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睡前故事 / 神秘的失忆症

神秘的失忆症

本文发表于2019-11-28 7:55:11248人浏览

1

最近,S镇发生了一些很莫名其妙的怪事。

事情都发生在小学生的身上,好好的一个人,或放学回家,或只是和妈妈要了一点零用钱下楼买东西吃,回来的时候就整个人都变了!变得突然都失去了记忆,什么都再也想不起来,不要说名字,连爸爸妈妈、兄弟姐妹都不认识,就连站在镜子前面,他们也会问:“那镜子里的人倒底是谁?”

爸爸妈妈们是最紧张的,忙把孩子们送到医院去做检查,起初医生们还怀疑会不会是孩子们在路上跌倒了弄伤脑,里面有瘀血才会什么都记不得,可是什么X光、断层扫描都试过了,证明每个小朋友的头脑都是好好的,完好无缺,那问题倒底出在那里呢,是什么原因使健康的小孩子变成这样,真不可思议喔?

老人开始说起一些迷信的事,说什么小镇从前是一片坟地,会不会是地底下的百年僵尸起来作怪把小孩都弄傻了?

也有人提起了咒语这一回事,说是几十年前有一个妇女带着一和男孩来到这个镇上居住,可是却没想到常被左邻右舍欺凌,有一次邻家小狗把妇人的孩子咬了,男孩就变傻了,妇人悲痛万分,曾经发下毒咒要镇上的小孩都会和自己的孩子一样,事情虽然过了很久,妇人带着小孩后来也离开了,但毒咒是不是现在开始起作用了呢?

谣言使得大家人心惶惶,虽然镇上的有关政府单位、警察部门和学校里的校长和老师都叫大家不要听信没有根据的谣言,但几乎所有做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都担心自己的孙子或孩子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有的索性不让他们去上学,有的甚至还把他们关在家里,连门口都不能踏出一步!

学校里上课的学生少了,以前同学们热闹玩在一起的气氛也没有了,四年A班的课室里只有方小展和他的两个同学许桐和陈红雨。因为没有学生,老师不能按原来的上课进度教学,只能不断的叫三个人练习做作文。

这对于他们来说真是一件苦差啊,做作文,应该是所有同学都最讨厌的事吧!

“早知我也不来上课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红雨生气的嘟起了嘴。

“真想不懂,为什么要我们做作文,不叫我们玩电脑游戏呢?”许桐也叹起气来。

“那是因为老师比较苯,他不会玩电脑游戏!”小展认认真真的说,却把其他两个人逗笑了。

“喔,你说张老师苯,我明天跟他说,让他罚你写很多很多的作文!”许桐故意“威胁”起小展来。

“好啊,有本事你就去说,谁怕谁,乌龟怕铁锤!”小展比着拳头就追了过去。

“乌龟,跑快点!”小展和许桐在前面跑着,红雨在后面跟上对许桐拼命喊,三人边笑边闹的来到了一条小巷外。

一阵清脆的“铃铃”声突然从巷子的另一头传了过来,三个人几乎都同时停了脚步,因为他们都听出那是卖冰淇淋小贩的摇铃声。

“唔,我要去买冰淇淋了!”许桐还没有等其他两人的反应就朝巷子跑了过去。

“我也去!”红雨的脚步也没有慢下来,紧跟上。

只有小展有点犹豫,他也很想吃冰淇淋,尤其像现在那么热的天气,如果可以含一上一支冷冰冰的冰淇淋在嘴巴里,一定可以即刻消热解暑,可是这几天他有咳嗽,妈妈说了很多遍,在学校里不可以喝冷水,在外面不可以买冰淇淋吃。

“不吃就不吃,不吃又不会死!”小展泄气的在墙角一边坐了下来,擦着满头满脸的汗。

墙角边的一小片草地上长满了含羞草,小展好奇的用手一个一个的去触碰它们,只是轻轻一碰,含羞草就像吓得半死的缩了起来。

“真是胆小鬼!”小展“咯咯”笑着停了动作,还是留点“草”来给许桐和红雨“吓”好了,心里那么一想,一个抬头,却已见两个人已经走回来了!

“喂,你们快点过来,这里有很多含羞草,很好玩啊!”

可是说也奇怪,许桐和红雨竟然好像一点反应也没有,径自朝小展的身边走了过去。

“喂,你们要去那里?”小展追了过去,一把拉住二人,只见两个人都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

“又说去买冰淇淋,这么快就吃完了?”

许桐和红雨答也没答他,脸上却有着和冰淇淋一样冷冷的表情。

“你们…倒底是怎么啦?”小展在两人的面前晃来晃去,可是两个人的眼神都是呆呆的,眼珠像钉死了动也不动。

一个念头突然在小展面前浮起:“难道他们也和那些失去记忆的孩子一样中邪了?”

