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慈禧墓被盗历史真相

慈禧墓被盗历史真相

本文发表于2018-12-17269人浏览

一代天后成干尸!慈禧太后墓被盗照曝光

随着近几年清宫剧的热播,宫廷里的成员都在100年后大肆窜红,你最熟悉的是哪位皇族呢?

在编辑心中留下极大的震撼的,不是众位皇帝,而是深深影响着清朝的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墓随葬珍宝无数

慈禧太后于1908年去世,享年74,葬于现址河北省遵化市的清东陵。清东陵是现存规模最大的皇氏陵寝,2000年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顺治、康熙、乾隆、咸丰、同治等清帝也葬于此。

大批人士护送慈禧太后灵柩

在场除朝廷众臣,还有英国通商大臣。

灵柩由大批头戴羽毛装饰的仆役轮流扛

慈禧太后入土后,却无法享有应得的宁静,下葬106年里,陵墓共被盗了3次。第一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莫过于1928年军阀孙殿英所策划的盗墓事件;不仅慈禧的棺木被破坏、珍宝不翼而飞,连乾隆帝陵墓也遭严重破坏!原本乾隆帝棺木里有5具陪葬的尸首,一经破坏,尸骨全都混在一起。

每次的盗墓事件都会破坏棺木保存尸体的效果,清东陵文物管理处副主任王兆华表示:「古代棺木以金丝楠木为主,防腐功能极佳;但盗墓造成棺木破损,导致尸身腐得更快速,现在的慈禧太后尸身,已成乾尸状。」

慈禧太后的乾尸像流出

为了修复受创严重的清东陵,中国当局耗资7.1亿人民币、展开大规模整修计画。而修复完成的清东陵,预计在后年夏天重新与游客见面。

慈禧太后墓被盗掘过程尸体被随意抛弃

慈禧生前极喜奢华,为过寿甚至在国库空虚的情况下挪用海军经费。死后也不改奢华作风,慈禧太后墓建设及其奢华,而且死后带入大量财宝。这批财宝也引起了世人的觊觎,也是这批财宝导致慈禧死后几十年不得安宁。20年后军阀孙殿英为这批财宝盗掘了慈禧墓,导致慈禧尸身受辱。这也算是恶有恶报吧!

“老佛爷”慈禧不仅在生前有许多奇特的经历,而且在她死后还有更令人难以置信的遭遇:慈禧的遗体在长达76年的时间里,先后三次殓入同一口棺内,遗体至今仍保存完整。

定东陵,为清文宗咸丰帝的孝贞显皇后(慈安太后)和孝钦显皇后(慈禧太后)的陵寝。慈安陵名为"普祥峪定东陵",慈禧陵名为"菩陀峪定东陵",两陵都位于咸丰帝定陵之东,所以统称为定东陵,于河北省遵化市昌瑞山南麓偏西。东为裕陵妃园寝,双陵之间仅隔一条马槽沟,建筑规制完全相同。

慈禧太后生前照

在清朝只有咸丰朝是两座皇后陵,在清代仅此一例。两座定东陵是清代中等级最高的皇后陵。和其他皇后陵相比多了碑楼和下马牌,慈安陵名普祥峪定东陵,慈禧陵名菩陀峪定东陵。

慈禧太后墓与慈安陵在规模、规制上完全一样。尽管陵寝的修建规制崇宏,典制齐备,在有清一代诸后陵中均属上乘之作,但西太后并不满足,她利用独自掌权之机,以年久失修为借口,在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下令将菩陀峪万年吉地的方城、明楼、宝城、隆恩殿、东西配殿、东西燎炉全部拆除重建,将宫门、朝房、小碑楼、神厨库等建筑揭瓦大修,地宫各券及石五供也在维修之列,重修工程于光绪二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开始,到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十月,在慈禧死前几天才告结束,历时13年之久。

