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故事大全首页 / 历史故事 / 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故事

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故事

本文发表于2019-8-4 12:37:57最后修改于2022-7-15 18:14:071,367人浏览

卓文君和司马相如故事,在中国戏剧史上是一个传奇,很多后世的年轻人都把卓文君和司马相如之间的爱情奉若教科书般的经典爱情。

明代朱元璋的第十七子朱权在《古今杂剧。卓文君私奔相如》特别提到了卓文君为了爱情和司马相如私奔的情节,让后世人非常钦佩。而清人舒位《瓶笙馆修箫谱》中有《卓女当垆》一剧,说卓文君认可和司马相如过穷困的生活,承包酒垆,随夫卖酒,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可是,历史和戏剧是有差距的,戏剧是要靠票房说话的,如果观众不能接受的话,再真实的戏剧也是失败的。

而我一再说过,本人的书不是讲戏剧的书,而是一本彻彻底底的历史书,而历史书的最大作用是想尽可能的告诉大家,历史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而且还想让大家跟我一起思考,真相背后的寓意是什么样的。

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故事

司马相如其人

很多人都以为司马相如很穷,其实并不是如此。

司马相如,字长卿,四川成都人。

他年少时是一个比较上进的青年,虽然家中富裕,但是他不养尊处优,而是好读书,也爱击剑,是个文武全才的人,但是唯一的不足是他有点口吃(《史记。司马相如传》:“相如口吃而善著书。”)。

他一开始的名字比较不靠谱叫犬子,很多人都认为这是父母怕他有灾给他取得小名,因为中国人有传统,给孩子取个贱名容易成活。其实不然,狗是五畜之一,在汉朝时是一种招人喜爱的动物,取这个名字是长辈很爱怜司马相如的意思。

而司马犬子同志,显然不喜欢这个名字,他有个偶像,就是战国时赵国的蔺相如,完璧归赵,渑池会,将相和的故事深深地刺激了司马犬子,他立志要当了蔺相如那样的人,所以他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司马相如。

而富裕的司马家给孩子买了个郎官当,后来在汉景帝做了个武骑常侍,这是个六百石俸禄的位置,不过这个工作并不轻松,要“常侍从格猛兽”,相当于汉景帝的保镖。汉朝时的皇帝大部分都好打猎,都喜欢和猛兽格斗,所以能给汉景帝当保镖,可见司马相如并非柔弱之人,而是个武艺高强的人。

而且这个职业是个比较有前途的职业,纵观大汉王朝的历史,很多丞相并非正统的士人,而是皇帝身边的下人,驾车的当上丞相的就有好几位。

可是,司马相如少时习剑,却不好这整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的工作。司马相如一直很喜欢写赋,而且对写作很有天赋。而问题是汉景帝不像刘邦,他不喜欢辞赋。而且他也不相信,一个保镖能做出什么样的好辞赋来。

本来,司马相如就要在他不喜欢的这个位子上耗费自己的青春年华的时候,一个人的到来改变了他的命运。

汉景帝的弟弟梁王刘武来京城朝拜,随同他来的有邹陽、枚乘、庄忌等名士,这几位都是当时著名的辞赋高手,司马相如和这几位志趣相投,非常谈得来。

司马相如终于做出了决定,他决定为了理想而放弃他原先的工作,所以他称病辞去了那个比较有前途的保镖工作,然后到梁国去游历。

很明显,梁王刘武是个比较喜欢辞赋的人,所以他安排司马相如跟那几位名士住在一起,这可以说是司马相如最快乐的一段时间,生活上有人供养,无拘无束,而文学造诣上来说,他写出了著名的《子虚赋》。

对于这篇辞赋,它的艺术价值,我不想多做评论,因为和今天的故事没有多大关系,所以,就不费力摘录给大家了。梁王爱才,于是便赐给司马相如一把绿绮琴,上面刻有“桐梓合精”四字,实为琴中之宝,是当时不可多得的名贵乐器。

