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母爱小故事 / 守在校门口的母亲

守在校门口的母亲

本文发表于2020-8-337人浏览

守在校门口的母亲

刘松仁是位高中老师,这天早上在匆匆进学校大门时看到一位像是来自农村的中年妇女,臂弯上挎着一个沉甸甸的蓝布包袱。此刻正是一年中最冷的严冬腊月天,北风呼啸寒气浸骨,那位妇女显然冻坏了,头发凌一乱脸色青紫,上下牙床“咯咯咯”地撞击着。不知怎的,刘松仁一下子想起自个母亲的样子来,以前上初中、高中时母亲也常在学校门口守过他的,又有哪位母亲没有在校门口眼巴巴地守过自已的孩子呢?

刘松仁心中十分不忍,上前两步客气地说:“请问您在等谁啊?”

那妇女一听连忙用谦卑的口吻回答说:“我等我的儿子,叫齐飞,他马上就要高考了,学习可累了,我就从家里带了些熟鸡蛋什么的给他补补脑子。”

刘松仁点点头,正要开口请她进门卫室避避寒,可忽然想起了什么,当下不再说话,逃也似地大步进了校门,他害怕再耽搁一秒钟就会请会改变主意的。

在教室里刘松仁打量着同学们的脸,这课是作文课,不出所料,大部份同学的脸上都露出心不在焉甚至厌烦的神情,有一位同学干脆用书挡着脸,刘松仁一看就知道这位同学假装看书其实在打瞌睡,昨夜他又熬夜上网了吧?刘松仁当然清楚同学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因为作文课实在是一门无可奈何的课,往往讲了也等于白讲,就看哪位同学更擅长胡编乱造了,枯燥之极的学生生涯哪有那么多的真情实感啊?

刘松仁冷不丁开口说:“现在请同学们全部到窗户口,仔细观察咱学校大门口的一个人,时间为十分钟!”

同学们先是一愣,随即一下子兴奋起来,伴随着一阵稀里哗啦的桌椅碰撞声,个个争先恐后地涌到了窗户边,那个打瞌睡的同学也被同座叫醒,只好满脸不情愿地挤了过去。

同学们看到了什么?他们看到不远处的大门口那灰白空旷的水泥地上站着一个人,一个冻得浑身缩成一团的中年妇女。寒风一下一下撩一起她枯黄的头发,可以看到她的脸越发青紫了,不住地搓手、跺脚、双手拢在嘴边呵气,可这一切看上去没有多大的用。

过了一会儿那妇女忽然放下臂弯上的蓝布包袱,用僵硬的手指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打开来,然后拿出一块饼,饼肯定冻得像铁一样,那妇女歪头咬了小半天才咬下一块,就着寒风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

看着看着,先前嘻嘻哈哈的同学们个个露出了严肃的样子,有的女同学眼圈已悄悄红了。这时站在同学们身后一直默默看着的刘松仁开口了:“实际上你们看不到,那位妇女手上、嘴唇上满是细小的血口子,因为她已冻了好长时间了,我还知道,她的包裹里有更好吃的东西,可她为什么宁愿站在寒风中挨冻呢?她为什么不吃那些更好吃的东西呢?因为她在等她的儿子放学,好把从老远的家里带来的东西给她儿子补脑子。现在请同学们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写下这篇作文!”

同学们一回头,正看到老师在黑板上一笔一画地写下一行字“守在校门口的母亲”。同学们惊讶极了,他们从未看到一向平稳的老师粉笔字写得如此之大、劲更是大得惊人,以至于粉笔与黑板一刻也不停地发出“吱吱”声。

同学们立即奋笔疾书起来,没有一个像以前写作文时咬笔发愣的,是刚才的一幕触一动了他们的灵感,不,是灵魂,因为刘松仁分明看到一位同学在偷偷地流泪,尽管拼命压抑,但泪水还是像瀑布一样从指缝里流了出来。

刘松仁再也忍受不了心中的谴责,打开门飞一般地跑到校门口,二话不说拉着那妇女进了暖和的门卫室,又倒上一杯热茶。

这篇作文的最高分破天荒的被一个以前作文及各门功课都较差劲的男同学得到,得到高分并非他的文采,而是充沛其间的真情实感,有悔、有痛、有恨,更多的是爱和决心,后来这位同学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玩命地用起功来。

这位同学就是那母亲要等的儿子,齐飞,是刘松仁的学生,就是那个上课打瞌睡的学生,也正是那个流泪不止的学生,实际上从站在窗户口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在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