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母爱小故事 / 最高的荣誉

最高的荣誉

本文发表于2020-8-338人浏览

最高的荣誉

凌晨,机场的上空一片蔚蓝。远处,一片白云在轻轻飘动,越来越近,仿佛是一位归乡的游子。

接机的是龙山县府、教育局和龙山中学的领导,以及龙山中学的师生代表,大家都在昂头仰望着。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人喊:瞧,来了。破空的啸声传来,一架客机钻出了白云。接机的人们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一群小学生举着红花,向着飞机挥动。

飞机缓缓降落、滑动、停下。舱门打开,乘客陆续走出。乘客中有位二十几岁的青年,身材倾长,面皮白净,脸上挂满归乡的喜悦。他就是从龙山中学走出去的留学生何东。何东在人群中探头朝这边望来,他看见了班主任韩雪老师,看到了龙山中学的白校长,看到了其他一些熟悉的师生。何东兴奋地挥着手跑过来,和迎上去的韩雪老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何东和韩雪老师不但情同师生,而且韩雪老师对他还有收养之恩。那年冬天,何东从毛家屯跑到龙山中学时,一脸的尘土,身上只穿着一件毛衣。当时已是晚上九点左右,韩雪老师正在办公室批改作业,突见窗外有个人影。韩雪老师披上大衣走了出来,看到何东眼睛红肿地蜷缩着窗下,她赶紧将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何东披上,然后把他拉到办公室里。经过询问,韩雪老师听说何东是个孤儿,无依无靠,便收留了他。韩雪老师本担心何东跟不上课程,但不久便发现何东学习很刻苦,他常常凌晨便起床,到窗外的台阶上读书。

现代何东有出息了,龙山县是个贫困县,教育在全国落后,别说留学生,十年来连个重点大学生也没有。何东是个奇迹,是全县的骄傲,所以,今天何东毕业归来,县长亲自带队迎接,并准备给他举行欢迎仪式。

何东看看韩雪老师,她的鬓间已有些许白发了。他默默地望着韩雪老师,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女人影子。那个女人就是他的亲娘。何东的嘴唇突然牵动着一丝苦涩,读中学这几年,他没有感觉到什么,因为有韩雪老师在身边,她是何东的半师半母,但是留学这几年,往往,何东会梦见娘。

何东是个遗腹子,他还没出生爹就去世了,是娘一手把他抚养大的。虽然他没有见过爹,但是娘疼他爱他,从来没有打过他一巴掌,甚至骂他一句,娘把父爱和母爱都给了他。那时,家里条件差,吃不上什么好菜,娘便经常去村外的田野里割些野菜,回来给他烙菜饼。何东喜欢吃娘的烙菜饼,她烙的菜饼酥一软,入口香喷喷地,回味无穷。那时,何东常想,只要能天天吃上娘烙的菜饼,纵是再好的美味佳肴他也没胃口了。但是后来何东长大了,听到了一些关于娘的风言风语,说她跟村里一个老光棍鬼混,那个老光棍经常帮娘收割庄稼,甚至往家里送米送面。那天晚上,何东在睡梦中醒来,听到娘屋中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他悄悄地探头一看,竟看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何东呆了,突然觉得娘很丑恶。虽然爹去世早,但是娘一直没有改嫁。娘曾对何东说,你爹去了,但是我要把你生下来,把你抚养大,让你延续何家的香火,因为何家只有你这么一条根,如果娘当时流了你,或者带着你改嫁,你爹会死不瞑目的。

何东看到那一幕后,便觉得娘是天下最贱的女人,于是他连夜哭着跑出,进了县城,进了他梦中一直想去的龙山中学,并且见到了韩雪老师。他撒谎自己是个孤儿,骗取了韩雪老师的同情,并收留了他。从此他发愤读书,极力忘掉以前的日子,忘掉娘,他要给死去的爹争口气。有时,他也很想吃娘的烙菜饼,不过这个心愿很好满足,他伏案读书时,韩雪老师便去学校的食堂,总能让大师傅烙几张菜饼拿回来。食堂师傅的手艺和娘的一样,烙的菜饼又酥又香。

何东想到这时,县长已经带着一干领导走上来了,县长主动和何东握手合影,大大地夸赞他一番,并亲自向他颁发了锦旗。锦旗上有四个鲜红的大字:不忘母恩。何东的心突然一阵刺疼。

何东问县长,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县长感触地说,现在很多有才的人都远离高飞,你能为了家乡的发展而艺成回归,这不是不忘家乡母亲的抚育恩吗?

何东的心再次刺疼。他握着锦旗,双手颤一抖,神色激动。他突然想到自己已经七八年没看见娘了,她如今安好?

韩雪老师见何东突然神情变化,忙问,何东,你怎么啦?何东喃喃地说,老师,我骗了你,我……我其实不是孤儿,我有娘的,我要回去看看她。

韩雪老师轻轻地说,你不用回去了,你娘已不在毛家屯了。何东赶紧问,她去了哪里?韩雪老师说,其实,在你来龙山中学不久,你娘便找了来,之后她一直留在学校的食堂里,你娘不让我告诉你,是怕影响你的学习。她说,她只要能暗中看你几眼就满足了,而且,你平常吃的那些烙菜饼,就是你娘烙的。

听到这里,何东呆了。无怪在龙山中学的那几年,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暗中关注着他。韩雪老师接着说,你娘一直让我保守这个秘密,所以,一开始,连校长他们也不知道食堂里的乡下女人就是你娘。当你获得国家公费出国留学机会时,我想把你娘的身份公开,让大家都来祝贺她。但是你娘不同意,她说她怕给你丢脸。你娘曾经把她的一切告诉过我。我理解她,在中学时,我也一直没有和你说起这些事来,因为你学业很重,我和你娘一样对你寄托很大,而且,有些事,是不好解释的,我想,随着你的年龄增长,你娘做的那些你会理解的。

何东神色动容,抓紧韩雪老师的手说,老师,你快带我去见我娘。韩雪老师没有动,何东见她眼圈通红,心里猛然一惊,老师,我娘呢?她怎么啦?韩雪老师回头从另一个老师的手里接过一个遗像,递给何东,黯然地说,你娘前年已经去世了。

何东突然觉得头上响了一个霹雳,他直愣愣地呆了半晌,双膝一软,抱着母亲的遗像跪了下去。

过了片刻,县长走上来说,何东同学,你节哀吧,你母亲是位好母亲,她为了给何家留一条根,一直不肯改嫁,一个女人从20几岁就守寡,而且含辛茹苦抚养着你,她遭受的痛苦是我们都无法想像的,你母亲去世后,韩雪老师把一切都告诉了我,我亲自主持了追悼大会。何东同学,你快上台吧,我们为你安排了一个欢迎仪式,你是我们龙山县的骄傲。说着,县长朝后一指,只见机场的一角搭起一座简易的高台,高台正上方挂着一条横幅,上写:最高的荣誉。

何东随着县长等人向那边走去。他走上高台,将遗像摆放在主席台上,然后又走了下来,向母亲的遗像深深地鞠了一躬。县长不解地问他,你这是干什么?何东望着母亲的遗像,泪流满面地说,县长,我是个优秀的学生,却不是个优秀的儿子,最高的荣誉不属于我,属于我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