艺术上有成就,生活上有人照顾,司马相如无比快乐。

可是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梁王刘武因为后来没有可能再做储君而无比郁闷,所以先于汉景帝死去。

由于司马相如在梁王那里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宾客,没有任何俸禄和官爵,所以当梁王死后,已经没有任何收入的他只能回到了成都老家。

但是,到家他才发现,那个原本富裕的家已经败了,至于败家的原因,史料无载,但是可能和给司马相如捐官花费很多有很大的关系。

司马相如不知道此时是不是后悔辞去俸禄颇丰的公务员工作,而到梁国去从事自己爱好的事呢

人总有自己的选择,无可厚非。而且,很多事情也是没有后悔药吃。

辞赋本来就是一种非常高深优美,适用于贵族享用的高级“奢侈品”,而百姓对其并不感冒,所以司马相如在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

司马相如这时才知道,闹半天自己得意的那些特长,好像只能在皇家才有用武之地,一旦离开了那个政治中心,自己竟然没有一技之长可以养活自己。

而此时,一个不起眼的人物登上了历史的舞台,他叫王吉,是当时的临邛县(今四川邛崃)县令,王县长和司马文豪两个人自小相识,是莫逆之交。见司马相如如此狼狈,王吉便书信给司马相如,让他来投自己。

司马相如无处可去,见有人收留欣然前往,王吉将他安顿在县城都亭里(相当于县招待所)。

而历史到了这里发生了分歧,各种记载都变得模糊起来。

琴挑文君

我先把大众广为知晓的故事给大家简单的说一说。

王吉对于司马相如非常谦恭,天天到宾馆来看望司马相如。司马相如开始每天还见见县令王吉,后来,县令来访,司马相如却谢绝不见了。司马相如越是谢绝,王吉越是恭敬,照样天天来访。

这事在小小县城之内轰动了,大县长天天往招待所跑,而且人家还不待见,这是个啥人物啊

而临邛县虽小,却住着两户超级企业家,钢铁大王卓王孙、程郑。秦汉时期,中国已经告别了青铜时代,农民用的农具和战士们打仗用的兵器,大多已用铁铸成。

而大部分的制铁作坊都是官商合营,没有背景的商人是不可能取得钢铁的经营权的。而卓王孙也算是赶上了好时候,因为到了汉武帝时,酷吏张汤就建议汉武帝下了盐铁令,把盐和铁的经营权全部收归国有,那时侯盐铁商人的好日子就将过去了。

但是当时来说,卓王孙、程郑还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垄断企业家,是当地有权有势的大户人家,卓王孙家中的奴仆有八百多人,程郑家中的奴仆也有数百人。而卓王孙的富裕,《史记。货殖列传》有明确的记载,国家级的大富翁中,卓王孙排行第一。

而且在享受方面卓王孙比皇帝还自在,所谓“田池射猎之乐,拟于人君”。

而这两位老总听说王县长天天去看望司马先生,非常好奇,想来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所以两大老总打算联手设宴,宴请王县长和司马相如。

设宴当日,王县长先来到卓总家。此时,除了王县长外,两位老总还请了上百位宾客,可是唯独不见司马相如来。

这架子越大,二位老总越不知道司马相如是何来历,便又派人去请,而司马相如托病不出。

这架子也太大了,而王吉也不敢动筷子说吃饭,只好亲自去请,司马相如这才唧唧歪歪的来赴宴。

可当司马相如往那一坐,他的气质,风采立即震慑了众人(一坐尽倾)。

酒宴的气氛非常热烈,就像明星迟到了的记者招待会,记者们见明星到了,再晚也给喊一句真值!

