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睡前故事 / 丁小小和他的香飞儿

丁小小和他的香飞儿

日期:2020-3-21浏览:56

淘气包丁小小有一个奇怪的习惯,他每天吃午饭的时候,偷偷地藏一颗小米粒放在口袋里。他要用许许多多的小米粒为他心爱的燕子做衣裳,做一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米粒衣裳。

丁小小叫那只燕子香飞儿。

香飞儿的故乡在不远的瓦来镇,那是个盛产瓷品的小镇。小镇上最有名的瓷坊叫“老师傅瓷坊”,那个驼着背掉了牙的黑脸老师傅的手艺是全镇最好的。香飞儿就出自黑脸老师傅之手。在一个小型拍卖会上,淘气包丁小小和他的爸爸挖出身上所有的钱连同一对鳄鱼牌父子表,换回了瓷燕子。

这么一只肥胖的瓷燕子,丁大大本来是不情愿花那么大的价钱为丁小小买下的,丁大大对丁小小说你那么淘气那么粗枝大叶,说不定哪天一不当心就会把瓷燕子摔得粉身碎骨,到时候老爸那点血汗钱不就全都打水漂了吗?丁小小拍着胸脯保证:丁小小在瓷燕子就在。丁大大一感动,就豁出去了。

拍了胸脯的丁小小高高兴兴地把香飞儿捧回家,决定把香飞儿放在床上,理由是床铺软绵绵的,香飞儿绝对不会“粉身碎骨”。可是,丁小小白日里淘气,夜里睡觉也淘气,被子蹭得一地不说,连自己也掉到了地板上,毫无疑问,香飞儿也没有幸免。不过还好,香飞儿福大命大,虽然被踢下了床,但仍然毫发无损。到此为止,丁小小对自己的睡相彻底失去了信心,他不得不把心爱的香飞儿挪到写字桌上。

可是,这样也不安全。丁小小写作业的时候,一不当心手肘就会碰到香飞儿,有一次,香飞儿被推下了桌,幸好落在同样遭难掉在地上的椅垫上,这才保住了一条命。

打那以后,丁小小不敢在写字桌上写字了,他每天蹶着屁股趴在地上写作业,把偌大的写字桌让给了心爱的香飞儿。他写一会儿,就要看一会儿香飞儿,好像不看看香飞儿,他就写不出字儿来。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香飞儿不够安全,所以,一个与众不同的创意在他的脑子里产生了——用成千上万颗小米粒为香飞儿做衣裳。那样的话,香飞儿即使掉到地上,也会安然无恙的。

这样过了好多天,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一天放学后,丁小小刚想给香飞儿再粘上一颗小米粒,却发现香飞儿肚皮上所有的小米粒都不见了。

丁小小瞪大眼睛四处找,把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翻遍了都没有发现小米粒的踪迹。

“哒哒哒……”

丁小小傻了眼儿了,他看见心爱的香飞儿正在写字桌上扭动肥胖的身体。紧接着,香飞儿居然迈开了步子,晃晃小脑袋仰头看丁小小:“小小。”

丁小小怔住了。当他的眼神和香飞儿的眼神交汇的时候,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明明就是一只活燕子,它的眼睛明亮有神,闪烁着温和的光泽。顺着它的眼睛往下看,它的嘴巴、脑袋、双腿、肚皮、后背居然也是活的,背部还长出了黑色的羽毛。奇怪的是,它没有翅膀。对呀,从一开始,它就没有翅膀。

丁小小吓得不轻:“香飞儿,你怎么变成活的了?”

“我本来就是一只活的家燕。”香飞儿调皮地侧着脑袋。

“啊?那你……”丁小小非常惊讶,“你怎么可能本来就是一只活的家燕?你是我和老爸从瓦来镇买来的!你是瓷制的工艺品!”

“不!我不是工艺品!”香飞儿叹了口气,“哎!一言难尽啊!”

“那么,那些小米粒呢?”丁小小对自己的“劳动成果”念念不忘。

“我不喜欢你把小米粒粘在我身上。”香飞儿说,“所以,我让它们回家了。”

“小米粒怎么会有家?”丁小小的脑子不够用了。

“人有家,燕子有家,小米粒当然也有小米粒的家。”香飞儿轻轻地说,“谁都喜欢自己的家。”

丁小小抓抓脑袋:“你不喜欢我为你做衣裳,那你说说,你喜欢什么呀?”

