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母爱小故事 / 刀疤娘

刀疤娘

本文发表于2020-8-336人浏览

刀疤娘

凯儿从懂事起就不喜欢自己的娘,因为娘脸上有一道又长又深的刀疤,丑陋而恐怖地占据了她大半个左脸。

小时侯,娘如果想让凯儿亲她的脸庞,凯儿就哭,凯儿害怕那道疤,即便是娘去亲凯儿的小脸蛋,凯儿还是要哭,躲着不让娘靠近。

凯儿慢慢大了些,开始上学了。学校离家远,村里很多父母就经常接送孩子去学校,娘也想接送凯儿,可凯儿一万个不高兴,坚决不许娘到学校去。一天娘在家里正做饭,外面突然下起了雷阵雨,凯儿走时没带伞,娘手里拿着伞,在家里转了几个圈圈,最后还是决定给儿子送到学校去。娘侧着脸在教室外面敲窗,娘的动作很快,凯儿出来拿了伞娘就疾步离开了,可教室里的窗上还是爬满了学生。放学回家后,小小的凯儿就哭着骂娘:“谁让你去的,同学们现在知道我有个刀疤娘,都笑我,他们说你是个怪物!”娘就下意识地用手挡那左脸,流着泪说:“凯儿不哭,娘以后绝不到学校去了!可凯儿自己也要在路上小心!”

凯儿没见过父亲。凯儿的父亲是在凯儿还没出生时就去世的。凯儿想不通,年纪轻轻的娘为什么不给自己再找个父亲呢?凯儿还问起过娘脸上刀疤的来历,娘轻描淡写地说是碰的。

凯儿独自一人去上学,独自一人回家,母亲在家里独自担心。一年年就这样过去了,凯儿上了大学。学校在离家很远的城市,凯儿很少回家,娘想凯儿的时候就给他写信,让凯儿邮照片回来给娘看,娘常常看着看着就笑着哭了,娘想:凯儿也该想娘了吧!就精心收拾一番,在镇上的照相馆照了侧身的相片邮给凯儿,相片上看不到左脸的娘很美!凯儿回信了,告诉娘以后不要邮照片给他,说没必要花那些冤枉钱,娘在他心里呢!娘看着信就流泪了。

大学四年过去了,凯儿也谈了女朋友,最后一学期快完时,女朋友执意要和凯儿一起回家看看。凯儿写信给母亲,说过几天放了暑假,他要和女朋友来家里,凯儿在信里写了句“对不起”,并在对不起的后面写到:娘,我很爱这个女孩,她第一次见您,你的刀疤也许会吓着她,以后她会慢慢适应的。请娘这次一定找些胶布和棉纱把那疤遮住,她要问起,您就说是晚上走路不小心撞到了电线杆上!

凯儿和女朋友终于回来了,脸上裹一着棉纱的娘高兴地忙前忙后。娘很喜欢那漂亮的女孩,娘割了韭菜称了肉,张罗着包顿饺子。女孩坐在娘跟前,帮娘一起包饺子,娘和女孩谈得很投缘,拉到东拉到西。那是个夏天,正热呢,娘脸上慢慢有了汗水,裹一着棉纱的刀疤里就痒痒地,娘聊得正高兴,早忘了脸上的胶布和棉纱,就边说着话边下意识地用满是面粉的手背在脸上蹭,本来胶布见了汗水已不怎么黏了,再这么蹭来蹭去,棉纱就突然耷一拉了下来,娘那道恐怖的刀疤就兀自现在了女孩眼前,正在说笑的女孩“啊”的一声尖一叫!

女孩没吃饭就走了。凯儿恨死了娘,一天都没和娘说一句话,包了一半的饺子就那样放着。娘流着泪说:“对不起,娘对不起凯儿!”

那一晚,凯儿没有打声招呼就出去喝闷酒了。娘睡不下,等呀等呀,凯儿还没回来,娘想凯儿会不会失恋了想不开,娘能看出儿子很爱那女孩,娘越想越怕,就颤巍巍地出了门,在村子周围的井沿、河边、沟畔里乱喊乱找,娘在沟畔往下张望时,脚没踩稳,蹬了空,娘就摔下了深沟。

第二天,人们发现凯儿娘时,娘已死了。娘脸上摔得更花了,连右边的脸也多出了几道新疤,衬得左脸那疤更突出的吓人。

凯儿在帮娘整理遗物时,发现了一本《凯儿成长日记》,凯儿不知娘竟记着自己的成长。凯儿慢慢翻起。

“1983年5月18日。离预产期只有三月了,天突然塌了,在外打工的丈夫从建筑工地的脚手架上摔下,丢下我一个人走了!他肯定是心里惦记着我和孩子走了神,他急什么呢?工程不就这两天完吗!他已给孩子把名字取好了,他说是男孩就叫凯,是女孩就叫旋。面对他的遗像我也不能太伤心,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凯儿看见那页纸上有被泪水打湿褶皱的痕迹。

……

“1983年8月15日。我在剧烈的疼痛后,补记下今天的内容。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儿子很可爱,我把他抱到丈夫的像前,说‘看,这就是你的凯儿,他长得很像你嘞!’儿子的出生,给我迷茫的生活带来了希望!”

