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睡前故事 / 有只青蛙叫咕咕怪

有只青蛙叫咕咕怪

日期:2019-11-9浏览:12

咕咕怪从小和别的青蛙就不一样。

大家在池塘里唱歌时,他不知从哪里捡来一个破录音机,拿着在听人类的音乐。看他摇头晃脑很陶醉的样子,有青蛙不理解,说:“我们青蛙的歌声最好听了,你还听那些人类的破歌干什么呀?”

咕咕怪说:“我不同意你的意见,我感觉人类的音乐比我们的歌声要好听得多。”

这还了得!有青蛙去告状了。

池塘里的青蛙老族长大发雷霆:“咕咕怪这小子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他让仆蛙找来咕咕怪的爸爸,训斥了那个教子不严的老子一顿,说:“好好管一管你那小子吧,要不会出大事的!你信不信?”

“我信。”咕咕怪爸毕恭毕敬地站着,眼睛也不敢眨一下。

咕咕怪爸回家狠狠训斥咕咕怪,但咕咕怪一点也不服气,立刻和爸爸辩论起来。爸爸被说得无法还口,就想动手打儿子,亏得被妈妈拉住了,那拳头才没有打到咕咕怪身上。

咕咕怪说:“你没有道理可讲了,用拳头是软弱的表示。”

“臭小子!”老爸拼全力踢出一脚,也没有踢中目标。

妈妈说:“孩子,快跑呀。”

咕咕怪昂首挺胸,说:“真理在我这一方,我为什么要跑?”

老爸气得肚子鼓得老大。

青蛙们举行一年一度的游泳比赛。

咕咕怪扛了一只捡来的玩具摩托艇去参赛。老族长当然不让他参加,咕咕怪就开着摩托艇在一旁“捣蛋”了。

口哨一响,比赛的青蛙们从岸上跳下水,用举世闻名的泳姿向对岸游了过去,宽阔的水面上划出了许多人字波纹。标签: 小青蛙

咕咕怪驾艇紧追。

天啦,一会儿工夫,咕咕怪的摩托艇就把游在最前面的青蛙甩了老远。

大家都说:“咕咕怪这家伙了不得!”

咕咕怪说:“人类才了不得呢!”

是呀,人类真了不得,咕咕怪扛着摩托艇,痴痴地想。

咕咕怪爱看书了,是人类写的那些有好多奇奇怪怪符号的书。

读了好多书的咕咕怪说话更奇怪了。

大家都不愿意理他了,说他是个怪家伙。

咕咕怪在池塘边盖了幢两层小楼房,上面一层放了好几个大书架,书架上装满了厚厚的书;下面一层则是大实验室,大大小小的条桌上放着各种仪器和器皿。

这以后,他整天待在房子里看书或者做实验。

妈妈很担心,劝他出去玩,他总是说:“我没有时间。”

天冷了,风也呼呼地刮起来了。

树上的叶子变黄了,一片一片,凄凄惨惨地飘落下来。

青蛙们都准备冬眠了,可咕咕怪一点也没有准备睡长觉的意思。青蛙们感到很奇怪,这事传到老族长那里了。老族长叹了一口气,拄着拐杖来到了咕咕怪的家。

咕咕怪见到老族长,问:“您找我?”

老族长说:“听说你不准备冬眠了,有这事吗?”

咕咕怪说:“是呀。”

“那怎么可以?我们青蛙祖祖辈辈都是冬眠的呀。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冬眠吗?”

咕咕怪说:“因为我们青蛙是冷血动物,血液的温度是随着周围的温度变化而变化的……”

“知道了,你还要这样,你不想活了?冬眠可是我们青蛙应对寒冷的生存之道呀。”老族长语重心长,“乖乖的,听我话,好不好?”

咕咕怪指着屋里一台设备,说:“我这屋子里已经装了空调,室内气温可以调节,所以我不需要冬眠了。那么多的时间用来睡觉,真的是太可惜了。”

“你不要后悔才好。”老族长气走了,不听话的咕咕怪真的让他头疼。

青蛙们回到池塘,钻进了厚被子一样的淤泥里,但还是议论个不停。

老族长大声命令:“睡觉!”

没有青蛙敢说话了,他们慢慢地睡着了。

春天来了,山坡上,树吐出了绿,嫩嫩的草芽儿也从土里钻了出来;池塘中,几只鸭子嘎嘎叫着,在水中快乐地游来游去。

青蛙们醒过来了,咕咕呱呱地说起话来了。标签: 小青蛙

老族长打了一个大哈欠,醒了,开口第一句话就问:“那个咕咕怪呢?”

青蛙们都说不知道。

“去看看吧。”老族长说。

于是,他在一群青蛙的簇拥下来到了咕咕怪的家。

咕咕怪不在!

老族长说:“坏了,一定出事了。”

有青蛙问:“会出什么样的事呢?”

老族长瞪了他一眼,说:“这还用说吗?他一定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么年轻,唉,太可惜了。他不听我的话,所以才会有今天呀。”

咕咕怪的爸爸连连点头称是。

咕咕怪的妈妈很伤心地哭了。

有一个青蛙打开了桌上的电视机。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条新闻,女播音员说一家最著名的大学不拘一格用人才,聘请了一个学问渊博的青蛙去当教授。

这青蛙教授专门教生物学,所有学生都爱听他的课,一些人类教授也悄悄坐在大教室最后一排听,他们要取经!

“骗人的鬼话!”老族长立刻做出了判断。

青蛙们都跟着附和,老族长的话于他们就是圣旨。

这时,荧光屏上出现了一个青蛙的特写。

青蛙们眼睛都直了,他们的嘴一律张得老大。

天啦,那个在大教室讲台上侃侃而谈的正是咕咕怪。尽管他西装笔挺,还戴了一副厚瓶底一样的眼镜,可大家都能认出他。

“天啦,我们的咕咕怪给人类当教授了!”老族长喃喃地说,“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狡猾的人类玩的把戏!”

有个青蛙不明白,问:“什么把戏?”

老族长气呼呼地大声说:“我怎么知道?!”

青蛙们都不敢说话了。

老族长颤颤巍巍地回到了他的池塘,坐在岸边一棵老柳树下。

咕咕怪为什么还活着?那些写着奇怪符号的厚书是干什么用的?还有,狡猾的人类为什么请咕咕怪去当教授?

这些问号就在老族长锈蚀了的大脑壳里转了起来,但他始终也没有找到答案。算了吧,别自寻烦恼了,祖祖辈辈的青蛙都不考虑那么复杂的问题,都是平平淡淡过日子的,我费那个脑筋干啥?老族长不想了,他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威严。

标签: 小青蛙

本文地址:https://www.gushidaquan.com.cn/shuiqian/29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