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睡前故事 / 看门的大黑狗

看门的大黑狗

日期:2020-3-21浏览:62

在城外有一座小楼房,里面住着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他是个退休的老教授,是研究动物学的。他年纪大了,身体也不怎么好,就挑选了这个安静 的地方住下来休养。这里很美,一年四季的风景,就像有名的画家画出来的 那样。光说春天的景色吧,房屋四周的白杨树、柳树、杏树、桃树,有的开 花,有的冒叶子,红红绿绿的,点缀得真好看。从后门走出去就见到一条小 溪,又清又凉的溪水从这里哗哗地流过,好像有个小姑娘一边跳着走路,一 边哼着优美的曲子。老教授为了添加生活的乐趣,还养了一群鸡,一只看门 的大黑狗,另外还种了一块菜地。他种的一片豌豆,跟着季节的变化,早就 长了蔓,开过花,结了豆荚,现在豌豆蔓都褪去了鲜绿的色彩,干枯得索索 发响了;豆荚里的豆子,也坚硬得像弹丸了。早该收割啦。

老教授有一只心爱的母鸡,这母鸡下蛋下得真勤快,几乎每天下一个, 还长得非常漂亮,一身洁白的羽毛,尾巴毛是淡黄色的,鸡冠比哪只鸡的都红,铁青的鸡爪子,这四种颜色配得很协调,谁看见了都会喜欢。有一天, 这只老母鸡吃腻了白米、谷子,想到外面找些新鲜的小虫子吃,她就昂着头, 迈着悠闲的步子,出去散步了。一路上,她找到虫子就吃,见到蝴蝶也去逗着玩,心里很快活。她回头瞧瞧,发现那只看门的大黑狗也跟着来了。她有点奇怪,就问:“老黑哥,你怎么也来啦?”

大黑狗瞧着这只又肥又沉的白母鸡,走上前几步,装出一副笑脸说: “好嫂子,你出来我可不放心,我是专门来保护你的。”

白母鸡听了这话,心里很感激,觉得这大黑狗真好,就连声说着谢谢。 大黑狗睁大眼睛瞧着白母鸡,又往回瞧瞧,见到主人没出来,周围也没有什么人。他点一点脑袋说: “好嫂子,你快过来,我跟你说句话。”

母鸡高高兴兴地跳到大黑狗身边。没想到大黑狗张大嘴巴,一口咬住母鸡的脖子,他的尖利的狗牙很快把鸡脖子咬断了,就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

没多大一会儿工夫,他把这只可爱的白母鸡都装进肚里了,剩下的只有一对长满硬羽毛的鸡翅膀和两根没肉的鸡爪子。大黑狗吃得美滋滋的舔舔嘴唇, 抖动一下全身的毛,洋洋得意地回去了。

到了晚上,老教授总是不见心爱的白母鸡回家,他想,说不定白母鸡贪玩,走得太远了,迷了路找不到家啦,也说不定给黄鼠狼叼走啦。他瞧瞧门 外一片漆黑,伸手见不到五个指头,那就到明天再说吧。第二天大清早,天刚有点蒙蒙亮,老教授带着看门的大黑狗去找白母鸡了,他找着找着,在一 丛野蔷薇花的旁边,找到了那对羽毛零乱的白翅膀,还有吃剩的鸡爪子,他 知道出事了。那么凶手是谁呢?老教授很快就想到黄鼠狼,俗话说:黄鼠狼 给鸡拜年,不怀好意。这只白母鸡,当然是给黄鼠狼吃掉的。

老教授那座小楼房的附近,确实有只黄鼠狼。这几天,黄鼠狼正忙着抓 老鼠,他在那块豌豆地里,已经抓了十多只老鼠。豌豆老了,没有去收割, 就叫老鼠一大把一大把地抱到洞里去储藏啦。豌豆地上的豆荚有很多很多, 老鼠还要偷,黄鼠狼也还要抓老鼠。说句老实话,这样忙的时候,黄鼠狼连 做梦也没有想到要偷鸡吃。黄鼠狼万万没有想到,老教授带着看门的大黑狗, 正要找他呢。老教授是个办事公道的人,他现在要为白母鸡报仇,决不会叫凶手随便溜掉的。他断定凶手是黄鼠狼,他想,这是很普通的常识,谁都会 这样想。

