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母爱小故事 / 母亲的容颜

母亲的容颜

本文发表于2020-8-346人浏览

母亲的容颜

知道她,是在中国十大杰出母亲的颁奖典礼上。作为十大杰出母亲之一,她并没有走上颁奖舞台。当获奖的母亲上台接受奖杯和鲜花,唯有她,抱着孩子接受采访。大屏幕里,毁容的她始终没有面对镜头。倒是她的孩子,伏一在母亲的肩头,小脸儿粉嫩干净,呀呀学语。

这位母亲叫熊丽。熊丽曾是一名漂亮的花鼓戏艺人。那时的她,还没有做母亲,一袭黑发,眉目端丽。经常登台演出。她演的民间花旦,灵秀,生动,扮相好看。在湖北仙桃剅河镇的十里八乡,熊丽小有名气,很受当地群众的喜爱。

12月的一天,怀着6个月身孕的她出外演出。返程路上,客车与一辆大货车相撞。猛烈的撞击中,装满烧碱的大货车倾倒。一车的烧碱啊,顺着客车的窗口泼撒……

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中,坐在窗口的她,成为事故最严重的受害者。躲在医院的病床上,她的脸、背和四肢,全身重度烧伤。唯有腹部两块巴掌大的皮肤,完好无损。这正是腹中胎儿所在的关键部位。原来,在烧碱泼下来的那一刻,她用双手紧捂着肚子。母性使然,这个下意识的动作,使腹中的胎儿免受其害。

灾难来临时,当一个女人双手最本能的呵护,不是捂住脸颊,而是紧一贴腹部。因为这个女人就要做母亲。孩子躲过一劫,可接下来的烧伤治疗中,一个残酷的选择又摆在面前:接受救治就要大量用一药,必须放弃胎儿,否则有毁容的危险。

要孩子,还是接受正常的康复治疗?她的夫伏一在病床前劝,还年轻,身体要紧啊。等你康复了,咱再要一个。可是,她哪里舍得?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已经蠢一蠢一欲一动,时不时动动手脚,让她先体会到了一个母亲的幸福。

她选择了前者。为了不影响胎儿的正常发育,抗生素等有效药物禁用,她的深度烧伤不能有效医治。在医院待产的日子里,只能保守疗法,用简单的外缚、擦药来缓解伤口的恶化。

她的伤口很快一感染、溃化了。医生用手术刀清理创面,一层层剐去腐肉。怕孩子受到一丁点儿伤害,熊丽不打麻针。每次清理伤口,炼狱般的痛苦就扑向她。一刀一刀剐下去,钻心的疼扯咬着,每一丝痛,都痛入骨髓。她任凭自己把嘴唇咬破,也没有注射麻药。她清醒地知道,这个非常时期,身体能承受多大的痛,也就意味着腹中的孩子有多安全呐!

37天后,一个健康的男婴出生了。和天下的母亲一样,熊丽终于做了幸福的妈妈。然而,由于待产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熊丽的康复效果很差。身体创口大面积结疤,脸和颈部留下永久性疤痕,面目扭曲,造成严重毁容。

失去了美丽容颜,出院后的熊丽,一直在家带儿子。昔日那个漂亮的花旦,如今面容丑陋。也许,她再也不能,对镜贴花黄理云鬂;再也没有机会,登上舞台甩水袖。甚至,她再不能与人从容相对。面对中国十大杰出母亲的采访,怕吓惊到人们,熊丽一直背对着镜头。

我无法目睹熊丽现在的样子。我只看到她怀中的孩子,清秀可爱,有着花朵般笑脸。在孩子的笑脸中,我和现场观众一起,静静地,静静地,泪流满面。也许,对每一个孩子来说,母亲的呼唤,是世上最甜的声音;母亲的笑脸,是世上最美的容颜。然而,每一个母亲都明白,所有的女人都会年华逝去,所有的母亲都会面容老去。当容颜以生命和母爱的形式延续,这所有的失去就变得很有意义。因为母亲知道,人世间,孩子的笑脸就是母亲最美的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