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中国历史最荒淫的皇帝

中国历史最荒淫的皇帝

本文发表于2019-5-13226人浏览

古代哪个皇帝最荒婬无道?自古宫廷多婬乱,皇帝老儿那帮大老爷们可是出了名的风流,后宫嫔妃佳丽三千个个风华绝貌,要说皇帝不荒婬一点还真对不起那帮同样也渴望享受人体之欢的女人们,作为皇帝你荒婬也就罢了,但有时候整出来的那些个令人不敢直视的变态嗜好,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啊!

1.西汉哀帝刘欣——同性恋癖

在中国历代的帝王中,好女色者居多,但也有不少皇帝特好男色,蓄养男宠,其中以汉哀帝为最。

在汉朝皇帝当中,从汉高祖刘邦开始同性恋就非常普遍,其中以汉哀帝刘欣(前25~前1年,前7~前1年在位)为最。著名典故『断袖之癖』就是出自他与董贤的同性恋。

哀帝即位后,一天轮到侍郎董贤传报时辰,哀帝从殿中看见董贤后,深为“惊艳”。男子中有此姿色,真是绝无仅有,就是六宫粉黛,也相形见绌。哀帝将他召入殿中让其坐到自己腿上,与之促膝而谈,并当下授董贤黄门郎的官职,让他随侍左右。

董贤生就一种女性的柔媚,低眉顺眼,搔首弄姿,引得哀帝欲火中烧,居然让他侍寝。此后,董贤一月三迁,升任驸马都尉侍中,出则与哀帝同骖乘,入则共床榻。董贤穿着雾一般轻逸的衣衫,像蝉翼飘飘若飞。哀帝与董贤常常一同沐浴,董贤在池水之中供奉丹药,邀宠献媚。

在董贤的迷惑下,哀帝整日不理朝政,只知道寻欢作乐。一天早晨哀帝醒来,见董贤还在熟睡中,本欲将衣袖抽回,却又不忍心惊动董贤。哀帝一时性急,竟从床头拔出佩刀,将衣袖割断,然后悄悄出去。所以后人把好男色称作“断袖癖”。

董贤醒来后,见身下压着哀帝的断袖,也感到哀帝的深情,从此越发柔媚,须臾不离其侧。哀帝还破例让董贤的家眷移入宫中居住。

一天,哀帝在麒麟殿与群臣饮酒,竟然对董贤说:“朕欲效仿尧禅舜,把帝位传给你。”一时间大殿内鸦雀无声,谁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中常侍王闳进言:“天下是高皇帝的天下,非陛下所私有。陛下上承宗庙,应该传授子孙,世世相继,天子岂可出戏言?”哀帝十分恼怒,竟将王闳赶了出去。后来,哀帝也觉得自己失言,因此再不置可否,将禅位的话模糊过去。

仅仅一月之间,董贤所得赏赐已不计其数。哀帝还在自己的陵墓旁,专门为董贤另造一墓冢,使董贤可以死后陪伴他。

公元前1年,年仅26岁的汉哀帝刘欣一命呜呼。哀帝死后,董贤被罢官,他自知前途未卜,就与妻子一起自杀了。

2.隋炀帝杨广——恋童癖

隋炀帝杨广(569~618年,604~618年在位)的荒婬在历代帝王中可算是恶名昭着的。

他即位后纳了众多美女:叁夫人、九嫔妃、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共120人。他奸婬了老子的多个老婆不说,还广搜未成年的女孩置於宫中供自己婬乱。

他的性取向最为变态,特别喜欢与女童乱搞。

隋炀帝杨广迷恋女童。他广搜未成年的女孩,置于宫中,供自己婬乱。大夫何稠投其所好,专门制作了一种车子,正好可以放进一个女童。何稠说:“此车虽然小,却有两层。临幸女童时,只需要将车子推动,上下两层中所设的机关便能自动运行起来,能将女童牢牢固定住,使之不能动弹。这完全是自动的,行房事时一点也不费力气啊。”杨广听了何稠这番话后,兴奋地说:“你开动脑筋设计了这个车,我用来任意取乐,就叫‘任意车’吧!”得到“任意车”后,杨广马上挑了一个体态轻盈的女童,叫她上车仰卧。那女童全被蒙在鼓里,当即奉命登车,机关一动,立即被钩住四肢。她正要用力挣扎,不料杨广已经压上身来,无从躲闪。云雨之后,杨广非常欣喜,马上赏赐何稠千两黄金。他还让画师将自己和女童交欢的情景画下来,悬于宫中欣赏。

