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母爱小故事 / 最后一家医院

最后一家医院

本文发表于2020-8-357人浏览

最后一家医院

那时候我还在上初中,应该是初二,正是放一荡不羁的年纪,我可以将自行车大撒把,而且会甩车大掉头。那会儿从来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大难临头。

记忆不是很清晰了,如果你经历过类似的事你就会明白,当时的场景已然成了碎片,让人分辨不清。但愿你永远都不会遇到。是的,我出车祸了,在一个拐角处,我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我飞驰的自行车就撞上了一辆同样也飞驰而来的面包车,而后我就眼前一黑,似乎还有许多雪白的东西朝我扑来,而后就空白了,又像是进入了无底洞,身子直往下坠。

这之后的事都是母亲叙述给我的,而且慢慢刻入我的脑际,好似我自己亲眼目睹了那惊心动魄的场景一般。

儿子很晚了都没回家,母亲能不着急吗?她就一路寻来。刚出门的时候就听别人议论不远处出车祸的事,母亲心里一咯噔。是的,天下的母亲都时刻担心着自己的孩子。但母亲还没有很在意,只是想,那不可能是自己的孩子。后来又听人说是个学生,骑自行车的学生。母亲就冒汗了,心狂跳起来,她就将急匆匆的步伐变作飞快的奔跑,向出事的地点狂奔,连腿都有些哆嗦了。但母亲还抱着侥幸的心理,默念,那不会是自己孩子的。

可当赶到拐角,她很快发现了我的自行车,还有地上的一滩血迹和四处的点点血斑。母亲说那一刻差些晕倒,但她挺住了,是啊,要先找到自己的孩子,他现在在哪?于是她先是用颤一抖的声音面带惊慌地问路上的行人。没人知道,知情者早离开了。但还是有人很快提醒她,既然不在现场,那就是送医院了吧!

对,是送医院了,母亲就开始挨个儿医院寻找,在县城奔跑着,像个疯子。她的头发早乱了,汗水和泪水满脸都是。街上的人都惊恐地望着异样的母亲。

一家挨着一家医院问,母亲跌跌撞撞,重重跌倒了好几次,头越来越晕,悲伤越来越巨大。这家医院没有,那家也没有,近处的几家医院都没有啊,母亲快要疯了。她开始向远处的医院奔跑,咬着牙,强忍着悲痛。可怕的念头每每掠过,她就险些晕倒,她想起最近看到过报道,有的司机撞人后逃匿,有的将伤者抛到荒野。母亲怕得要命,她的腿僵硬地哆嗦着。又一家没有,又一家没有。母亲快跑不动了,虽然县城不大,医院不算多,母亲真的快要晕倒了。要说,送也要先送到近处的医院才对啊,可近处都没有,还剩最后一家医院。

是的,还剩下最后一家医院。要再没有,母亲就要晕倒了,要疯了!

母亲于是颤颤巍巍跑进医院。一进门,就高喊:有个被撞的学生被送到这了吗?!我儿子在这儿吗母亲的目光呆滞,脸上是泪水和灰土的混合物,带着祈求的表情。母亲说那时她的心在嗓子眼,这不是个比喻,真的在嗓子眼,她能感到自己的心就悬在那儿。看门的大爷很快明白了怎么回事,他赶忙说,有个刚送来的,你去看看。

母亲很快在病房看到我了,她一下子扑到我的床上痛哭起来,嘴里叨念着我的名字。一路上,母亲都叨念着我的名字,想着自己的孩子,这下可算找到了。

那个司机跑了,把我丢到这家郊区的医院就跑了。

母亲说刚看到我那会儿,我的嘴里一直轻轻呼喊着“妈妈妈妈”。

好在我的伤并不重,只是脑部被撞得暂时昏迷,胳膊腿都完好,有些轻微骨折。在医院母亲一直细心照料我,我很快就好了,出院了。

可我一出院,母亲却累病晕倒了,住院了,住了好长时间,险些没有醒来。

那之后,我办事一定小心。我知道了我的命不仅仅属于我。每每想起车祸的事,我就心痛难熬。是啊,还剩最后一家医院,那是我和母亲刻骨铭心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