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睡前故事 / 魔桌

魔桌

本文发表于2019-11-11 1:24:11388人浏览

小桌子来我们家,是在一个小雨淅淅沥沥的下午。当时我正放学回家,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

“咯噔咯噔咯噔……”

我扭头一看,大吃一惊:是一张小小的八仙桌,正冒着雨,踩着水花,像只小狗似的跟随着我。我走快,它也走快;我走慢,它也走慢;我立住不走,它就立正稍息向前看齐。

怪了,世界上还有会走路的桌子。我用手使劲捏了自己一把,生痛,看来不是在做梦。

可是这么一张桌子,虽然它会走路,对我又有什么用呢?如果我把它带回家,碍手碍脚不说,妈妈肯定要训斥我:

“小破烂王,什么劳什子都往家里搬,长大了只配当个捡破烂的。”

何苦呢?我打定主意不理它,只当没看见似的低头往家里走。然而它却挪动着四条短腿,不屈不挠地跟着我。我掏钥匙打开家门时,它用一条短腿踩住了我的裤管,无言地、然而可怜巴巴地求我收留它。

我顿时动了恻隐之心,把门敞开,让它进了屋子,然后用抹布拭去它身上的水珠,让它在客厅里呆着。我心里像挂了十五只水桶——七上八下。

“哪里捡来的破烂?给我扔出去!”

果然,晚上爸爸、妈妈下班回家,妈妈一眼看见了那张小桌子(我家只有三十几平方米,小桌子呆哪儿都扎眼),顿时大发雷霆,喝斥我。

“别怪我,小桌子。”

我在心里十分遗憾地说。妈妈是咱家的最高统治者,她的每句话都是最高指示,连爸爸都得对她俯首听命,我哪敢不从。

这时,一股好闻的香味扑鼻而至,我看见爸爸、妈妈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眼珠子仿佛要从眼眶里吐出来。

你猜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小桌子的桌面上,突然变出满满一桌丰盛的酒席: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山珍海味,应有尽有,令人眼花缭乱,垂涎三尺。桌上还有一壶酒,嗜酒如命的爸爸马上举起酒壶往嘴里倒酒,要不是妈妈狠狠瞪了他一眼,他肯定会将酒一饮而尽的。他恋恋不舍地把酒壶放回原处,咂巴着嘴,翘着大拇指说:

“真香哪,好酒,好酒……”

这是一张有魔力的、会自动开饭的桌子!

那天晚上,我们全家美美地饮餐了一顿。小桌子从此理所当然成了我们家的一个新成员。

小桌子真是太好了!如果我渴了,它会变出一杯冰凉可口的饮料,或者一盒又香又甜的冰淇淋给我;如果我饿了,它会变出各种好吃的玩艺儿:汉堡包、羊肉串、巧克力……我过生日那天早晨,当我醒来时,发现小桌子为我变了一盒香喷喷的大蛋糕,上面用奶油飞凤舞地写着几个字:

“祝你生日快乐。”

小桌子很好客。如果有同学上我家玩,它就会变出各种好吃的东西让我和我的同学们吃得小肚子贺鼓鼓的:什么美国冰淇淋、非洲火腿、菲律宾泡泡糖……应有尽有。

不过对我爸爸的朋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是爸爸的哥们儿,那自然是好菜相迎,好酒相送。但假如来客是一个大腹便便、整天吃喝玩乐的官儿,它就不买帐了。有一回,我爸爸请他的上司到我们家作客,有事找他的上司帮忙。小桌子瞅着那人满脑肥肠,脂肪过剩的样子,楞是一道菜也没有变出来。害得爸爸十分下不了台。为此,爸爸跟小桌子生了好几天的气。但小桌子还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它才不管你高兴不高兴呢!

有一天晚上,王胡子伯伯到我家作客。王胡子伯伯是我爸爸的老战友,现在是某大饭店十分有名的一级厨师,做得一手好菜。

王胡子伯伯跟爸爸聊天的时候,他大讲美食之道,吹嘘他做的菜如何好吃,如何受到行家的赞扬和老外(外国人)的好评,还说每天都有记录采访他,电台报道他。

小桌子一边听着不干了,乘大家不注意溜进厨房里,变了一桌子酒菜。酒香菜香随风飘进客厅。王胡子伯伯猛吸一口,大吃一惊:

“闻香味就知道你们厨房里的酒菜不同一般,快拿出来让我尝尝。”

爸爸本来不想多事,可又不好拒绝王胡子伯伯,只好让我将酒菜全端上来。王胡子伯伯只尝了一口,就满脸通红,恨不得地板裂一条缝他好钻进去。他惭愧地说:

“色香味俱佳,谁的手艺?盖了帽了。跟这位大厨师相比,我做的饭菜科跟泥土和蜡一样难吃。算了算了,我还是改行吧!”

第二天,王胡子伯伯就向饭店递了辞呈,改行当了司机。

小桌子还爱看电视,是个标准的电视迷。每回看动画片时它总是偎依在我身边。如果爸爸硬是要换台看新闻联播,它就会“咯噔咯噔”跺着脚以示抗议。它还爱打电子游戏机,有一回我回家时听见屋里传来枪声、炮声、参叫声,推门一看,是小桌子在玩电子游戏机,打得正带颈呢。

小桌子还挺臭美。有一次,爸爸给它上了一道蓝色的没漆,小桌子顿时焕然一新,显得又漂亮,又干净。小桌子对此十分满意,它乘家里没人时,在大衣镜前照了又照,自我欣赏着。有一回正好被我撞见,它赶紧从大衣镜前跳开。我用手摸桌面,竟然有些发烫——它害羞了。