从此,杨广可在路上随意行房事,车内悬挂着铜饰件,随着车的摇动发声,可以将车内的声音掩盖住。

何稠与同僚谈及此车时,常常夸自己机巧聪慧。有一个同僚对他的行为很是不屑,想调戏他一番,于是冷笑说:“天子正嫌楼中不能乘车,处处需要步行,你为何不再造一个车,既能便于御女,又能登高,这才算心灵手巧呢。”何稠被他这么一说,竟然真的日夜构思,几经改进,终于又造成一辆车。改造后的车子下面架着双轮,左右暗藏枢纽,可上可下,登楼入阁,如履平地。尤其是在车中御女,仍能自己摇动。杨广当即试用,果然能转弯抹角,上下自如。杨广喜不自禁,对何稠说:“朕正愁步行吃力,现在有了这车,真是快意逍遥啊!”杨广一边说,一面又命人取来金帛,赏给何稠,并封他为金紫光禄大夫。

公元618年,隋炀帝在政变中被隋将缢杀。

3.五代南汉国君刘鋹——窥婬癖

五代南汉国君刘鋹重用宦官,事事都唯内宫之言是从。他推行了一项基本国策:想重用的大臣,一律先Yan掉。按照规定,考上进士的要先Yan割,再委任官职。此外,没考上进士,但被刘鋹器重的官员,也都难逃一刀。为了推行这项基本国策,他还给了不少专门Yan人的人技术员编制。南汉被灭的时候,光是被杀的Yan割技术员就多达五百名。即便是和尚、道士,刘鋹想与其谈禅论道,也要先Yan割了再说。在刘鋹看来,百官们有妻儿老小,肯定不能对皇上尽忠。有些趋炎附势的人,居然自己Yan割了,以求进用。于是南汉几乎成为Yan人之国。时人称未受Yan割之刑的人为门外人,而称已Yan割者为门内人。

五代南汉国君刘鋹(942~980年,958~971年在位,原名刘继兴,呵呵)不但好婬,还尤其喜欢『洋妞』。

有一次他看上了街头的一个波斯女人,此女长得丰艳风騷,且深懂房中术,遂很得他的宠爱,召入内宫,称之『媚猪』。

『媚猪』又从宫里找了9个同样婬荡的女人供他玩乐,合称为『十媚女』。刘鋹有一大怪异嗜好,是爱看男女性交的场面,且人越多越好。

他找了不少当时社会上的无懒进宫,与宫中女孩一道,把衣服全部脱光,一块乱交。

他与『媚猪』在一边观看,婬兴大起。如男的把女的搞败了,就有丰厚的赏赐。若男的被女的弄输了,则后果严重,刘长会骂他没用,轻则Yan割,重则被烧煮剥剔喂豹子。

公元971年,宋兵进迫,南汉投降,刘鋹被送至开封,后被封为恩赦侯。刘(钅长)从此闲居开封,直到公元980年死去,终年三十九岁。

4.元顺帝妥欢帖睦尔——群交癖

元朝后宫相对安静一些,但最后一个皇帝顺帝却是顶大的好色之徒。其被明军给赶到边外,帝号还是朱元璋加给他的。元末政权不稳,但顺帝在宫里是一样恣情酒色,并不曾想如何维系元朝政权。他找来西域的僧人,向其学房中术“演揲儿”法,通过学习加实践,其床上功夫果然大增。后来他的妹婿又给他介绍了会“双修法”的僧人,所谓“双修”,就是性交时的不同姿势和身位的练习,在今天实在不算什么秘密。为此,他召入良家女子供自己“实习”,日日在宫中婬戏作乐。最让他皇心大悦的是与群臣亵狎,男女裸处一处,君臣不避,光着屁子在一个房间里玩,既不分姓氏级别,也不讲尊卑长幼,“大家一块搞”,是名副其实的“君臣同乐”,成了当时特殊的换妻Party。因顺帝的“示范作用”,当时后宫中的女人也都很婬乱,不少嫔妃与僧人奸宿一处,以至后来出现了一个糟糕的、史上闻所未闻的“规矩”:凡是境内女子到了出嫁的年龄,不论美丑高矮都要先给僧人睡一下,叫做“开红”,等僧人玩够了,才许回家完婚。有这样的皇帝执政,元朝不亡才怪呢,所以朱元璋轻易就将元朝给灭掉了。