第一次入棺:1908年死后第二天慈禧被殓入棺

飞扬跋扈,一改再改陵制

同治5年,咸丰帝的定陵完工。按清制,他的两位皇后慈安、慈禧的陵墓只可在定陵附近选址,并只能建一座皇后陵。当时便定下给两位皇太后建一座陵,棺椁并排奉安。慈禧看了奏折很生气:“哪个陵里葬两个太后,连妃园寝的妃子还都各自为券,这不是明着欺负我们姐妹?”承修大臣们只好提出,仿照双妃园寝的样式,在陵的后院东西并排各建宝城、宝顶、下建地宫。

慈禧太后墓

不料,慈禧逼问道:“我们是两个太妃吗?谁说我们就不配一人建一陵?”这是再次打破陵制,但谁敢不听?于是,同治12年三月初九清明节,18岁的同治前往定陵,为咸丰帝行敷士礼和大飨礼后,来到附近的平顶山和菩陀山验看风水。15日,将平顶山改名“普祥峪”,为慈安万年吉地;菩陀山改“菩陀峪”,为慈禧的万年吉地。双陵于当年8月同时动工,于光绪5年6月同时完工,耗时6年,耗银500多万两。

三大殿几乎拆了再建,“超级豪华”竟然压倒紫禁城

双陵的建制本来一样,但慈安死后,慈禧一定要压倒慈安的机会来了。光绪21年8月,东陵守护大臣为讨好慈禧,上奏朝廷说慈禧陵因连年雨水,多有糟朽,急需修整。慈禧命亲信庆亲王和兵部尚书荣禄为承办大臣。结果,陵内建筑无一不修,大殿和东西配殿都从原来的揭瓦维修改为拆后重建!此次大修工程浩大,到光绪25年已拨款150万两,以后的款项更是个无底之谜。

中间,八国联军侵华使工程停顿,慈禧回京后,再次来到工地亲自检查。1908年10月18日,工程在历时13年重修后终于完工(巧的是4天后慈禧去世)。仅三殿所用的叶子金达4592两!陵内的丹陛石,为高浮雕加透技法雕成,图案为“在下,凤在上”。隆恩殿周围的69块汉白玉板处处雕成“凤引龙追”,74根望柱头打破历史上一龙一凤的格式,均为“一凤压两龙”,暗示她的两度垂帘。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十月二十二日未时三刻,慈禧走完了她74年的人生路程,撒手人寰。当天下午4时30分,掌仪司首领太监用鹅黄吉祥轿将慈禧的遗体从西苑仪銮殿抬出,5时15分到皇极殿,放在回床上。

第二天上午8时5分,在隆裕皇太后和瑾妃的敬视下,慈禧的遗体被殓入了棺内。宣统元年(1909年)十月初四日巳时,慈禧的梓宫葬入菩陀峪定东陵地宫。

第二次入棺:1928年遭盗墓抛尸全身长满白毛

慈禧随葬的珍宝究竟有多少?他的心腹太监李连英亲自参加了慈禧棺中葬宝的仪式。据他和侄子所着的《爱月轩笔记》记载:慈禧尸体入棺前,先在棺底铺三层金丝串珠锦褥和一层珍珠,共厚一尺。头部上首为翠荷叶;脚下置粉红碧玺莲花。头戴珍珠凤冠,冠上最大一颗珍珠大如鸡卵,价值1千万两白银。身旁放金、宝石、玉、翠雕佛爷27尊。脚下两边各放翡翠西瓜、甜瓜、白菜,还有宝石制成的桃、李、杏、枣200多枚。身左放玉石莲花,身右放玉雕珊瑚树。另外,玉石骏马8尊,玉石18罗汉,共计700多件。葬殓完毕,又倒入四升珍珠,宝石2200块填棺。

一棺的奇珍异宝,聚起的自然是巨祸。她闭上眼仅20年,又一位和她同样巧取豪夺横抢暴掘的大盗,将黑手伸向了她,并将她毁棺抛尸。

慈禧死后20年,即1928年7月4日至10日。军阀孙殿英盗掘了乾隆帝的裕陵和慈禧陵,毁棺抛尸,掠走了全部随葬珍宝。慈禧遗体被抛出棺外,嘴里的宝珠被抠走,上衣也被扒光了,下体仅剩一条内裤。