香飞儿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想飞。”

“可是,你没有翅膀,怎么飞呢?”

香飞儿垂下眼睛,不说话。

“你别难过,”丁小小伸手抚摸香飞儿后背上乌黑色光滑的羽毛,“那个老师傅实在是太老了,老得都忘记给你做翅膀了。”

“其实他是故意没有给我做翅膀,还故意把我做得这么胖。他不想让我飞。”香飞儿的声音变得忧伤,“那是一个阴谋。”

丁小小瞪大眼睛。

“春天一到,我和妹妹跟着爸爸妈妈飞回了北方,在农村一户干净人家的屋檐下筑了一个屋,快乐地生活着。可是有一天,村头来了个做瓷虫的黑脸老头,据说他懂燕语,能把瓷虫变成真正的小昆虫,送给嘴馋的家燕们吃。于是,家燕们纷纷飞去看热闹,我那淘气的妹妹也去了。

“我没有去,而是在附近空中捕捉食物。就在我刚刚捕捉到一只小昆虫的时候,忽然听见妹妹声嘶力竭的喊声。”

说到这儿,香飞儿的喉咙沙哑了:“我以最快的速度飞向那个怪异的老头,看见他把我的妹妹紧紧地抓在手里。”

丁小小眨巴着小眼睛,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妹妹拼命地呼喊——姐姐救我!我奋力扑打着翅膀飞向妹妹,要用自己的嘴巴狠狠地啄老头的手!可是,就在我冲向那只黑色的大手的时候,不知哪儿冒出来另一只大手,把我死死地抓住了。

“老头把我们放进一个黑暗的笼子里,在那里面,我见到了许多同伴。”香飞儿越说越气愤,“那一刻我才明白,黑脸老头其实根本不是来送小昆虫的,而是来抓我们家燕的。”

“太可恶了!”丁小小叫起来。

“家燕们齐心协力咬断了两根藤条,纷纷飞出笼去。就在我飞出笼的瞬间,那只可恶的大手又捉住了我。我被黑脸老头带到了瓦来镇的‘老师傅瓷坊’,做成了瓷燕。为了不让我逃走,黑脸老头折了我漂亮的翅膀,藏起来了。”

“我要去找他!”丁小小腾地站起来,“我要去为你找回漂亮的翅膀,让你重新飞翔,让你和家人团聚!”

“不要去!”香飞儿担心地说,“黑脸老头会把你也变成瓷品!”

丁小小先是一愣,再抓抓脑袋:“我不怕。我倒想看看自己变成瓷人以后是什么样儿的呢! 再说,不是还可以变回来吗?”

丁小小甚至没有来得及和老爸打声招呼,怀揣着香飞儿飞也似的奔出家门。

黑夜像一块大幕布,压得人透不过气来,星星和月亮都不知躲哪儿去了。

丁小小带着香飞儿很快来到了瓦来镇。街道两边的路灯都熄灭了,只剩下楼房和树木模糊的身影,它们奇形怪状,丁小小轻而易举地就能把它们想象成各种张牙舞爪的魔鬼。

在大街的拐弯处,丁小小带着香飞儿摸到了“老师傅瓷坊”的门口。

奇怪的是,“老师傅瓷坊”的大门并没有关,虚掩着的门更像一只张大的黑色的嘴巴,那里面似乎还不时地喷出怪异的冷气,阴森得令人害怕。

丁小小捏捏香飞儿肥嘟嘟的肚皮:“你说,我们进去吗?”

“你害怕吗?”

丁小小强作镇静:“我才不会害怕。我只是担心里面有埋伏。”

说“埋伏”两个字的时候,丁小小忍不住发抖了。他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让香飞儿趴在他的手心里。

“请告诉我,黑脸老头把你的翅膀藏哪儿了,我要把它给你拿回来。”丁小小说。

“在我还没有被制作成瓷燕子的时候,我曾经看见过黑脸老头从床底下摸出一个青蛙模样的瓷罐。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我的翅膀应该在那瓷罐里面。”香飞儿说,“不过,他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我会小心的。”丁小小说。

眼看东边就要泛白了,天亮了行动就不那么方便了。丁小小斩钉截铁地说:“香飞儿,带我去黑脸老头的卧室。”

穿过树影婆娑的大院,模模糊糊出现三间旧式平房。

香飞儿说:“他在左边那间是卧室里。”