元朝最后一个皇帝元顺帝妥欢帖睦尔(1320~1370年,1333~1370年在位)是个顶大的好色之徒。

他找来西域的僧人,向其请教房中术『演揲儿』法,透过学习加实践,其床上功夫果然大增。后来他的妹婿又给他介绍了一名会『双修法』(即性交时的不同姿势和身位的练习)的僧人。

为此,妥欢帖睦尔召入大量良家女子进宫供自己『实习』,日日婬戏作乐。

而最让他心情大悦的还是与群臣亵狎,君臣不避,男女裸露一处,光着屁股在一个房间里戏耍,既不分姓氏级别也不讲尊卑长幼,『大家一块搞』,是名副其实的『君臣同乐』。

因为妥欢帖睦尔的『示范作用』,当时后宫中的女人也都很婬乱,不少嫔妃与僧人奸宿一处,以至后来出现了一个史上闻所未闻的『规矩』:

凡是治内女子到了出嫁的年龄,不论美丑、高矮,都要先给僧人睡一次,叫做『开红』,等到僧人玩够了,才许其回家完婚。

5.明武宗朱厚照——双性恋癖

明朝有不少皇帝是双性恋,男女通吃,其中以明武宗朱厚照(1491~1521年,1505~1521年在位)为最。

明武宗一生腐化堕落,荒婬无耻。他建造“豹房”,花天酒地,欺男霸女,醉生梦死。

豹房新宅始修于正德二年,至正德七年共添造房屋二百余间,耗银二十四万余两。这里充斥着教坊司的女乐、高丽美女、西域舞女、扬州少女,乃至于妓女、寡妇等各色女子。人数之多,难以想像。

豹房内的大床能睡七八个人,武宗常与妃嫔群交。平时一般让两个美女同时陪睡,每到高兴之处,他就打开房内机关,三人抱着掉入下层,再开一次,又掉入一层。当然,下面都是铺了厚厚的被子的,跌不伤的。武宗也喜欢与男宠交欢,最宠幸的男子有江彬、钱宁等。他对太监也有兴趣,好多时间都和宫廷中的小太监在一起玩性游戏,集体性交,为此流连忘返。有一次他在外地看上一个男童,竟将其带入宫中Yan了。

豹房新宅多建有密室,有如迷宫,又建有校场、佛寺等。武宗每日广招乐妓游乐,荒婬无度。正德九年正月十六日,宫中元宵节放烟花,不慎失火,殃及宫中重地乾清宫。乾清宫是内廷三殿之首,象征着皇帝的权力和尊贵的地位。武宗见火起,没有下令扑救,反而跑到豹房观看,谈笑风生,回头对左右说:“好大的烟火啊。”

豹房新宅中除乐妓之外,还有武宗的义子。武宗在位短短的十几年间,曾收有一百余名义子,甚至在正德七年一次就将127人改赐朱姓。在这些义子中,最为得宠者为钱宁。钱宁狡黠猾巧,深为武宗所喜欢。据说武宗在豹房常和钱宁同床共枕。百官候朝久不得见,只要看到钱宁懒散地出来,就知道皇帝也快出来了。

武宗阅女无数,却无子嗣,这是他心头无法抚平的伤痛,为此他甚至导演了迎娶孕妇的闹剧。正德十一年,赋闲在家的马昂为求得复职升官的机会,结交了武宗身边的红人江彬。江彬极力在武宗面前赞扬马昂的妹妹美若天仙,又娴熟骑射,能歌善舞。武宗一见,果然异常欢喜,不顾她已有身孕,将其带回豹房,并给马昂升官晋职。武宗想借此瞒天过海,掩饰自己不能生育的事实。朝臣听到了风声后,纷纷上疏要武宗驱逐马氏,以绝后患。武宗知道事情败露,只得放弃了这一打算。

