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大栅栏的由来

大栅栏的由来

本文发表于2021-11-19 9:57:4043人浏览

一说“大栅栏”胡同名的由来

说到前门“大栅栏”的胡同名,诸多著述大多说:明永乐初,在北京各城门等处建廊房,召民居住,召商居货。故前门大街西侧有四条廊房胡同。为加强治安,清康乾时,外城各街巷设栅栏,昼开夜闭。其中廊房四条的栅栏十分高大,俗称“大栅栏”,廊房四条的正名反被湮没。

大栅栏的由来

这一“说法”流布甚广,一直无人质疑。

“大栅栏”的原名“廊房四条”,史有确载。明《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记载正西坊有“廊房四条胡同”,但清《京师坊巷志稿》一书中却只记有“廊房头条、二条、三条”,“大栅栏”取代了“廊房四条”的街名。这说明,大栅栏原称廊房四条是无疑的。

但是,说“大栅栏”胡同的“更名”,是因曾有高大的栅栏,经俗称而得名,却不能让人信服!疑问有三:

第一,说大栅栏原名廊房四条,诸多著述引用了明、清地图和相关史料的记载,但对于廊房四条的栅栏曾经十分高大而出类拔萃,以至民间称其胡同名为“大栅栏”的说法,却无任何史料支持。因而,此说有主观推想之嫌。换言之,历史上是否有过“民间俗称大栅栏”,值得怀疑!

第二,康、乾时外城各胡同口设置栅栏,且“据统计,当时北京内外城共建栅栏一千七百四十六处”(《话说前门》,王永斌著,北京燕山出版社1996年6月第1版,第22~23页)。这1700余座栅栏,怎么就前门大栅栏的栅栏十分高大?以其胡同口宽度而言,不可能建出当年京城的大型栅栏。西单北大街东的大栅栏胡同(今钟声胡同),其宽度就大于前门大栅栏。

第三,有关著述称“大栅栏”胡同名源自民间俗称,但在乾隆十五年(1750年)绘制的《乾隆京城全图》上,已经有“大栅栏”的街名,说明其胡同名并非由俗称得来,而是在乾隆时就是官方认定的正式地名。

二说“大栅栏”胡同名的读音

北京人称前门的“大栅栏”,不念作“dà zhà lan”(大炸栏),而是“dà shì lan'r”(大什栏儿)或“da sha Ian er”(大沙栏儿)。

有人说:“栅栏除可读为zhalan之外,也可读为shanlan(杉栏),所以da shalan er(大沙栏儿)这种读音实际上是da shan lan(大杉栏)之俗读。”(《前门·大栅栏》,罗保平、张惠岐著,北京出版社2006年4月第1版,第8~9页)

《北京地名志》一书中说:“前门外的大栅栏叫大丝栏,内二区的大栅栏叫大査栏,两者有区别,原因不明。《坊巷志考正》:在北方语中栅栏和沙剌音相近。这正可说明内四区的纱络胡同,外四区的沙栏胡同都是栅栏胡同。栅栏是一种假借字,是由于母音脱落栅成了丝了。”(《北京地名志》,(日)多田贞一著,张紫晨译,陈秋帆校,书目文献出版社1986年4月北京第1版,第102页)

但是,在读音上,为什么北京人对西单的“大栅栏”及双栅栏、三道栅栏等,就能念作zhalan而无变异,对前门的大栅栏,反倒就“母音脱落”或“吞音”,念成“大什辣儿”或者“大沙剌儿”?

看来,要对“大栅栏”胡同名作出解释,仅从字典中去查找,从其汉语读音上去发掘,已不能得到正确答案了。

三说“大栅栏”不是汉语而是满语

(一)“栅栏”未必是“栅栏”

北京以“栅栏”为名的胡同,可归拢为一个地名群落。

据《京师坊巷志稿》、《燕都丛考》记载,北京以“栅栏”为名的胡同约有12条,如栅栏胡同、大栅栏、双栅栏、三道栅栏、白家栅栏、横栅栏等。

《北京地名志》一书说:“满洲八旗的兵舍称为栅栏,如正白旗满洲栅栏、镶黄旗满洲栅栏等。二道栅栏、三道栅栏等地名,可能是残留下来的名字,它和大栅栏等胡同入口的铁栅栏在意义上是不同的。堆子是兵卒的守候或交换岗样子的东西。”(《北京地名志》,(日)多田贞一著,张紫晨译,陈秋帆校,书目文献出版社1986年4月北京第1版,第65~66页)

看来,北京叫“栅栏”的胡同,其名称:一是源自真的有防卫功能的栅栏;二是由警备岗亭而得名,与栅栏无干;三或是栅栏、岗亭的混称。四是还有的很可能与栅栏、岗亭都没有关系。前门的大栅栏或就如此。

(二)“大栅栏”的读音是满语

纱络胡同、沙栏胡同,有过“栅栏胡同”的“曾用名”。

今鼓楼下的纱络胡同,《光绪顺天府志》中说:鼓楼大街……沙拉胡同,(井一。析津志:沙剌市,一巷皆卖金银珍珠宝贝,在钟楼前。按:沙剌即沙拉,国语谓珊瑚也。旧闻考译改作舒鲁。今沙拉胡同疑沿元时旧称。)《光绪顺天府志》,(清)周家楣、缪荃孙编纂,北京古籍出版社1987年12月出版,第383页)这段文字的按语中特别指出━━“沙剌即沙拉,国语谓珊瑚也”,同时,又指出“今沙拉胡同疑沿元时旧称。”

《北京地名典》中称:沙拉胡同,乾隆十五年(1750年)《京城全图》作栅栏胡同,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帝京详细舆图》作纱络胡同。这就是说,纱络胡同在乾隆年间曾更名为“栅栏胡同”,光绪末年又改回原名。又,“沙栏胡同。东起教子胡同,西至牛街。因有栅栏得名。清乾隆时称小栅栏胡同,清末称栅栏胡同,沙栏胡同,清末民初称沙络胡同,民国称沙栏胡同至今。”(《北京地名典》,王彬、孙秀珊主编,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3月第1版,第10页、第312页)

张清常先生《胡同及其他》一书中写道:“沙拉胡同。一个在牛街,今为沙栏胡同;一个在安定门西大街北锣鼓巷西侧,今为纱络胡同;一个在白塔寺东街西侧,今为后纱络胡同。乾隆时于敏中等《日下旧闻考》卷三十八引熊梦祥《析津志》有‘舒噜市’,于敏中等注云:‘按,舒噜,满洲语珊瑚也。旧作沙剌,今译改。’”(《胡同及其他》(增订本),张清常著,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第118页)

《光绪顺天府志》中称“沙剌即沙拉,国语谓珊瑚也”,《日下旧闻考》中,于敏中先生更一语中的地指出:“舒噜,满洲语珊瑚也。旧作沙剌,今译改。”换言之,无论是纱络胡同还是沙栏胡同,它们都是满语在北京胡同名称中的遗存。

乾隆间,前门的大栅栏与纱络胡同、沙栏胡同一样改称栅栏胡同,只不过前面多了个“大”。这倒是告诉我们,前门“大栅栏”的真名是“大沙喇胡同”。后来,纱络、沙栏两胡同回归了自己的原名,不知什么原因,“大栅栏”却还是“大栅栏”,只是其读音保留了满语的“沙剌”。所以,准确地说,“大栅栏”胡同名是汉语的“大”与满语的“沙剌”和“儿化音”的结合,其意在“大珠宝市”,不是指胡同口用为防卫的大栅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