被盗掘后的慈禧墓

盗案发生后,溥仪派载泽、耆龄、宝熙等人到东陵对慈禧的遗体进行了重新安葬。载泽等人钻进地宫,见慈禧遗体趴在棺盖上,头朝北,脚朝南,左手反搭在后背上。在地宫里已暴尸40多天,遗体上出现了许多斑点,长满了白毛。

载泽等人见内棺尚完好,可以继续使用,于是命旗妇用一块黄绸子将慈禧遗体盖上,将一件黄缎褥铺在遗体一侧,然后慢慢翻转尸身,正好将遗体仰卧在黄缎褥上。只见慈禧面色灰白,两眼深陷无珠,颧骨高隆,嘴唇有伤痕。众人帮扶着,用如意板将慈禧遗体抬入棺内,如意板未撤出。遗体上盖上一件黄缎被,把从地宫里拾到的慈禧生前剪下的指甲和掉的牙用黄绸子包好,放在被上。载泽又将当年得到的慈禧遗物——一件黄缎袍、一件坎肩盖在被上,盖上棺盖,用漆封上棺口,重殓完毕。

第三次入棺:1984年文物局清理内棺搬出尸体

1979年2月17日,清东陵文物保管所对慈禧地宫进行了清理。因为要赶在五一节开放慈禧地宫和慈安陵地面建筑,保管所领导决定将慈禧内棺留到旅游淡季再清理。

慈禧太后画像

1983年12月初,旅游已进入淡季。保管所领导决定清理慈禧内棺。12月6日,清理小组打开棺盖后,看到一件黄缎大被把棺内盖得严严实实,被上盖着两件衣服。很显然,这是1928年载泽等人重殓时的原状,55年来一直没人动过。为稳妥起见,保管所领导决定先盖上棺盖,封闭地宫,将此事向上级汇报。

1984年1月4日,国家文物局派来了几名专家,与清东陵文物保管所组成了一个清理慈禧内棺10人小组。

第二天,清理小组依次揭取了被上的两件衣服,发现了包着慈禧指甲和牙齿的小黄包。当将黄缎卷走后,慈禧的遗骸呈现在眼前,她的脸部及上身用黄绸包裹着,下身穿着裤子,裤子上绣满了“寿”字,一只脚上穿着袜子。遗体仰身直卧着,头微微左偏,右手放在腹部,左臂自然地垂于身体左侧,两眼深陷成洞,腰间扎着一条丝带。遗体仍是完整一体的,全长153厘米。

清理小组用她身底下的如意板将遗体从棺中抬出,放在地宫的地面上。在棺内喷洒了防腐消毒药液后,又将慈禧的遗体抬入棺内。这是她死后第三次被抬入这口棺中。然后将被、小黄包及两件衣服完全按原样、原位置放回。一切都恢复了原状后,又往棺内喷洒了一遍药液,盖上棺盖,封好棺盖口,木工们将残破的外椁修好后,套在了棺外。

如今,慈禧的遗体仍完整地躺在棺木内,保留着1928年第二次入殓时的原样。

孙殿英所盗慈禧太后墓的宝物最后都去了哪儿?

孙殿英掘墓盗宝被发现后,满人哗然。部分旗人团体,以及逊清皇室,包括居住在天津日租界的溥仪等上告到蒋介石那里,要求严惩,此事一时轰动全国。有关慈禧含在口中的那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更成为了人们传说与猜测的焦点。有的说是被一个在孙殿英身旁卧底的日本艺妓偷去了东京;有的说是被美国珠宝巨商华莱士从孙殿英的一名跟班那里花大价钱购买走了……凡此种种,不绝于耳。但随着这种无法对证的传说,几十年一晃而过,有关这颗夜明珠的最终下落,却仍旧是一个难解的谜。

1928年(民国17年)7月,慈禧太后定东陵和乾隆帝裕陵的宝库被军阀孙殿英盗掘了。这些宝物后来到底都弄哪儿去了?孙殿英盗的宝去了哪儿?

