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睡前故事 / 吹牛的下场

吹牛的下场

本文发表于2019-11-7 21:24:25337人浏览

有一天,一个商人走在一条乡间小道上,他遇见了一个同路的农民。这个商人就像他那个阶层的大多数人一样,非常贪婪,因为一天没有赚到钱,他感到十分难过。但是当他看见走在他前面的农民时,他兴奋了起来。

“好运来了,”他自言自语道,“让我看看在这个农民身上能不能捞点好处。”于是他加快脚步赶到农民面前。

他们见了面,互相礼貌地寒暄了一阵之后,商人对农民说:“刚才我还在想自己真是很无聊,好在看见了你,既然我们同路,我们就互相做个伴吧,可以打发一下这无聊的时光,使我们的路程感觉起来不那么漫长。”

“非常乐意,”农民回答道,“但是我们聊些什么呢?像你这样的城里人是不会乐意听牛群、庄稼之类的话题的。”

商人说道:“哦,我来告诉你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吧!我们分别讲一个自己能想到的最不可思议的故事给对方听,谁要是先怀疑对方故事的真假性就得给对方一百卢比。”

农民同意了这个提议。既然商人的地位比自己高,农民便请求商人先开始讲故事。同时农民暗暗地打定主意,不管商人的故事多荒诞,他都不会表现出任何怀疑。于是商人便开始讲故事了。

“一天,当我正沿着这条路走着,我看见了一个商人和一队驮着货物的骆驼——”

“很有可能,”农民咕哝道,“我也看过类似的情景。”

“不少于一百零一头骆驼,”商人继续道,“它们由绳子全部串在了一起,后一头骆驼的鼻子与前一头的尾巴系在一起,延伸在这条路上,差不多有半英里长——”

“是吗?”农民说。

“是啊,一只老鹰猛扑向最前面的骆驼,艰难地把它拽向空中,由于这些骆驼都被系在了一起,所以其他的一百头骆驼也不得不跟着上了天空——”

“那只老鹰的力量真是太神奇了!”农民说道,“不过,是啊,毫无疑问,是的,一百零一头骆驼——后来老鹰把这些骆驼怎么样了?”

“你怀疑了?”商人问道。

“一点也不!”农民看似真诚地说道。

“好吧,”商人继续道,“这时邻国的公主刚好坐在她自己的花园里,一个宫女正在给她梳头。那只老鹰牵着它的猎物飞到了她们的上方,公主便朝天上看,头往后一仰。这时骆驼踢了老鹰一脚,老鹰便失去了控制,于是一百零一头骆驼刚好掉进了公主的左眼里!”

“可怜的家伙!”农民说道,“东西掉进眼睛里很疼的。”

商人此刻兴致高涨起来,他继续说道:“公主摇了摇头,捂着眼睛跳起来,‘哦,天那!’她叫道,‘有什么东西进了我的眼睛,刺得好疼啊!’”

“一般是这样的,”农民评论道,“完全真实。那可怜的公主怎么办了?”

“听到她的叫声,宫女说:‘让我瞧瞧。’于是她揉了一下公主的眼睛,一头骆驼就从里面掉出来了。宫女就把它放进了口袋——然后她又将自己的头巾卷起来,把它当做鱼竿,像钓鱼一样把另外一百头骆驼从公主的眼睛里钓出来,接着又把它们放进她的口袋。”

这时候商人已经气喘吁吁了,但是农民看着他不紧不慢地说:“怎么了?”

“现在我实在想不出了,”商人回答道,“这就是结局。对于这个故事,你有什么要说的?”

“太棒了,”农民回答道,“毫无疑问,完全属实!”

“好,现在轮到你了,”商人说,“我等不及要听你的故事了,我相信肯定很有趣。”

“是啊,我也这么认为。”农民回答。

于是农民开始说他的故事:“我父亲是个富有的人。他有五头母牛,三头公牛,六头水牛,还有很多山羊。但是在他所有的财产中,他最喜欢的是一匹母马。它是一匹良种马,确实很不错!”

“是的,是的,”商人插话道,“继续!”

“我不是正在继续嘛,”农民说,“不要催我!有一天,它运气不好。我父亲骑着它去集市,用的马鞍已经快破了,所以这个破马鞍把它磨伤了。当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它背部的伤已经有你手掌那么大了。”

“是的,”商人很不耐烦地说,“然后呢?”

“那个时候是六月份,”农民说,“你知道在六月份,有时空气里会充满尘土。这个可怜的家伙的伤口里掉进了些尘土,更糟的是,这些尘土里竟夹杂着些小麦的种子。于是在适宜的温度与湿度下,小麦的种子开始发芽生长了!”

“环境适宜,麦子都会发芽的。”商人说道。

“是的。后来这株马背上的麦粒产出了近乎一百英亩田产量的小麦,我们不得不雇了二十个人来帮忙收割!”

“一般来说是要雇额外的人手来收割的。”商人说道。

“我们从那匹马的背上收获了一万多公斤的小麦!”农民继续说道。

“好收成!”商人咕哝道。

“于是你的父亲,”农民说道,“一个不幸的可怜人无力维持生活——”(商人鼻子里发出鼻息声,但是又无声了)

“——来到我父亲跟前,把两手放在一起,尽可能地显得卑谦——”

这时商人愤怒地瞥了一眼他的同伴,咬着嘴唇,尽力使自己保持冷静。

“‘我有一个星期没有吃东西了。哦!好主人,请从您储备的小麦中借给我四百公斤的小麦吧,我会偿还给你的。’

“‘当然可以了,我的邻居,’我的父亲回答道,‘你需要多少就拿多少吧,你有能力的时候再偿还。’”

“是吗?”商人愤怒地问道。

“是的,他拿走了小麦。”农民回答道,“但是他从来没有偿还,这个债务一直拖到了今天。有时候,我在想要不要通过起诉来讨回它。”

商人开始用左手的拇指快速地拨动起右手的手指,嘴唇快速地计算着。

“怎么了?”农民问道。

“小麦便宜点,我会赔给你小麦的,”商人说道,满脸失望而又故作冷静,因为他记得按照他们的约定,他一定要给农民一百卢比的。

直至今天,当一个人欠债时,讨债的人还会说起这个故事的一部分:“给我钱,要不,至少要给我小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