……

“1984年6月21日。今天儿子突然叫出了‘妈妈’,我好高兴,这个‘妈妈’的分量很重,儿子没有父爱,我要让儿子像双亲家庭一样的得到爱的滋润!”

……

“1985年8月15日。(凯儿翻到这一页时,看见纸上有已变成黑褐色的血迹,凯儿好奇地看下去)今天是凯儿的两岁生日,我没有钱给他买生日蛋糕,我拿两个鸡蛋给他在瓷碗里蒸了松一软的鸡蛋糕,端给他喂,凯儿吃了几口就不吃了,不知是不是他吃腻了。家里没有大收入,我怕凯儿缺营养,就自己养了几只鸡,蛋也舍不得卖,每天给凯儿吃一个,今天他生日,我多弄了一个。明年有钱了,一定给凯儿买个像电视里那种漂亮的生日蛋糕!看着贪玩的凯儿,我又劝他多吃几口,他不乐意了,猛地用手把碗从小方桌打到了地上,我没有拦住,碗碎了,凯儿竟笑得前仰后合,这孩子,让人又气又笑。我弯腰拾满地的瓷片,拾起的大片就顺手放在了桌子上,正低头拾那些小片的,不留神,凯儿在桌子上抓了块瓷片,笑嘻嘻地砍向我脸,一躲,瓷片还是在左脸上重重地拉出了一道长口子,血一下子出来了。这孩子,小手劲真大。抱着凯儿跑到村卫生所去包扎,竟缝了六针。今天真想打他,但想到凯儿举瓷片砍向我时的笑容,就下不了手了。他正是贪玩的年龄,怎么知道那样会弄伤娘呢!也怪我粗心,没有放好瓷片,如果瓷片弄伤了凯儿的小手,我会内疚一辈子的!”凯儿看到这里,有些难受,泪就不自觉地下来了。

……

“1985年9月10日。本来脸上的伤早都好了,只是凯儿的小手防不胜防,好几次抱着他,他就伸手扯掉了脸上包扎的棉纱,医生说,‘来回这样折腾,天气又热,你看,都感染了,即使好了疤也肯定很大,不平整!’今天在镜前拆开棉纱,我差点吓死自己,那疤是如此的难看。凯儿跑过来,看见我的脸,说‘娘,你脸上爬了条大大的毛毛虫,难看死了!’这孩子,竟忘了自己闯的祸,真是人小没记性,我哭笑不得。我决定不让任何人知道这刀疤的来历,包括凯儿,我不想给凯儿以后的生活造成‘弑母’的阴影。虽然他是小不更事的行为,但别人会改变对他的看法!这将是个秘密,丑陋而美丽的秘密!”凯儿已大串大串的泪滚了出来。

……

“1987年9月21日。凯儿已四岁了,很多人劝我考虑自己的婚姻。前段时间见了几个,都受不了我脸上的疤,今天二婶又张罗着见了一个姓王的,虽然年龄大了点,但人看起来还本分,也不嫌弃我脸上有疤,但当提到凯儿时,我看见了他眉宇间的犹豫。还是算了吧,没人会真正疼一个疤脸婆的儿子的,我不会让凯儿受罪的,我决定这一辈子不再嫁了,我自己陪着凯儿成长!”

……

“2005年7月25日。明天凯儿就要放暑假回来了,她说要带女朋友来家里,凯儿在信中说让我包起那道疤,我知道他怕我吓着女朋友。这么多年,儿子越懂事了,越是嫌弃起了我的丑陋,我真伤心。儿也会嫌母丑!不过想到儿子跟着我吃那么多苦,终于长大了,也谈了女朋友,我心里还是甜甜的。已一学期没见凯儿了,他也许又长了吧,凯儿长的真像他那死鬼老爸,今天突然挺想那死鬼的!好了,不写了,得找棉纱和胶布去了。可不能因为我坏了儿子的幸福呀!”凯儿看时间,这是娘出事前的那晚写的。

凯儿再往后翻,没有了,日记本后面的纸上全是冷冷的空白,凯儿心里也空了似的难受,一下子哭出了声“娘啊!凯儿想亲亲你那美丽的刀疤!”凯儿多想刀疤娘能为自己一直把这成长日记写下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