孙殿英分得宝物11箱

孙殿英盗陵活动正式动手在7月8日,持续到7月10日。根据事前的部署,果断结束盗陵行动,将所有盗出的宝物装箱封藏。孙殿英于夜间派了两辆汽车,运到设在马伸桥的“盗墓临时指挥部”。7月11日凌晨,孙的部属谭温江负责将宝物装上了从司令部调来的20辆大车(一说30辆大车),大车都是事前以军需为名征用的,车夫根本就不知道所运的是宝物。

当时,孙殿英召集了参与盗陵的高级军官开会,商议分赃事宜。孙殿英自然得大头,一多半宝物都是他的。据其当年身边人回忆,孙殿英一人所得宝物装了11大箱。

事发后,有媒体估算,孙殿英从定东陵、裕陵内盗得的宝物,价值2亿5千万两白银。根据对两座陵墓陵上、陵下的宝物统计,实际上价值远远不止此数。

现在,孙殿英盗清东陵的经过已不再是悬念,而是所盗出宝物的下落。据笔者能查找到的资料,孙殿英所盗宝物除了分给属下、私留以外,主要有五大去向:售卖、上缴、罚没、贿赂、秘藏。

黄金荣设局“黑”宝

售卖是盗得宝物去向中比例最大的一部分,不少宝物现在仍流传在民间,但更多的流落在海外。

当时,孙殿英的交易主要在四个地方进行——北京、上海、天津、青岛。这几个地方洋人多,能卖上价钱,前三个地方是盗案未发之前主要的销赃地,上海则是在事发之后的主销地。

北京销赃:谭温江将一部分珠宝玉器等物运来北平,价值10万元左右。先由谭温江的弟弟谭荣九卖珍珠于廊坊义文斋,由王振波介绍,得款约6000元,后被文物临时维持会告发。未售部分被查没。

上海销赃:军需处长李德禄交代,孙殿英派两名武功、槍法不凡的副官王登瀛、戴世禧护送(也是监视),带了5大箱(一说3大箱)宝物。到上海后,在河南开封人鲁干卿开的豫商公货栈落脚。李德禄与鲁干卿熟悉,鲁与孙殿英又是河南老乡,觉得鲁干卿靠得住,便请鲁介绍买主。

当时上海文物贩子很多,不少都是为洋人服务的。经鲁干卿牵线,名叫吴世安的香港掮客看上了这批稀世珍宝,介绍给了洋主子,并谈妥价格。

交验后,洋人将所带的大约1/4的部分现款(主要是黄金和美钞)交给李德禄,余款是一张大额美钞支票。李德禄觉得一张面额太多,要求拆分成5张,这样钱货两清,李德禄的上海之行算大功告成了,当即打电话给孙殿英报告。

谁知,这是上海青帮头子黄金荣设的局。李德禄一行到银行取款时,被告知支票是假的。孙殿英曾由天津的牛七爷引荐加入青帮,与黄金荣是同辈,但未去过上海。孙殿英知悉黄金荣黑了他的宝物后,气得咬牙切齿,但也不敢惹黄,后派人到上海雇黑道杀手,将做局的吴世安杀了。

据说,这批被黄金荣黑掉的宝物,后来到了美国人手里。

天津销赃:据说,在上海吃了黄金荣的暗亏后,孙殿英把销售的重点放在天津。孙殿英在当时租界内建有自己的公馆。建房款便来源于孙殿英之前售宝所得的现大洋。

到底在天津售出了多少宝物?孙殿英的销赃对象,主要是在华的老外,交易地点多设在英法租界内。具体卖了多少,也无法统计,一般认为数量不会少,这从孙殿英用所获赃款购置的军火清单上可以推算出来,丹麦式轻机槍528挺、小型平射炮145门、新式套筒步槍5000多支。这些都是当时的尖端精良武器,价格高昂。

避重就轻上缴法庭

东陵盗案曝光后,迫于压力,孙殿英先是采取嫁祸于人、金蝉脱壳的办法,后又主动上缴了一部分宝物,以迷惑外界视线。以下是他当时呈给上司、第六集团军总指挥徐源泉的一份“报告”里的附录物品清单:

