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母爱小故事 / 我是娘胸口的痛

我是娘胸口的痛

本文发表于2020-8-358人浏览

我是娘胸口的痛

去年的母亲节,我本不打算回老家的,但早上,父亲打电话来,说娘的胸口又痛了。

我买了一束康乃馨,去了车站。回到家时,母亲正拥被坐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娘,胸口好些了么?我把康乃馨放在床头上,问她。母亲摸着我的脸,端详了半晌,说,娘见到你就好多了,瞧你,比几个月前瘦了,多吃些饭,娘给你荷包几个鸡蛋。说完,母亲撩一开被子下了床。我扶着母亲说,不忙,我刚吃过早饭,再说你身子不好,就别忙活了。

母亲说,你放心吧,娘这病就是怪,说来就来,说去就去,痛上来揪心,好了又和正常人一样。母亲的脸上像抹了一层红晕似的,气色果然好多了。

过了片刻,母亲荷包了三个鸡蛋,全放在我眼前。我吃了一个不想吃了,就把鸡蛋拿在母亲脸前。母亲又放回我面前,说,听娘的话,都吃了,吃了身子就结实了。娘说这话时显然还把我当孩子。记得小时候,我因为身子瘦弱,经常得病,母亲就给我荷包几个鸡蛋,让我吃下去。有时,我嫌荷包鸡蛋的口味太淡,吃不下,母亲就这么劝我。想到这,我顺从地拿起鸡蛋。我吃的时候母亲就在一边看着我,直到我把鸡蛋全吃进去,她才宽慰地一笑。

想想,母亲的胸口痛了十几年了吧。记得我刚去县城读书时,第一次离开父母住校生活,因为贪恋着星期天和同学们在县城闲逛,所以直到两个月后才回了家。回家那天,正看到母亲一只手抓着椅背,咬着牙,额头浸着汗水,而一只手攥着拳紧按在胸口。当时,我吓坏了,父亲又没在家,我想骑上单车去喊村里的医生。哪知母亲见了我,抓过我的手说,没事了,娘痛一会就好了。说着,就把我拉到身边,上下的打量着我,脸色也渐渐恢复过来。从那时起,母亲就多了胸口痛的病,每隔一段时间就发作一次。

毕业后我就参加了工作,后来在城里有了自己的小巢,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母亲的胸口也断断续续一直痛到现在。这期间,父亲给母亲请过几次医生,也吃了一些药,但就是不见效。

想到这,我忍不住说,娘,你这胸口痛的病早该治疗了,要不我陪你去省城的医院检查一下吧?

母亲摇摇头说,你不知道,娘这胸口病是药治不好的。

我忙说,省城的医院有几家是全国一流的,你这病应该看得好。

母亲握着我手,轻轻地说,傻孩子,你就是娘胸口的痛啊,只要娘能常常看到你,就啥痛也没有了。

蓦地,我的心一痛,泪水夺眶而出。

原来,牵挂,是娘胸口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