文章

魔法师的帽子(开场白)

魔法师的帽子(第七章)

魔法师的帽子(第六章)

魔法师的帽子(第五章)

魔法师的帽子(第四章)

魔法师的帽子(第三章)

魔法师的帽子(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