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睡前故事 / 小火鸡和狗妈妈

小火鸡和狗妈妈

日期:2019-12-15浏览:101

一场鸡瘟病,母火鸡和刚刚孵出来的一窝小火鸡差不多死了个干净,只剩下一只小火鸡。看着可怜的小火鸡,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把它送到花娘的窝里。花娘是我养的一条老母狗。

我把小火鸡塞进花娘怀里,它立刻就用舌头舔小火鸡的背,留下气味标记,也是狗的一种认亲仪式。小火鸡也十分乖巧,拱进花娘的怀里就用小嘴在狗肚皮上轻轻啄咬,当然是在咬扁虱和跳蚤。

这以后,小火鸡和花娘成了形影不离的伙伴。不管小火鸡到哪里去找食,花娘都紧紧跟随在后面。晚上,小火鸡就睡在花娘的窝棚里。有一天半夜,下起瓢泼大雨,旧狗棚有点漏雨,我生怕小火鸡会被淋湿,打着手电到狗棚一看,花娘弓着腰,就像一把伞一样,把小火鸡罩在自己的身体底下,小火鸡睡得正香呢。

几个月后,小火鸡长大了,黑色的羽毛闪闪发亮。它不仅活了下来,而且比有母火鸡照料还长得健康漂亮。

就在这时,花娘在追逐一只狗獾时,两条后腿不幸折断了。乡里的兽医虽然替它把腿骨接上并包扎好,但他说花娘太老了,估计很难再站起来了。

果真像兽医预言的那样,花娘拆掉夹板后,仍整天躺卧在窝棚门口。小火鸡在花娘面前不断地重复这样一套动作:下蹲,起立,再下蹲,再起立,鼓励花娘重新站起来。可花娘用凄凉的眼光望着小火鸡,赖在地上不动弹。

一天早晨,我看见小火鸡突然在花娘的额头重重啄了一下。火鸡的嘴喙坚硬如铁钉,狗头虽硬,啄一下也难免起个肉疙瘩。花娘疼得咆哮起来,似乎想站起来,但被两条后腿拖累着,没法还击,只好在喉咙里“呼噜呼噜”咒骂。

小火鸡绕到花娘背后,冷不防又在花娘后脑勺上啄了一下,花娘像触电似的跳起,它竟然四肢直立站了起来。它举步向前走去,才走了两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小火鸡毫不心慈嘴软,再次飞到花娘的背上,啄咬起来。疼得花娘再次站立起来,去追小火鸡。这次,它蹒跚着走出五六步才摔倒。

这以后,小火鸡乐此不疲,每天都玩这种“挑衅”游戏。花娘的额头上伤痕累累,可它每次站起来的时间越来越长,追逐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一个多月后的一个下午,小火鸡又一次叼着一撮狗毛往前逃,花娘怒冲冲地尾随追赶。突然,花娘脚下生风,一个前扑,把小火鸡扑倒在地,伸出嘴来一口衔着小火鸡的脖子。

当时我正在给马喂饲料,离它们有十几米远,已无法阻止花娘行凶了。

就在这时,我看见了今生今世永难忘怀的镜头:花娘将火鸡脖子从嘴里吐了出来,冰凉的眼光像被火焰熔化了一样,闪烁着一片晶莹,它把小火鸡搂进它的怀里,不断地舔吻着小火鸡背上的羽毛。

哦,花娘懂得小火鸡的良苦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