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母爱小故事 / 24小时的母爱

24小时的母爱

本文发表于2020-8-334人浏览

24小时的母爱

想想以前,我脸庞红润,身材瘦削轻一盈的如一只燕子,穿行于我任教的校园。学生们都亲切的称我“燕子老师”

结婚后,身子更单薄了,我小心翼翼起来,肚子山尖似的逐渐凸起,因为我将要做妈妈了,我要小心呵护将要出窝的‘小燕子’哪!怀到七个月,肚子便拢成了一座高峰。母亲干脆把我接过来日夜照顾我。每每吃饭,她就心疼地说:“干脆把碗搁到你肚子上吃得了,呵!瞧你肚子大的,等孩子出生,我这做外婆的,要好好教训他们,看把你折腾的!”我亦笑,心却是暖暖的。

几次去检查,医生总是说“呦!来了啊!瞧你怀孩子笨的,孩子肯定会提前出生,以往我检查怀双胞胎的,没人能怀到足月的。”然后又补充:“b超检查孩子们顺头顺脑,到时候一定要自然生产,千万不要剖腹哦!”

我一叠声的答应,尔后便深深担心,害怕能吃的孩儿提前来见妈妈。小调皮们不仅把我肚皮撑的起明发亮,还青蛙跳跃般的又伸胳膊又踢腿,肚皮一鼓一鼓,‘扑通、扑通’的很好玩。看着薄且透明的肚皮,我就傻傻地幻想,就这么看得见孩子,该有多好啊!

临近预产期,身子笨的走路都要扶墙壁,母亲紧紧跟随我。有人说剖腹算了,孩子越大身材就越难恢复!这时,我便温和的笑,为了宝贝更健康更聪明,自然顾不了自己的美了。

预产期过后,还没动静,母亲更是日夜守护着我。十月二十日晚八点左右,我感觉肚子很不舒服,下边好象‘哗啦哗啦’的流出了许多液体,便慌了,连忙告诉了母亲。

已躺下的母亲忙披衣而起,神色镇定的说“羊水破了,怕是要生,快去医院!”

老公带我赶往医院的路上。一路上,风温柔的摩挲着耳根,肚子疼的更狠了,我闭着眼忍着,二十分钟后,医院到了。

老公与随后赶来的母亲把我扶到产房,值班的医生检查后,平静地说:“还早呢!病房去吧!”听医生的话,我乖乖躺到病床上,焦急地等待分娩。

夜,无缘由的漫长起来。

以前的我总爱抚摸着肚皮甜蜜入睡,一觉醒后,天就泛白了。但今晚可真漫长啊!心里数着一滴又一滴的注入胳膊里的催生液体。默默承受着肚子如山一样的压迫,和阵阵袭来的疼痛。不能翻身亦不能动弹的我,只能直一挺一挺的躺着,因为稍一侧身,小宝贝就会调皮的拥抱在一起。肚子上的全部重量就压迫到侧位,自己更难受了,也惟恐孩子呼吸不畅通,所以,即便再难受,为了亲爱的孩子顺利出生,我只有忍着。

午夜两点了,我头上渗出的汗水一茬又一茬,红润的脸已惨白一片,嘴唇被自己咬的都破了。母亲吓坏了,一遍遍往值班医生那里跑“大夫,再去看看我女儿吧!”

去多了,医生不耐烦:“哎呀!你这个老太婆,没听说过瓜熟蒂落么?!到时候,自然要生的!”看母亲不走,便白眼说道:“亏你也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不懂这样道理么!”

母亲便讪讪,难为情的喃喃道:这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她怀的可是俩孩哪在母亲关切焦急的眼神里,好不容易捱到了天亮。

我等啊等啊,等的身上的每个毛孔收了张张了收。中午时分,肚子安静下来,羊水怕也流光了,我恹恹地躺在床上,一丝力气都没有了,但心底有个信念在呐喊“一定要挺住哪,为了孩子,一定要忍住!”母亲哀求医生为我拔掉扎在手腕上的催生针头,以减轻点压迫。她心疼的都哭了,不住气的对我说“小音哪,你喊吧,喊出来舒服点!”我哪里还有力气再喊叫,只盼望孩子快点出生。下午上班时,主任医生来了。

母亲看到主任进来,一把拉住主任的手,几乎已半跪的姿势泣不成声的说大夫,救救我的孩子吧,那可是三条命啊然后便是流泪。虚弱的我,听着母亲的哭声,心里更难受。主任检查后,果断的一挥手,急急地说:快!胎儿心音不稳定,马上输氧,孕妇难产,立即手术!

我被小心的抬上手术车。静静躺在车上后,肚子反而不疼了,我镇定的如同生过几个孩子的女人。握住母亲和老公的手,泪,悄悄的流了下来。

上了手术台,推针,麻醉,一股巨大的沉重从后背传来,而后才扩散开。被抬上手术台的那一刻,我心里清楚的如同明镜台。耳边传来医生用刀‘嗤嗤’划怕肚皮的声音,自己却一点都不害怕。医生问:“疼么?”我还笑着回答:“不,一点也不疼,您尽管划吧,我不怕的。”又听医生对护士说:“糟糕!刀太钝了,换一把!”我心便‘嗖’地紧了一下,很快医生那里恢复了平静。我一边担心着孩子,一边,迷糊的睡着了。

待醒来,感到身边晃动着一群忙碌的人影,隐隐听到说话声“快!接孩子……哦……轻点,轻点赶快,扶好输液瓶拿小被子,包好孩子”咳!秤了么?多重秤了,真不轻啊,一个七斤九两,一个六斤九两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摸我的额头,我一把拉住她的手问:孩子呢?孩子哭了么?没什么问题吧?

“放心吧,孩子乖着呢!刚才被医生倒过来拍屁股都哭过了”原来是母亲,她喜滋滋的说:“两个都胖乎乎的都很健康。”然后俯到我耳边宝贝!放心的睡吧我听后喜及而泣。母亲抱来孩子给我看,妞妞粉嘟嘟的小脸,安静的睡容,儿子挥舞着小手,正张牙舞爪的‘啊……啊’的叫着。

我闭上眼,感受这24小时的等待后初为人母的欣喜,感受24小时的母亲对我的爱,和我对孩子的爱,都化为母亲对孩子一辈子绵长悠远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