而当大家都喝到痛快之时,王吉拿了把琴来,放在了司马相如跟前,说道:“听说长卿的琴弹得极好,何不自娱一下。”(窃闻长卿好之,原以自娱。)

司马相如一再推辞,王吉一再鼓励司马相如弹上一曲,司马相如拗不过王吉,只好勉强演奏了一两曲。

而这琴音忽忽悠悠就到了堂后,一位美女听了这绕梁三日的琴声,春心已动,据说当时司马相如所弹得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凤求凰”曲。

《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皇,

有一艳女在此堂,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由交接为鸳鸯,凤兮凤兮从皇栖,得讬子尾永为妃。

交情通体必和谐,中夜相从别有谁”

这个美女叫卓文君,《西京杂记》记载其:“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肌肤柔滑如脂。”

她是一个比较不幸的女人,准确的说她是一个寡妇,死了丈夫后,便回到娘家,由卓王孙供养。

而卓文君也是个非常优秀的音乐家,她听得出琴声中的味道,也知道今天父亲宴请的是司马相如,所以偷偷看了司马相如。

而这司马相如翩翩风度,卓文君一见倾心。而司马相如也得知卓文君的才华,非常想接近她,所以就买通卓文君的侍者,也表达了对卓文君的爱慕之情。

两个人是郎有情,女有意,可是卓文君怕父亲不同意,于是奋不顾身,连夜从家中出逃,跑到司马相如的招待所。司马相如一见卓文君到来,当夜带她立即离开临邛,回到成都自己家中。

可是爱情有时也是建立在牢靠的经济基础之上的,卓文君随司马相如回到成都老家才发现,司马相如家徒四壁。

但是两个人爱情的所产生的热情还没有减退,这些物质方面的条件还没有成为两个人的障碍。

而此时的卓王孙却是气炸了肺,堂堂临邛首富之女,竟然跟情郎私奔,这咋说也是个笑话啊!

卓王孙气急,大怒道:“女至不材,我不忍杀,不分一钱也。”

得,一分钱嫁妆也不给。而很多亲戚朋友都来劝卓王孙,女儿喜欢,就从了女儿呗,干嘛这么在意呢但是卓王孙听不进去。

而在成都,生活的窘困,马上冲破了他们对美好爱情的憧憬,那卓文君的平日生活不次于王宫中的公主、娘娘。而这家徒四壁的生活,卓文君呆不久之后就感觉到非常的不爽。

据《西京杂记》记载司马相如和卓文君回到成都之后,生活非常艰难,卓文君只得拿自己穿的高档皮衣去赊一点酒,夫妻二人同饮。喝完酒,卓文君抱着司马相如的脖子哭着说:“我这一生过得都是富贵日子,现在落到了用裘皮大衣换酒的地步。”

然后她又对司马相如说道:“长卿你还是跟我回临邛吧,跟我弟弟他们借点钱就够咱们生活的,为什么在这里受苦呢”

司马相如的反应,成为了日后各路史家对他争议的起点。

司马相如欣然答应和卓文君回到了临邛,从此便有一部分人给司马相如冠上了吃软饭的帽子。

司马相如变卖了自己的车马(还有车马也不算穷人啊!),在临邛盘下了一处酒家。他让卓文君去烧酒,而自己穿戴上大围裙,当街洗碗。

而这样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卓王孙下不来台,卓王孙深感丢面子,因此大门都不敢出。

而卓文君的叔叔和弟弟实在看不下去了,劝卓王孙:“你只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家中又不缺钱,文君现在已经失身于司马相如了,而这司马相如又是个人才,完全可以依靠。再说他还是王县令的客人,你又何必让他们受辱呢”

卓王孙不得已,实在丢不起这份人,分给文君一百名僮仆,一百万钱,及出嫁的嫁妆一并送给了他们夫妻俩,算是承认了这段婚姻。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拿到钱,也不见其前来致谢,立即关闭酒吧,打道回成都,买田买地,成为了成都的大富翁。

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故事,至此被后世传诵,说是爱情的经典。可是,有些人对此有看法。

1 2

关于司马相如的相关文章

卓文君写诗挽回司马相如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