丁小小蹑手蹑脚地靠近卧室的门。

“呼——噜——”黑脸老头的鼾声均匀有力,似乎睡得很熟。

丁小小松了口气,把香飞儿放进怀里,腾出双手轻轻地推开门去——

就在那一霎那,一股巨大的吸力把丁小小像拔萝卜似的从地上拔起来,吸进一个泛着绿光的容器里。丁小小毫无思想准备,甚至连“啊”都没能来得及喊出来。

等丁小小反应过来,发现自己被灌进了绿色的瓷罐里,连同怀里的香飞儿。绿色的瓷罐足有半个教室那么大,丁小小拼命伸出手臂去顶罐子的盖,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

香飞儿叹了口气:“小小,我连累你了!”

“会有办法出去的。”丁小小咬咬嘴唇,叉着腰朝罐顶喊,“喂,老头!有本事放我出来,我们单打独斗!”

没有人回答他。

“你是个坏老头!你是个魔鬼!”丁小小非常气愤,“如果再不放我们出去,你的眼睛就瞎了,你的耳朵就聋了,你的背一直驼到地上……”

“住口!”黑脸老头堆满皱纹的脸清晰地映在罐盖上。他的眼睛鹰一般凶恶。

“我就不住口!”丁小小因为胸中燃烧着愤怒而并不害怕,“你的脸会变成鳄鱼脸,你的鼻子会长成大象的鼻子……”

黑脸老头忍无可忍,猛地伸手把丁小小拦腰抓在手里,抓出罐子,拼命摇晃。丁小小这才知道自己变得只有老鼠那么大了。他的脑袋发涨发痛,呼吸变得困难。但他想到要为香飞儿找回翅膀,便忍住涨痛,紧紧护住怀里的香飞儿。

黑脸老头摇晃累了,便把丁小小扔在地上。丁小小趴在地上喘着粗气,看见屋子像山洞那么大,黑脸老头像巨人。他摸摸怀里——香飞儿不见了。

就在丁小小转动脑袋四下里寻找香飞儿的时候,老头默念一声咒语——丁小小的肤色开始变白。

香飞儿躲在密密麻麻的瓷品中间,抿紧嘴巴,愤怒地注视着黑脸老头。

丁小小双腿开始发僵,脑袋开始变重,变成瓷的了。香飞儿流下眼泪。

黑脸老头走了,他把丁小小搁在卧室冰冷的地上。丁小小看见自己身边还有许许多多瓷品:青蛙、松鼠、白兔,甚至还有小昆虫。

它们一定也曾是活的。丁小小想。

丁小小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了,但却能听、能想。他想:香飞儿,我变成瓷人了,你在哪儿啊?

天完全亮了。空气潮湿,还带着点儿古怪的味道。

工作室里放着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笼子,每一个笼子里的小动物都睁开惊恐的眼睛,注视着周围陌生又恐惧的世界。它们谁都没有叫喊,谁都没有抱怨——因为它们都被黑脸老头施了哑术。

“啪嗒”一声,黑脸老头把一只活蹦乱跳的白鼠丢进模具里。“哒哒哒——”白鼠翻了几个身,就没了动静。

几分钟后,白鼠重新出现在黑脸老头手里,当然,它变成瓷的了。

这一切都被香飞儿看在眼里。

香飞儿压低肥胖的身体,静静地躲在一只瓷兔的耳朵下,只露出一只眼睛。它要为丁小小寻找解开魔法的咒语,好让他重新活过来。而那本解魔书,就藏在老头的贴身口袋里。对香飞儿来说,寻找翅膀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把丁小小救过来。否则,它会因为深深的自责而痛苦地死去。

可是,解魔书并不是那么容易看见的。上次要不是老头干活时觉得热,脱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把解魔书掉到地上,正好摊开在香飞儿用得着的那一页,香飞儿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让自己复活的。

救人和救家燕的解魔咒是不一样的,所以,香飞儿要救丁小小,唯一的办法就是看见解魔书上救人的解魔咒。

香飞儿闭上眼睛,心里不住地祈祷:快让我看到解魔书吧,我不仅要解救丁小小,我还要让这儿所有的小动物复活。

黑脸老头做呀,做呀,终于热得流汗了,香飞儿变得激动。

过了一会儿,老头停下手里的活,开始解衣服上的扣子。香飞儿紧张得不能呼吸了——它盼望解魔书能像上次一样从他衣服里掉下来。

可是,什么也没有掉下来。

香飞儿沮丧地回到老头的卧室,它知道丁小小在那儿想着它。

“香飞儿!”丁小小激动地喊。可是,他的嘴巴动不了,他的喉咙发不出声儿来。

“小小!”香飞儿站在丁小小面前喘气,抬起湿润的眼睛:“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你放心,就算粉身碎骨,我也要把你救活。”