计开:鼻烟壶大小式共5个,赤金全珠镯1副,珠10颗,八宝镯1副,大小杂珠20颗,双珠镯1副,大小珠花4支,翡翠红碧玺双玉连环穗1串,赤金镯3副,珠翠蓝红宝石18个,赤金八宝镯1副,大小宝石15件,珊瑚18件,翡翠各种宝石15件,又宝石2个,玉镯3支,玉牌2块,玉环2个,钻石1包29件,小珠1包共317颗,长乐永康珠镯1副,小珠1包,玉石牌1个,残破珊瑚1副,断玉簪1根,共27件。八月十日交。

孙殿英此举很明显是想避重就轻、推卸罪责。徐知道孙的意思,本想私吞,但后来看到阎锡山已成立军事法庭要动真格的了,担心受牵连,便才主动要求上缴给法庭。好笑的是,在事件平息后,徐源泉很为自己的行为后悔。

罚没宝物未曾现身

罚没,这一部分在宝物去向中也占有很大比例。据资料,公开的主要有三宗。

第一宗:被北平警察没收。谭温江与“尊古斋”掌柜黄百川交易宝物,被警察查没,具体数量不清,最后下落不明;“义文斋”掌柜从谭温江弟弟谭荣九手中所收珍宝,曝光后交出,由时平津卫戍总司令朱绶光将之转交北平总商会会长及玉器帮、首饰帮保管,但最后下落不明。

第二宗:天津海关没收。1928年8月14日,天津海关查获了即将运往法国的宝物35箱。内有大明漆长桌1张、金漆团扇及瓦麒麟、瓦佛仙、瓦猎人、瓦魁星、描龙彩油漆器、陶器等,由北平吉贞宦古玩店铺长张月岩报关,运到天津预备出口、运往法国,报价2.2万元。由于货主没有在场,军法处通知天津海关暂行查封,并通过北平公安局询问张月岩,方查清35箱货物来源,并非全部是东陵物品。

第三宗:被解放军没收。孙殿英被俘后身边宝物均被没收,这部分宝物后来交上级保管。

笔者曾就此采访了当年第一个审讯孙殿英的人、时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6纵队18旅53团(预备总队)代理指导员伊萍。据伊证实,孙殿英被俘后,现场从其身上搜出了两把手槍,当场缴获一把“赵子龙宝剑”。

受贿人员大名单

这部分民间传说较多,主要用于开脱盗陵重责、避免严惩。所送出物品,几乎每件都是国宝,行贿对象是“党国要人”。孙殿英曾亲口对身边人说过盗陵的情形和将宝物送人的情况,这在《文强口述自传》、《我所知道的戴笠》等书中都有提及。

这里据公开资料,综述如下:

