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睡前故事 / 电话大串线

电话大串线

本文发表于2020-3-21282人浏览

打电话就怕串线。你要找你爷爷,可对方说:“错啦,这儿是托儿所!”这多叫人恼火。不过这种事难得碰上一次。

这回可不得了,全市所有的电话一齐串线,乱成一锅粥。据说这是因为来了个外星飞碟,在咱这城市上空考察了三分钟,所以电话受到干扰。电话局负责监听线路的师傅告诉我,这三分钟里他听到了许多有意思的对话,我就把这些对话记了下来。

一个破坏分子找他的同伙联系,没想到接电话的是警察——

“喂,蜘蛛,我是跳蚤。我们的代号为‘鸡飞蛋打’的爆炸计划你清楚了吗?”

“全清楚了。不清楚的是怎样才能找到你。”

“记住:今晚八点在火葬场门口见面。”

“明白啦,谢谢。实在是谢谢!”

“别忘了,晚上八点。”

“忘不了,晚上见!”

甲想同乙商量给丙送礼的事,结果丙本人代替乙听了电话——

“我说小乙,小丙快结婚了,咱们是他的好朋友,总要意思意思吧?”

“那当然,否则还算什么好朋友呢。”

“再说,咱们送礼给他,以后咱们办喜事,他会送还给咱们的呀。”

“嗯……既然是好朋友,就不要他送还了吧,啊?”

“咱们倒没什么,可小丙收了咱们的礼,能好意思不还礼吗?他不吃不穿也一定要凑上这份人情的。”

“那……那多没意思啊。干脆,也不送,也不还,行吗?”

“行是行,可小丙不会生气吗?”

“不会生气的。”

A大夫打电话给B大夫,却和C病人对上了话——

“尊敬的先生,最近我老像鱼一样老喜欢吃蚯蚓,我对这病一点办法也没有,听说您手段高明,特地——”

“什么?您也有蚯蚓病?我刚得到一个方子,还没试过,但据说一定灵,先介绍给您吧。”

“太谢谢了!等一下,我去拿纸和笔……好了,请您说吧。”

“唔,医生要求:服这药时也得像鱼一样,一边游一边吃——”

“别,别说了!”

“给我开方的医生挺有名,大家叫他A大夫…...”

一位旅客要坐火车去外地出差,但他打的电话串到了电影院——

“请问,五点半的票还有吗?”

“您搞错了,只有五点三刻的。”

“不,是您搞错了。我看了时刻表。”

“别说了,您是错定了。”

“您错了又不认错,就是错上加错!”

……

(他们就这样一直争下去。)

有一个匿名电话,本来是想地打到蔬菜公司干部科的——

“听说要把蝴蝶迷提升为菜场蔬菜组组长,这是不妥当的。”

“怎么叫‘蝴蝶迷’?”

“就是迷蝴蝶呗,他家有好几千种蝴蝶呢。”

“这跟当组长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爱好蝴蝶必然不会专心于本职工作。再说,蝴蝶是粉蝶的亲戚,粉蝶的幼虫是吃菜叶的,这么说来,蝴蝶也就是蔬菜的敌人,怎么能让一个喜欢蔬菜敌人的人当蔬菜组组长呢?”

“感谢您提供的情况。我们准备聘请这位蝴蝶迷到我们这儿工作。”

“你们——?”

“这儿是昆虫研究所。”

一个农民捕获到一只珍奇动物,他急忙向动物园报告——

“喂,动物园,我这儿有一只怪兽,三只耳朵五条腿。”

“我这儿是自然博物馆。请问,你那怪兽是死的还是活的?”

“当然是活的。不过,它不肯吃东西,我也不知道该喂它什么。我怕弄死了,所以想请动物园快点接去,他们是行家,有办法。”

“别急,别急。听你的描述,这是一只罕见的珍稀动物,我们博物馆当然很希望能增加这样宝贵的陈列品。不过,它还活着,这就不大好办,我们只能将死动物制成标本。所以你千万别急着向动物园报告,不要怕这怪兽死了。等它一死,请立即通知我们,千万别让动物园知道!……”

一位电影导演找他的演员——

“喂,我已决定由您担任《‘火气大’伯伯》这部片子的主角。”

“我?你是讽刺我吧?”

“哦,错了,我找的不是您。对不起。”

“哼,说一声‘对不起’就完事啦?你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浪费了我的时间,浪费了我的精力……哼!哼!!哼!!!”

“哈哈,看来我还是没错,您的火气比我的演员大得多,就请你来扮演‘火气大’伯伯吧。”

一位作曲家向电台提建议——

“我建议,最好把今天‘歌曲选播’节目里的《笑个够》那首歌抽下来,换上另一首——眼泪汪汪。”

“我不是电台,我是听众,一个歌曲爱好者。《笑个够》和《眼泪汪汪》是同一位作曲家的作品,对吗?”

“哈哈,对极了,真是意外遇知音。我就是这两首歌的作者。我认为后一首歌是我的顶峰之作,而前一首歌太幼稚,太肤浅,太不能代表我的水平了。”

“可是,我和我的许多朋友都喜欢《笑个够》,不喜欢《眼泪汪汪》。”

“是吗?……”

一位当妈妈的突然接到车祸通知——

“请镇静,女士,您儿子不幸遇到车祸。”

“天哪!”

“他已经昏迷过去。我们从他身上找到了您的电话号码。”

“呜……怎么搞的呀,他一定是被坦克撞了!”

“奇怪,您凭什么作出这样的判断?”

“因为我儿子开的是本地最大的超级卡车,除了坦克,什么车子都撞不过他的。”

“什么?原来你儿子是开卡车撞人的那个!见鬼,那骑自行车被撞的青年不住在这里?”

“哼,不知道是哪家倒霉的小子。”

豆制品厂和西餐社联系——

“西餐社,明天有一大帮外宾要来参观咱们的豆制品厂,请帮助准备三百个色拉面包。”

“对不起,我们这儿是旅行社。不过我可以立即支持你三百个面包。这本来也是准备招待客人的,可是外国旅行社派来的代表说他们不喜欢这个。对了,顺便向您订货,这位外国代表想买些中国特产带回去,让家人也一饱口福。”

“他要什么?”

“三百块臭豆腐干。”

一家商店给他们的“协作单位”通消息——

“明天有一部分紧俏商品内部处理,我们打算给你们留一些。明天整日下雨,就请后天来取吧。”

“错了,我们是气象台。不过我们也挺愿意和贵店建立这种协作关系。”

“你们也有什么内部处理的东西吗?”

“呃,我们可以提供‘内部预报’。比方说,根据内部预报,明天中午十二点二十三分至五十七分雨势暂停,我们可以趁这机会来取你们的内部处理品。”

一个少年打电话向一家成人杂志社询问稿件,却遇到一位专门为孩子写作的阿姨(或是奶奶,一位她说话时也像写作时一样,喜欢用娃娃腔,所以听不出她的确切年龄)——

“喂,本人是文学爱好者,我的那篇描写六国间谍大混战的拙作,不知你们过目了没有?”

“嘻嘻,真逗!我呀,一听就听出来啦,你呀,还不满十五岁,是一个想装成大人的孩子,对不对?嘻嘻!”

“我也一听就听出来啦,你是一个想装成孩子的大人。”

“哟,你真机灵。你别装大人啦,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敬个礼,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喂,喂!你……怎么挂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