正德十五年,南巡途中的武宗途经淮安的清江浦时,玩兴大发,忽然想独自泛舟捕鱼,结果撒网时用力过猛,船翻落水。武宗在惊吓之余又受了风寒,身体每况愈下。正德十六年三月,明武宗死于豹房,年仅三十一岁。

6.明熹宗朱由校——恋乳癖

明熹宗朱由校(1605~1627年,1620~1627年在位)即天启皇帝。

由於从小经历曲折、备受冷落,一直缺少父爱和母爱,导致他是一个始终长不大的孩子,一辈子在心理上都断不了奶,所以不理朝政,只知道嬉玩,而且对奶妈客氏极其依恋,无论礼法如何规定,客氏始终不能离去。

由於他强烈依恋着奶妈客氏和她的那对硕大的乳房,长到十几岁了还要吮她的乳头、吸她的奶。

而客氏的相好(也叫『对食』)却是目不识丁、性器残缺而贪恋权欲和金钱的太监魏忠贤,那麽后来魏忠贤的专权也就顺理成章了。朱由校的这种特色癖好,在性心理上是一种典型的变态了。

天启元年九月,皇帝朱由校只得忍痛割爱,让这个叫客印月的奶妈搬回家去住。结果,人走当天,天启帝就受不了啦,竟然跟大臣们玩起了绝食游戏——天启皇帝为她绝食的这个客氏,原名叫客印月。她的身份和职业,从年轻时到死都是奶妈。但这个奶妈,是中国史甚至世界史上的第一奶妈。

天启元年四月,皇帝大婚,娶了河南符祥县生员张国纪之女,是为张皇后。张皇后是个好女人,文静端庄,知书达礼,天启帝对她很满意。这与客氏本无关系,但这老奶妈居然醋意大发,对张皇后百般刁难,连吃饭用的盆碗瓢勺都不配给。又对天启帝嗔怒道:“有了新人忘旧人!”天启帝只得给她厚赏安慰(《明季北略》)。

史籍上一般都说,客氏比天启帝大18岁,但从后来崇祯皇帝钦定的文件里所记载的年龄倒推,她应该比天启帝大25岁。也就是说,当年这女人已经是42岁了,如何还能与天启帝保持姐弟恋,而且把天启帝“惑”成那样,很不可思议。

在明代,没有人敢把这个话说破。臣子的奏疏只是露骨地旁敲侧击,天启帝也不是看不出,但他发了火,惩治了上疏的人,也就完了。因此,这是一段说不清的绯闻。

7.清文宗咸丰——恋足癖

咸丰身边不乏貌美的嫔妃,但众多的满族妃嫔已让他厌倦了,他继而将兴趣转移到了汉族女子的身上,特别是汉族的小脚女子。

一些奸佞之臣察知咸丰热衷于汉族女子后,不惜重金从江苏、浙江一带购买数十名妙龄美女,献与咸丰。更有大臣献媚说:现在天下多乱,而圆明园又地处郊外,应加强警戒,可令这些女子每三个人为一拨,每晚在皇帝的寝宫周围打更巡逻。咸丰自然懂得其中的奥妙,得此方便条件,可以随时将这些“值勤警戒”的美女召入殿内,随意召幸。

后来,咸丰干脆“金屋藏娇”,将其中四位特别漂亮的女子加以封号,被称为“四春”,即牡丹春、杏花春、武陵春、海棠春。这“四春”佳丽分别居住于圆明园内的“镂月开云”、“杏花春馆”、“武陵春色”和“绮吟堂”。

近侍告诉咸丰,有一位寡妇很美丽,黑发如瀑,皮肤如脂。咸丰听说后,非常好奇,立即前往观看,果然名不虚传。该寡妇姓曹,相貌姣好,皮肤白晰,一双深潭般的眼睛充满秋水。让咸丰最为兴奋的是,她有一双十分精致的小脚。精致的缎面鞋上,绣绘着缠绵的交颈鸳鸯,鞋头是闪烁着迷人光泽的珍珠,珍珠串下是栩栩如生的春宫图。鞋内衬着令人晕眩的香屑,淡淡的香味,若有若无地飘荡着,引人遐想无穷……