大黑狗看出主人的心事,他更放心了,就摇着尾巴在主人的身旁绕圈子, 希望主人对他信任,对他不会有半点怀疑。老教授轻轻拍着大黑狗的脸,小声说:“大老黑,你带路,咱们快去抓黄鼠狼。”

大黑狗尾巴摇得更欢,跑到前面去了。老教授跟着自己认为最忠心的看门狗,朝着一块荒草地走去。那里有好些旧坟堆,七零八落的,掩没在荒草丛里,也有些高高耸起的小坟堆,前面立着歪歪斜斜的石碑,年代久了,有 的连石碑也埋进土里了。大黑狗知道黄鼠狼的家在哪里,他很快就找到一个露出大窟窿的旧坟堆,坟里的朽木棺材早给什么人掏空了,望进去黑洞洞的, 像是个没有尽头的洞。大黑狗停下来汪汪叫着,告诉主人这就是黄鼠狼的家。

老教授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洞跟前细细地瞧,发觉这洞很深,他想找到洞的另一个出口。

机灵的大黑狗领会主人的意思,就抢先去找了。他很快在两丈多 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洞口,这洞口是隐藏在一丛酸枣树下面的,粗粗一瞧, 不容易找出来。老教授拍拍大黑狗的脑袋,表扬他的聪明,大黑狗这时候真 有说不出的高兴。

老教授叫他紧紧守住这个洞口,自己跑到几棵大树下面, 捡了些枯树枝,加上一些早就死去的枯藤,堆在旧坟堆里的那个小洞口,放火烧起来了;浓烟在坟堆的大窟窿里翻滚,也窜到里面的小洞口,那就是黄鼠狼的家。老教授怕浓烟进去得少,还脱下头上的大草帽扇着风,让浓烟尽量地灌到小洞里去。

黄鼠狼抓了一夜老鼠,白天正要好好睡一觉,他给浓烟熏得直呛,没法再睡了。更害怕的是知道有谁要抓他,得赶快逃命。他来不及多想,就从另一个洞口冲出去,呼的一下,黄鼠狼从洞里窜出来了,大黑狗哪会放过他,赶紧撒开腿去追,快要追上的时候,黄鼠狼放了个救命屁, 熏得大黑狗吐出舌头直喘气。黄鼠狼跑远了,大黑狗又使出全身的力气,没命地去追。他知道,这是他讨得主人欢心的好机会,这样的机会可不能错过啊。他追呀追呀,前面有一堵高高的篱笆墙,挡住了去路。黄鼠狼正要拐弯 飞跑的一刹那间,大黑狗冲上来了,狠狠一口,咬住了黄鼠狼的脖颈,一下子就把黄鼠狼咬死了。

等到老教授追上来,弯着腰拨拉一下黄鼠狼,只见黄鼠狼摊在地上再也不会动弹了。老教授笑着对大黑狗说: “大黑狗,你给白母鸡报了仇啦,我该怎样感谢你呢?”

大黑狗拚命地摇着尾巴,把脑袋贴到主人的小腿上,显得挺亲热地唔唔 叫着,他自信又有了功劳。

过了几天,老教授带着麻袋,到菜地里去收老豌豆,他一瞧,傻啦,怎么豌豆荚都不见了?剩下的只是一堆堆乱糟糟的豌豆蔓。他不知道,自从黄鼠狼给大黑狗咬死以后,那些老鼠就大着胆子偷老豌豆了,他们把大堆大堆的豌豆荚都搬进洞里,所有的老鼠洞全塞满了,还挖了好多新洞,来储藏大量的老豌豆,够他们吃上好几年。

老教授确实是个很正直的好人,可是,有谁能告诉他呢?狗也要偷鸡吃的,黄鼠狼也会抓老鼠的。他自己好像也在书里这样写过,那是不是忘啦? 这我可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