小桌子最怕的动物是老鼠。因为老鼠喜欢在它的木头腿上磨牙,将它啃得伤痕累累。所以一听见老鼠叫,小桌子就吓得满屋子乱跑。他跑路时发出的“咯噔咯噔”的声音常常吵得我们晚上睡不好觉。

一天晚上,夜很深了,“咯噔咯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把我们全家吵醒了。恼怒万分的爸爸拉亮了客厅里的电灯,正要冲小桌子发火,一个男人暴露在灯光下。他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磕头如捣蒜,哀求道:

“饶了我吧,求求你们,我再也不敢偷东西了。”

原来是个贼。他乘我们全家睡着的时候潜入我们家行窃,被小桌子发现了,它及时把我们唤醒,抓住了小偷

还有一回,也是深更半夜。小桌子又“咯噔咯噔”地跺脚,我们以为又是小偷,慌忙起来看。这时小桌子走到了门边,用短腿敲门。妈妈走过去把门打开,看见对面的居民楼失火了,冒着黑烟,烈火熊熊。消防队员和附近居民正在紧张地救火。

小桌子“噌”地一下冲了出去,我们也跟着去救火。

“妈妈,妈妈——”

三楼上,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哭泣声。是小莉,只有五岁,我上她家玩过。

大火正在吞没大楼,大人们看着火光中的小莉,干瞪眼,一点办法都没有。

“咯噔——咯噔咯噔咯噔……”

小桌子向后退了一步助跑,然后冲进人群,跟个武林高手似的,用四条短腿飞檐走壁,穿过烈火,爬上三楼。

人们目瞪口呆,谁见过会救人的小桌子?

小桌子爬上三楼,让小莉坐在它的桌面上,然后朝不远处的沙堆蹦去。

小桌子落地了,它的四条腿都被火烧着,一条腿折断了。然而小莉安然无恙。人们将小莉从小桌子抱下来,然后用水桶往小桌子身上泼水,将它身上的火烧灭。

小桌子成了家喻户晓的英雄。记者们为它拍照,并将它吹得神乎其神:什么会像超人一样飞翔、力大无穷、徒手跟外星人搏斗过……简直没边了。许多人知道了我们家有一张有魔力的英雄桌子,都充满好奇地到我家来参观,把我们家的门槛儿都快踩平了。为了恢复我们家的宁静,爸爸不得不在门上挂一个牌子,上写:

魔桌出国访问,谢绝参观

这样,到我们家来参观小桌子的人才渐渐少了起来。

小桌子为了救人,烧断了一条腿,爸爸重新给他安了一条新腿。但这条腿毕竟不是它自己的,小桌子从此走起路来一瘸一拐。

更糟糕的是小桌子会变饭菜的魔力从此失去了。爸爸、妈妈不得不重新自己烧菜。幸好有小桌子指导,不久他们也能做出一手色香味俱全的好饭菜,味道一点不比小桌子做得差。

尽管小桌子的魔力失去了,我们一家仍然待它很好。妈妈一有空,就给它“洗澡”,将它全身擦得一尘不染,干干净净。

有一天,我们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人长了一张黄瓜脸,目光浑浊,又瘦又高,说话还有些结巴。

“你找谁?”我爸爸问他。

“我……我……找……找……我的传……传……传家宝。”

“传家宝?”

“就是……就是……就是那……那张……桌子,”陌生人指着小桌子说,“他……他是我们祖……祖上传下……下来的……”

陌生人结结巴巴地说了足有半个小时。最后我们才弄明白:这家伙过去是个农民。小桌子是他祖上传下来的宝贝,具有魔力。这家伙的祖上依靠小桌子,即使在灾荒之年,也不会饿肚子,他们祖祖辈辈都很爱惜它。这两年大家都忙于挣钱,这家伙在家呆不住了,带着小桌子到城市里来,开了一家小饭馆。因为小桌子的好手艺他的生意兴隆。可是他贪得无厌,让小桌子超负荷地劳动,整天做菜、做菜、做菜……终于,小桌子忍无可忍,出逃了。小桌子的主人便四处打探小桌子的消息。不久前他在报上看到了小桌子的照片和报道,便找上我们家来了。

“不行,你不能把它带走。”

妈妈挺身而出。她倒不是贪图小桌子是件宝物,而是怕它跟主人走了会吃苦。

我心里也跟油煎一般着急,我也不能失去小桌子。

陌生人也急了,嚷着要上法院去告我们。

关键时刻,还是爸爸镇定。他拍着那人的肩膀说:“老弟,你试试看它还会不会做饭做菜。要是它还会做饭做菜,你就带走。如果不行,那就把它留下,我们来照顾它。”

那人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于是他冲小桌子喊道:“小……小桌子啊,快……快开饭吧!”

他连叫了三遍,小桌子一点反应都没有。据说这是一句最管用的咒语,过去不管小桌子愿不愿意,他只要念这句咒语,小桌子就会变出好酒好菜来。

看来小桌子是真的不会做菜了。不会做菜的小桌子对它的主人一点用都没有,反而是个累赘。于是它的主人拍拍屁股,悻悻地走了,一边走一边说:“真……真……真倒……倒霉!”

我们家后来添了一套古色古香的家具。小桌子对那张茶色的檀香木桌子极有好感,老往它身边凑。我们一开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才明白它们在谈恋爱,不久,这对痴男痴女结婚了,还生了一个小桌子。我们一家三口同小桌子的一家三口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虽然有点挤,但是很快乐。

我小学升初中那年,有一天早晨我做梦,梦见小桌子说它们要走了。我问它要上哪里去?它说它们全家要迁往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我醒来时,门开着,阳光从外面大把大把摔打进来,三张小桌子都不见了。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到小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