戴笠——乾隆颈项上一串朝珠中最大的两颗朱红色珠子。

宋子文——一只大“翡翠西瓜”,孙殿英托戴笠送给了宋子文(一说送宋美龄)。

宋美龄——慈禧口中含的一颗夜明珠、一包珍珠,孙殿英托戴笠带给宋美龄(此项行贿效果明显,宋美龄曾关照有关人员,拖延东陵盗案审判)。

蒋介石——乾隆陵中盗出一把九龙宝剑。孙殿英托戴笠送给蒋介石(一说送何应钦),未遂,后在戴笠坠机事件中焚毁。

徐源泉——慈禧头顶的翡翠荷叶,还有一尊金佛、一尊红宝石佛、一包珍珠。

商震——慈禧陵中一只青皮黄瓤翡翠甜瓜。商震时为东陵盗案审判长。

阎锡山——慈禧陵中纯金寿星佛、翡翠桃等;乾隆戴在手上几十年的玉扳指,及裕陵中盗出的象牙、乾隆珊瑚雕制文玩等。

孔祥熙——朝鞋上宝石两串、慈禧陵中一颗翡翠白菜、一包珍珠。

王仲廉——抗日战争胜利后,孙殿英遂以巨额黄金和所盗出宝物贿送王仲廉。王时进驻豫北,任第31集团军整编为第26军军长。

朱绶光——若干,明细不详。

上述名单仅是已公开的,所贿宝物也仅是一部分,外界不清楚的更多。

被拜把子兄弟秘藏

孙殿英所盗获东陵宝物数量,应该还有一大部分没有现身,好似人间蒸发。这大部分宝物,笔者认为主要让孙殿英秘藏起来了。

孙殿英当时曾将所盗宝物进行了清点、分类。据说,他挑选出了两箱宝中之宝,暂不出售,另外秘藏。但交给谁比较放心呢?孙殿英想起了自己的拜把子兄弟田海泉,请他代为保管。田海泉时任晋军旅长,驻在包头。孙殿英便安排自己的亲信、下属旅长杨明卿去办这件事。

孙殿英将两箱宝物送到田海泉处保管的时间,有不同说法:一说是1928年盗陵后不久,受阎锡山暗示去山东剿灭其旧主张宗昌之前;另一说在1934年春,孙殿英率部向西北进攻宁夏,久攻不下、战事吃紧之时。

但不论何时托管于田海泉,孙殿英将这两箱宝物秘藏应该不假。不过这两箱宝物中的精品,在田海泉的手里最后被人“黑”了。

宝物丢失后,田海泉曾跪着向孙殿英哭诉,请求宽恕,称一箱被偷,一箱被调包,并递上了被调包的那只箱子,箱内尽是破烂玩意儿。

孙殿英明白这是田海泉昧心,他自己黑了宝物,气得咬牙,后来孙殿英的军队进驻包头以东地区,便秘密派人到包头暗杀了田海泉。

那两箱宝物是否找回了?不见交代。

部分宝物传闻在武汉

最后,再说一桩秘藏失落之谜。因为孙殿英从东陵盗出的宝物,一直与慈禧所随葬清单对不起来,算上送田海泉收藏的两箱宝物外,还有好多,都弄到哪儿了呢?于是有传说,东陵有一部分宝物藏在孙殿英的上司、第六集团军总指挥徐源泉家里。

这种分析的理由有一定的说服力。孙殿英能那么快平安无事,摆平方方面面要感谢自己的顶头上司徐源泉,如果不是徐或明或暗地交涉,孙殿英的屁股可能抹不干净。徐源泉能为孙殿英说话,便是因为暗地里得到孙的重贿。

徐源泉家在武汉黄陂区的公馆下面有密室,据传就是专为藏宝而设。1949年,徐源泉随蒋介石去台湾时,带走了一部分财宝,带不走的便全部藏入密室。

这个传说便是现在湖北省境内最大的藏宝之谜,至今仍有很多人试图寻找到这批宝物,当地媒体也曾作追踪报道,但踪迹不显。徐公馆位于今武汉市新洲区,是民国年间徐母七十大寿时所建,徐源泉为此花了几十万两白银。

1994年,当维修徐公馆这处市级民国建筑重点保护单位时,在徐家后花园的一个墙角掘出了一个地洞,由于事关重大,上级部门没有批准“探宝”,洞口被回填。

2005年,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栏目曾去探访但最后也没有了下文。有学者认为,徐家那个洞只是民国年间常见的家庭防空洞而已。摘自《中外书摘》2012年第7期作者:倪方六

孙殿英盗墓影响

自东陵被盗后,清室遗臣多次到卫戍司令部要求严惩盗陵凶犯,但要犯谭温江却被保释出狱,其他盗陵人犯又多逃出北平。各界人士纷纷电请政府,要求从速秉公处理,北平总商会请求组织特别法庭审判此案。不得已,阎锡山电令卫戍司令部从速组织军事法庭,军事法庭由商震上将任审判长。迫于舆论,陆军监狱马上将保释在外的谭温江重新收押,听候审判。与此同时,第六集团军总指挥徐源泉也将谭温江以前呈报所谓马兰峪剿匪所得的东陵珍宝加封保存,移送卫戍司令部,并向外界表示对部下决不宽贷。东陵盗案于1928年12月中旬由军事法庭开庭调查,此后即归于沉寂。直至次年4月20日方开庭预审,至6月8日终审。预审中,主犯谭温江拒不承认盗掘一事,而主谋孙殿英更是逍遥法外,他被国民政府任命为新编独立第二旅旅长,并协同任应岐讨伐张宗昌。6月15日,军事法庭决定拟出审判书呈报中央,将谭温江等嫌疑犯在押,故久悬未决的东陵盗案结束。

