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母爱小故事 / 祥子的首付款

祥子的首付款

本文发表于2020-8-338人浏览

祥子的首付款

如今的楼市真是天价!祥子看中了陽光小区三楼一处三居室的房产,要价二十四万。首付八万,其余分二十年付清。

光是首付款,祥子就挠了头。祥子把积攒了十年的积蓄都拿出来,还差三万多。这可如何是好呢?贷款吧,利息太高,只好试试请亲戚朋友帮忙了。

祥子先是找到最要好的朋友大李,大李听说是这档子事也直挠头,说,祥子,你听我说啊。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手头也紧。看看,我刚买的这部跑出租的车,还没运营多久呢。再说,我也是借了一屁股债。不嫌少,先拿着这些。谁叫咱们是哥们呢。说着,大李从怀里摸出一千块钱递给祥子。

祥子又来到小舅子家借钱。小舅子家开了个服装厂,肯定有钱。听说是借钱,孩子舅妈一脸寒霜地搭开了腔:姐夫哎,你也不是不知道,这年头生意难做,买卖难搞。你内弟不善经营,小厂眼瞅着就要关停。再者说了,别说没钱,就是有俩钱,还得用于资金周转,巴望厂子能起死回生呢,借钱给你,你能忍心要?一番抢白,说得祥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是啊,人家也有难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祥子只好讪讪告退,小舅子还不错,送出门来的时候,暗暗地塞了一万块钱给祥子。祥子感动得眼睛都潮润起来。

祥子就这样挨门逐户地仿佛沿街乞讨般地一路借去。亲戚朋友借了十余家,吃尽了白眼,听尽了瞎话,好歹整了两万八。剩下的五千,实在想不出辙,祥子只好决定贷款了!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前就得交上首付款,否则楼房就不知转让给谁了。祥子正在找担保人,寻身份一证的时候,父亲打来电话,说是母亲病了,在医院里。母亲吃完早饭,收拾着碗筷竟莫名其妙地张倒了。

祥子火急火燎地赶赴到县医院。病房里,母亲正输着液,父亲在一旁陪护。听到祥子气喘吁吁的声音,母亲睁开了眼睛,母亲的脸色很苍白。

祥子和母亲有一句没一句地拉着家常话。母亲知道祥子要买房,出于兴奋,小孙孙前天偷偷地拨打了电话给奶奶。母亲知道祥子手头紧,这些年尽管拼死劳命地出外打工,也没苦到几个钱。不是挣不到钱,而是拿不到钱。包工头不是跑了就是说人家还没给钱,今年拖到明年,明年拖到后年,直拖到猴年马月,盼得人眼蓝,等得黄花菜都凉了。

母亲抖抖索索从怀里掏出一个蓝布包给祥子,说,这是五千,都是前些年你给我零花的,我一直没舍得花。总想着哪天能派上用场。这不,你买房了,这些钱也用在了刀刃上。

祥子不接,母亲就生起气来。祥子怕母亲气得病情加重,只好接了,一包钱带着母亲温暖的体温,祥子的眼睛里一时像是蒙上一层雾水。祥子在心里念叨着:娘啊娘,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临走的时候,祥子把五千块钱暗暗地转交给了父亲。父亲也不接,祥子说,治母亲的病要紧。祥子甩下这句话扭头就走了。

祥子赶回家里,天色已经完全黑暗下来。祥子贷不成款,买不成房了。祥子的楼房梦泡汤了。这晚,祥子喝得酩酊大醉。

九点多钟,有人敲祥子家的门。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门开了,祥子的父亲搀着母亲进来了。

怎么这么急着出院?祥子的眼珠瞪得牛蛋大。

儿啊,其实妈没病。妈的病是心病。明天不是交首付款吗?把这五千块也拿去交了。你买了房,妈的病就好了。母亲斜靠在沙发上,目光里充满着慈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