说完,香飞儿迈开大步走出门去。

香飞儿的话让丁小小很不安,尤其是他最不喜欢的“粉身碎骨”四个字。

在惴惴不安里,丁小小迎来了又一个傍晚。他算了一下,自己离家出走已经整整二十四个小时了,老爸丁大大一定急得不成人样儿了。不过,丁大大再急也不至于“粉身碎骨”,而眼下最让丁小小担心的就是香飞儿。

黑夜是最适合开展秘密行动的。

香飞儿丝毫没有睡意,营救丁小小的迫切愿望使它战胜了困倦,精神抖擞地躲在院子里一株低矮的枇杷树下。

老头坐在院子里,喝得醉熏熏的,身边撒了一地的瓷酒壶。过了好久,他终于哼哼唱唱地站起来,东倒西歪地挪动脚步——

香飞儿屏住呼吸。

老头被脚下的瓷酒壶一滑,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后脑勺重重地磕在另一个瓷酒壶上,整个人一时不能动弹。

香飞儿小心地跑过去,确定黑脸老头昏过去了,便迫不及待地爬上他的胸口,用爪子扯开他的衣服——解魔书出现了!香飞儿惊喜地抓住解魔书,快速翻动着。可是,夜色黑暗,它根本看不清那上面的解魔咒。

香飞儿扭动肥胖的身体走进卧室,想试着拧亮里面的灯。可是,它实在是太矮了,既不会爬,又不会飞,怎么使劲儿都够不到电灯开关。

这个时候,墙角边的丁小小正看着它。他并不知道香飞儿那么着急开灯是想干什么。

香飞儿是一只聪明的家燕。它很快在卧室里发现了一只大它两倍的空纸盒。它用尽所有的力气挪动纸盒,一直向电灯开关那边推去……费了很长时间,香飞儿把纸盒挪到了电灯开关下面。它气都顾不得喘,憋足劲儿试着跳上纸盒。可它实在太肥了,几次试跳都失败了。尽管如此,香飞儿并没有气馁。

终于,它跳上去了!它伸出尖尖的嘴巴去顶电灯的开关——灯亮了,耀眼的光把周围照得跟白天一样明亮。丁小小紧紧地注视着香飞儿,看它迅速跳下纸盒,去翻地上的一本书。

“找到了!”香飞儿喜不自禁,“小小,我马上念救人的解魔咒,你很快会复活了……”

就在解魔咒刚刚念完时,一只黑乎乎的大脚死死踩住了解魔书。

“哈哈哈……”笑声尖利可怕,“敢跟我作对!”

老头弯下身,一把抓住香飞儿,用大拇指和食指掐住香飞儿柔嫩的脖子。他的后脑勺一直在流血,看来被瓷酒壶伤得不轻。

香飞儿痛苦地侧过脑袋,看见丁小小闪烁的泪光。

老头的大拇指和食指开始用力。香飞儿抽动双腿,两只眼睛焦急地望着丁小小。

老头再使了点儿劲,香飞儿的双腿不再动弹……

突然,丁小小感觉浑身充满力量:“香飞儿!”

老头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头晕目眩:丁小小活过来了!丁小小变得和原来一模一样了!

丁小小随手提起一根瓷棍,用力甩出去——老头猛地一闪,瓷棍扑空砸地上。丁小小趁老头不注意抓起一个瓷瓶,把瓷瓶藏身后。老头的大手伸向丁小小的脖子,被提起来的丁小小迅速从身后拿出瓷瓶,对准老头的脑门使劲儿砸下去——老头倒下了。

“香飞儿!”丁小小把香飞儿托在手心里,爱怜地望着它,“你不要死!”

香飞儿再也听不见了。

丁小小从床底下推出瓷罐,瓷罐一倒,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都是家燕的翅膀。丁小小把一对最漂亮的翅膀覆盖到香飞儿背上,喃喃地说:“香飞儿,我带你回家……丁小小在,香飞儿就在……丁小小不会让你粉身碎骨,永远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