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母爱小故事 / 平凡的母爱

平凡的母爱

本文发表于2020-8-3最后修改于2020-8-836人浏览

平凡的母爱

我往家里打电话,无人接听,稍后再拨,仍是盲音。我的心里忐忑不安,现在是晚饭时间,怎么会没人接电话。我坐下来看电视,眼睛在荧屏前游一移,心里满是不敢推敲的假设,终于还是忍不住,拨通了爸爸的手机,“你妈妈明天做手术,我们在医院里。”简单的一句话,似一股疾风掠过我的耳畔。

第二天清晨,我把女儿送到学校,匆匆赶往医院。妈妈正在做术前准备,抽血、化验、量血压,刚折腾一轮下来。妈妈见我来了,叹了一口气,“我不让你爸爸告诉你,怕影响你工作,净给你添麻烦。”我心头一热,想安慰妈妈几句,眼泪却扑簌簌落下来。

妈妈曾经是军嫂,为了支撑这个家,多年来她默默无闻地奉献着。妈妈文化程度不高,她很少给我们讲大道理,可是她善良、正直、节俭、勤劳,她用自己的言行影响着我,让我时常自省内心,不敢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这些年来,妈妈的爱象一件羽衣,托着我向上飞翔,可是不知从何时起,游丝状的浮云遮蔽了妈妈的瞳仁,她的视力越来越差,以至于要通过手术恢复光明。

上午十点钟,妈妈被推进了手术室,接下来是漫长又难捱的等待。一个小时过去了,护士急声喊道:“十九床病人手术成功,家属过来接应。”我从座位上弹起,冲到手术室门口。妈妈眼睛缠上了纱布,我握着她那双瘦峋的青筋突起的手,一步步向病房走去,我这才发现她的鬓角已染秋霜,这是岁月留下的印记,承载着多少个日日夜夜的操劳。

术后的那天中午,我回家炖了鸡汤送到医院,刚踏进病房门,病床上的妈妈侧过身来,说:“叶子,你来了。”病房里住有三个病号,不时有家属前来探望,妈妈却能准确地听出我的脚步。我扶妈妈起床,把鸡汤盛到勺里轻轻地漾,然后凑到妈妈的唇边,妈妈过意不去,执意要自己端起饭盒吃饭。妈妈吃得鼻尖渗汗,吃完后轻轻地说:“吃得真香,叶子做的饭就是好吃。”我不禁脸红,因为在家里多数时间是妈妈掌厨。

如果不是因为患病的缘故,妈妈很少能这样安静地歇息几天。吃过饭,我倚在妈妈的床前,陪妈妈聊起家常。一岁整会走路,八岁高烧不退四处求医,初中时获得市数理化知识竞赛一等奖……我惊奇地发现,几十年前的陈年往事,妈妈如数家珍地娓娓道来,甚至连时间、地点都准确无误。听到开心处,我不时爆出一阵笑声,笑着笑着,渐渐地湿了眼睛。除了妈妈,还有谁熟知我成长过程中的快乐与悲伤,掌握我倔强而柔情双重性格的破译密码。妈妈平时慈祥而威严,她很少流露内心的情感,此刻我才蓦然醒悟:爱在细节,爱在低处。

住院第七天,蒙在妈妈眼前的纱布被缓缓掀一开,如同揭晓一个谜底,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妈妈睁开眼晴,四下探寻,最终将目光定格在我的脸庞,她轻轻地唤一起我的小名。我坐到妈妈床前,望着她那双充满爱意的眼睛,深切地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与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