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故事 / 青山埋忠骨

青山埋忠骨

日期:2017-11-14浏览:12

一九四四年十月十七日,在河北省丰润县杨家铺村的一次战役中,我军被日军独立混成第八旅团包围。因为敌众我寡,况且我方干部多,战斗人员少,这次战役所受损失是冀热辽地区空前没有的。

一九四四年,我党领导的各个抗日解放区,革命形式纷纷从低潮走向高潮。我冀热辽解放区,虽属敌后抗日,成天在敌人眼皮底下活动,其抗战力量也不断壮大起来了。军事上,十一,十二,十三团,经过几年的战斗,武器装备好,战斗力强,人数编制也超过大团人数。各专区有区队,县有支队,区有小队和民兵。面对这样的革命形势,各城镇据点的敌人,不敢轻易击动。只有独立第八旅团和满洲军巡回扫荡。由于武装部队的发展,被敌人蚕食的政权基本得到恢复。敌人只好在长城内外实行集家并村,建立无人区,以此控制我军在山区的活动。平原地区敌人控制的封锁和炮楼碉垒,被我军民推平,设防的据点基本收缩到城镇据点。在大好革命形势下,党中央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支持苏德战争,党中央晋察冀分局,下达了“迎接东北大反攻”的指示。为了贯彻晋察冀分局指示,冀热辽军区首长们分别率领主力团,在敌占区活动,吸引敌人。因此司令部主要领导没有参加会议。

冀热辽区党委,由周文彬组织部长,吕光宝副部长,李杉秘书长和特委工作人员组成,其警卫工作由特营二连刘景余连长和华立文指导员负责。

一九四四年十月中旬,区党委召开特委,地委,县委和行政公署,社会部,卫生部三级干部会,传达贯彻中央分局关于“迎接东北大反攻”的指示。十月十六日这天,会议刚开始进行,据各路侦察员汇报,遵化地区有日军几百人在铁厂围攻扫荡,东边的杨店子敌人据点也增加了五,六百日伪军;南面的丰润县城和臻子镇据点,都新增加了部队。敌情十分紧张。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周文彬,吕光,李杉等委员决定,立即离开所在地张庄子,黄昏峪,苏庄子(苏林燕同志故乡)赵庄子等。向杨家铺李庄子夏庄子转移。晚上六点出发,半夜大队人马到达杨家铺李庄子。区党委住在李庄子,十七地委丁振军率领的一区队四连住在夏庄子,卫生部和各县干部住在杨家铺。我们遵照王少奇部长的指示,只洗洗脚就正装睡在老乡炕上了。早晨拂晓起来到外边一看,浓雾弥漫,正想进屋再睡觉就听到枪声。这时王少奇部长和其他同志都走出屋到街上观察敌情。住在李庄子的特二连二排排长郭亚亭集合战士准备出操。村南的岗哨战士气喘嘘嘘的跑到村里,向出操的排长报告说,村南不远有日本鬼子兵。排长率领机枪班向岗哨兵指引的方向,果然如此。于是朝着敌人用机枪扫射,战斗就在夏庄子南打响了。不一会儿,周文彬,吕光,李杉和丁振军指挥队伍,登上‘毡帽山’和‘马蹄山’。‘毡帽山’阴坡有一个坳处,还有两间房和葡萄架。队伍都集中在这个地方隐蔽。两个警卫连在山头战斗。周文彬站在一块大石旁边,一边观察敌情,一边向大家讲:同志们不要惊慌,有两个连的战士保护我们,我们有信心打败敌人。不一会紫雾退,红日升,枪声炮声震耳欲聋。周文彬,丁振军,吕光等人手持望远镜一看,马蹄山和马头山东面和西城山都被敌人占领,只好向北突围,走出不远,侦察员报告说,北边东西胡各庄都有敌人,西北老孤山,半辟山也有敌人。我方军政人员只好又回到原处。这时候一个战士汗流浃背地跑下山坡向几位首长汇报说,四连已三面受敌,要求撤往前面山头。周文彬点点头说,告诉连长,在干部们没有出击之前,第二个山头必须守住。随后丁振军同志带领一个班也冲上山头。他叫战士们卧倒,在他观察敌情时,一颗子弹从他胸膛穿过,丁振军同志牺牲了。通信员跑下山头向周文彬同志报告这个不幸的消息,大家痛哭流涕望着山头说“为丁书记报仇!”周文彬,吕光,李杉也悲痛地说“同志们要保存自己,不要悲伤,情况不允许我们追悼!为了报仇,为了胜利大家要向南冲下山去”

本文地址:https://www.gushidaquan.com.cn/mingren/10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