“我是方小展,你们认识我吗?你们还记得自己是谁吗?……你们快说话啊?”

“我是谁,我是谁?”许桐第一个开了口。

红雨也紧接着说:“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糟了糟了,看来他们真的出问题了,这下可怎么好呢?

小展正感不知所措,回头发现两个人已朝大路走了去。他们是去买冰淇淋吃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也就是说在买冰淇淋的过程中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要去看个究竟呢?一向有侦探头脑的小展决定暂时不管二人,朝小巷跑了进去。

2

穿过小巷,出现在面前的是一条泥泞路直通到树林。

小展首先发现泥地上已经开始化水的两支红绿冰淇淋棒,都只咬了一口。

没理由两个人会只吃一口冰淇淋就不要吧,难道事情是在他们只吃了一口冰淇淋后发生?

另一个让小展起疑的地方就是就条泥泞路了,一个卖冰淇淋的小贩怎么会骑自己的车子来这种地方卖冰淇淋呢,巷子外就是通往附近学校的马路,这里那么僻静,小贩为什么会把车子停在这里?

如果以时间计算,许桐和红雨来买冰淇淋才不过刚才的事,自己都还没弄完一片小草地的含羞草呢?从他们再回来被发现也不过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冰淇淋推车这时却已经不见了,当然可以说小贩看见没有人会再来卖冰淇淋所以把车子骑走了,但他是不是又看见了什么呢?

先估计事件和冰淇淋小贩无关,但如果能找到他问个明白,或许也就能解释最近发生的那些奇事了!

小展开始追踪车子的去向,早上的一场雨,使泥泞地上留下了深陷的车轮痕迹,两个大大的轮子左右划成两条垂直线直通树林里去。

现在还有人会住在树林里吗?

一想到树林里那些高耸的植物枝桠像魔鬼的爪一样伸展,阴深恐怖,就叫人想却步。小展确是有点想回家算了,可是再回头想一想,如果自己可以揭开小孩失去记忆的真相,就不会再有人受害了,为什么不去做呢?

随着轮子的痕迹走入树林,小展即刻发现树林里和外面根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这里的一切都是阴深潮湿的,阳光被高大参天的树木给阻挡住,只能偶尔透了点稀薄的光进来,地上到处是早已经腐烂的落叶,藤蔓朝四处攀爬着,好像蛇一样似乎随时打算把人缠住,横陈的枯树干上长满了各种菇菌类植物,颜色都很鲜艳,但连蚂蚁都要绕路不敢“亲近”它们,可见都是有毒的。

树林越走越深,小展都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路,突然眼前就出现了另一番景象,在密林深处,竟有一间斑驳破落的小教堂,小教堂的门紧关着,外面就停泊了辆冰淇淋推车。

难道那个卖冰淇淋的小贩住在这里?

小展蹑着脚步走了过去,推了推小教堂的门,原来门只是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

这应该是间废弃很久的教堂吧,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很大的神桌和上面的一座神像。

小展环视四周,就在这一刻,突然传来了“砰”的一声响。奇怪了,声音倒底是从那里传来的呢?

小展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教堂里的每一个角落,终于来到神桌边,俯下身子,似乎就隐约听到神桌里面确是有声响传出来,吓了一跳。

小展读过很多故事书,知道神桌底下肯定有密室,也必然有机关可以开启,抬头一看那座神像,就猜到几分。

果然只要轻轻转动神像,神桌上面的石板就自动移开了,一道光线从里面透了出来,一索绳梯摇晃的往密室垂了下去。

还等什么呢?小展一点犹豫都没有抓了绳梯就往下爬。

这里怎么是个实验室,只见大大小小的试管摆满了整个空间,里面都装了五颜六色的液体在那里沸腾着,一个老人背对着小展的方向把试管里面的东西倒在一个个的小容器模型内,打开旁边小冰箱,把它们全摆了进去。

小展一看那些小容器就认得那是制冰淇淋的模型了,原来冰淇淋是这样制造的?小展可从不知道。

“等所有的小孩都吃过我的冰淇淋,从此什么都不再记得,我就要看那些大人有多悲伤,我要他们永远痛苦,永远活在黑暗中,我要S镇永远都是个不会再有快乐的地方,哈哈哈哈哈……”

老人得意的拿起两支试管把里面的液体倒过来倒过去喃喃自语。

“原来…原来…是有人要害S镇所有的小孩,这些冰淇淋都是“特别”制造的,怪不得…大家会没有记忆!…不行,得马上回去通知大家,不可以要再吃这个老人卖的冰淇淋了!”小展想到这,回头想爬绳梯,却发现绳梯早已经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的?