军事法庭上报几个月过去了,因案情盘根错节,难以判决。这时孙殿英已率领军队到陇海线上与阎锡山、冯玉祥取得联系,又在嵩山附近民军中收抚了两万多人,深得阎、冯的器重。经孙殿英与阎锡山交涉,谭温江亦被释放。以后孙殿英不断加官进禄,提任安徽省主席、暂编第五军军长。在抗日战争时期,他和庞炳勋投敌组织新五军。日本投降后,他又成为“曲线救国”的“忠臣”,被委派为先遣军总司令,与人民解放军为敌。在人民解放军解放河南汤陰的战役中,这个20多年来一直逍遥法外的盗陵主犯,终于被解放军生擒,后死于战犯收留所中。

慈禧太后墓中遗失的7大绝世珍宝!

1927年夏,军阀孙殿英借口军演打开了清东陵,无数的珍宝、古董被掠夺一空,这就是震惊中外的清东陵被盗案。

孙殿英的士兵们打开慈禧的棺材时据说慈禧老佛爷还肉身未腐,好像睡着一样栩栩如生。有人说慈禧之所以肉身未腐是因为她口中含着旷世珍宝夜明珠。那么慈禧墓中除了夜明珠,还有那些宝贝呢?

一、夜明珠

慈禧墓中最著名的珍宝可能就是夜明珠了,这个宝贝不得不提。军阀孙殿英盗了东陵后对人说:“她(慈禧)口里含着一颗夜明珠,分开是两块,合拢就是一个圆球。分开透明无光,合拢时透出一道绿色寒光,夜间百步之内可照见头髮。听说这宝贝可使尸体不化,难怪慈禧的棺材劈开后,老佛爷像睡觉一样,只是见了风,脸才开始发黑。我把夜明珠托雨农代我赠给蒋夫人(宋美龄)。”看来价值连城的夜明珠最终落到了宋美龄手中,但宋美龄一生从未提过夜明珠一事。

二、翡翠西瓜

据说翡翠西瓜是“番邦”进贡的宝贝,而且有4个。慈禧太后对这些翡翠西瓜格外喜欢,恨不得抱着睡觉。所以最后把翡翠西瓜陪葬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孙殿英盗东陵后翡翠西瓜下落不明,至今仍不知在谁手里。

三、翡翠白菜

翡翠白菜原置于紫禁城的永和宫,永和宫为光绪皇帝妃子瑾妃的寝宫。慈禧死后翡翠白菜就做了陪葬品。现在很多人怀疑台北故宫博物院中的翡翠白菜就是慈禧墓中的翡翠白菜,但慈禧墓中的翡翠白菜没有谁见过,并不好下结论。

四、玉石莲花

玉石莲花曾是慈禧太后的枕边宝物,重约5092克。据说,当时的市场价值为白银75万两。孙殿英盗墓后玉石莲花也不知所终。孙殿英盗墓后当时很多外国人都瞄上了他,也只有外国人出得起价钱,所以很多珍宝可能已经流落国外了。

五、珊瑚树

慈禧老佛爷还特别喜欢一枝鲜艳瑰丽的大号珊瑚树,娇艳欲滴,鲜亮无比。这件宝贝现在也下落不明。

六、玉藕

慈禧还喜欢一枝“玉藕”,藕上长着绿色荷叶,开放着粉红色莲花。莲花的旁边还吊着几颗黑色荸荠,如同刚从水中捞出一般鲜活瑰丽。玉藕也不知去向了,怕是孙殿英卖给外国人换成军饷了吧。

七、玲珑宝塔

这个玲珑宝塔据说是慈禧墓中最珍贵的宝物,然而玲珑宝塔是否真的存在还很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