“你是来送死的吧?”

背后传来老人的声音,小展转过身子,见老人已朝自己走了过来。

“你……你不要过来……”小展害怕的往后退着。

“知道我秘密的人就要死,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原来你…是害人精,原来所有的人……”小展结结巴巴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你刚才都听到了,我要S镇的小孩都失去记忆,我要让所有的人都失去快乐!”老人又得意的笑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S镇的人…和你有仇吗?”

“反正你是来送死的,告诉你也没关系,你听过一个女人带着她的小孩来这里住过的故事吗?”

“你是说那对被人欺负的母子……”

“原来你也知道,你觉得那对母子可怜吗?”老人的眼里突然盈起了泪光。

“可怜……”小展点点头小声回应。

“那你们为什么要欺负他们?”老人咆哮了起来,把小展吓得缩了起来,连大气都不敢呼。

“什么…你们…他们…你…倒底在说什么?”

“我就是当年那个小孩子!”

小展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个白发斑斑的老人。

“不是…说…你已经变…?”

“傻瓜了对吗?”老人生气的怒瞪小展。

“你们都希望我变成傻瓜…我妈妈却不希望…她带我离开了这里,找遍了所有的名医一定要把我的病治好!”

“原来你已经好了,好了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还要回来…害人?”小展把“害人”两个字说得很轻,就怕会触怒对方。

“我是好了,可是我妈妈却因为带着我四处流浪,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得了重病也不肯找医生看,最后…就死了!”

老人伤心的哭了起来,小展心里升起了同情,很想过去安慰一下老人,可是老人又狂叫了起来!

“都是你们…都是你们S镇的人把我们母子害成这个样子的!”老人圆鼓鼓的眼睛转动着好像随时要掉出来一样恐怕。

“就算我们S镇的人真的害过你,但那…也已经是很久的事了,你现在这样害我们这些小孩,我们…都是无辜的……”

“我管你们无不无辜,我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行了!”

“你好自私!”小展生气的叫了起来,突然就朝老人扑了过去。

老人没想到小展会来这一招,一个脚步不稳,就朝试管架的方向跌了过去。

小展见机不可失,冲到试管架前,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本书就往架上扔,架子上因为还有燃烧着的小煤气管,倒了下来,一着书就开始燃烧了。

“我的宝贝…我好不容易研究出来可以让小孩失忆的药…不可以…我…不可以失败的…!”

老人奋身扑救着,可是火势太猛,眼见老人衣服也着火了,小展顾不了那么多,拉起老人慌张的寻找出口。

“我们倒底要怎样才可以出去?”

幸好老人神志还算清醒,按下了一角的机关,绳梯又从上面垂了下来,小展先把老人推上绳梯,自己殿后,一老一少回到小教堂时已是黑头黑脸,被熏得差点变炭了。

“为什么要救我?”老人颓丧的坐在地上望着小展。

“我妈妈教过我一句话,冤冤相报何时了,一个人如果永远记仇,是不会活得快乐的!”小展搬出了妈妈的话神气的说着。

“你说得对,我就是…从来都没有快乐过!不管去到那里我都不相信人家,一心想着报仇,我的仇恨心真的太重了!”

“只要你现在可以觉悟,快乐还是会回来的!”

“能吗?”老人有点怀疑的望着小展。

“你让我们镇里的小孩都失去了记忆,要怎样让他们再记起来呢?”

“哦,那太容易了,只要把一个纯真小孩的眼泪加进冰淇淋里面,吃了有纯真眼泪冰淇淋的小孩,记忆就可以回来了!”

“纯真的小孩的眼泪?”

“你的心底好,还愿意帮一个坏人,你就是那个纯真的小孩子!”

老人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还充满了善意,与先前的邪恶已经完全不一样。

只要自己的眼泪就可以救人,为什么不能呢?小展认真的点头。

3

S镇的小孩在吃了有纯真眼泪的冰淇淋后果然都恢复了记忆,所有的小孩又像从前一样开心的到学校上课了,也没有大人会阻止自己的小孩到公园去玩了,大家都很高兴,但其中的原因却没有人清楚知道,只有老人和小展守着这个秘密。

老人从小教堂搬到大街上来住,而且还在街口开了间冰淇淋店,小展是老人最好的帮手,每天都帮着卖冰淇淋,其实他们两个除了卖冰淇淋外,还有一连串的“惊天的大阴谋”,除了正在研究如何制造可以让小孩吃了会变聪明的冰淇淋外,老人还打算发明“不怕写作文的冰淇淋”,“上课不会迟到的冰淇淋”等,哎呀,计划那么多,小展还真的应付不来呢,请大家也帮忙他想想,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