从此,曹寡妇生活在宫中,受到咸丰的特别宠爱。宫中人对她很是敬畏,恭敬地称她为娘娘,私下里称她为皇宫曹寡妇、大家曹寡妇。

咸丰喜欢和恭亲王的长子交游寻乐,吃春药纵欲,出入烟花之地和繁华酒楼。他也喜欢和御史王庆祺一同翻阅春宫图,细细品味其中的美妙。

咸丰十一年三月,咸丰帝咳嗽不止,红痰屡见,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却仍在不时地命戏班为他唱戏,直到其驾崩的前两天还在传命“如意洲花唱照旧”。

8.宋徽宗赵佶——嫖娼癖

宋徽宗并不满足于后宫的众多妃嫔,他经常微服游幸青楼歌馆,寻花问柳,凡是京城中有名的妓女,几乎都与他有染,不愧为皇帝嫖妓的第一人。

有一次,徽宗在饮酒时,偶然听到了随风飘来的音乐声,便产生了出宫逛逛的念头。于是,他换好便服,私自到了街上。忽然,他发现一宅院帘帷下面正站着一位绝色佳人,真是面如桃花、眼若秋水、娇媚含笑、风情万种,和后宫的妃嫔们相比,别有一种风韵。经询问,方知此女子乃是名妓李师师。

徽宗立即进院登楼,自称是赶考的秀才,求见李师师,终于一睹其芳容。在李师师百般献媚之下,徽宗一时把持不住,竟透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李家一听吓坏了,以为来了个疯子,便赶忙将此事报告地方官。经证实,原来这个“疯子”嫖客正是当今皇帝!李师师母女连忙跪地求饶。没想到徽宗一点也不见怪,决定当晚就留宿李师师处。从此,徽宗经常通过地下暗道,潜到李师师的房里,与她交欢。

有一次,税监周邦彦正在与李师师耳鬓厮磨,恰逢徽宗驾到。周邦彦一时无处藏身,只得躲到床铺底下。徽宗把刚用快马从江南运来的新橙拿出来与李师师分享,两人边吃边调情的情景被周邦彦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后来,周邦彦特地为此填了一首词,词名为《少年游·感旧》,这首词将徽宗狎妓的细节传神地表现了出来。徽宗再次来时,李师师将此词唱给他听,徽宗问道:“这是谁写的?”李师师回答说:“是周邦彦所作。”徽宗不禁恼羞成怒。第二天上朝,他让蔡京以收税不足额为由,将周邦彦罢官免职押出京城。

两天后,徽宗又去李师师处,等到很晚才见李师师回来。徽宗生气地问:“你到哪里去了?”李师师回答:“臣妾罪该万死,臣妾得知周邦彦得罪皇上,被押出京城,就聊备薄酒一杯,为他饯行,实在不知皇上到来,在此守候多时。”徽宗问道:“他又有新词吗?”“有一首《兰陵王》。”“唱一遍让我听听。”这是周邦彦用心之作,经李师师一唱,徽宗转怒为喜,立即下诏召回周邦彦,任命他为管音乐的大晟府乐正。李师师也被召进了宫中,册封为李明妃。

从此,妓女李师师的身价倍增,连梁山好汉想走招安的路子,也绞尽脑汁找她帮忙。不但黄金万两铺路,还派水泊最著名的少妇杀手燕青上阵,博得李师师的好感,托她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李师师果然不负厚望,玉成此事。

公元1127年7月,宋徽宗被金兵所俘,后受尽折磨而死

9.西汉成帝刘骜——嗜春药癖

汉成帝刘骜(前51~前7年,前33~前7年在位)的皇后很有名,也就是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刘骜专宠她俩。赵飞燕『着体便酥』,赵合德『柔若无骨』,令刘骜如痴如醉。姐妹俩轮流侍寝,还经常叁人同床婬乐。

汉成帝迷恋赵合德兰汤沐浴。自从汉成帝一次无意间从门窗缝隙中窥见了赵合德洗澡后,“看澡”就成为他一种新鲜的刺激:从赵合德宽褪罗衣,玉骨冰肌,兰汤潋滟,到自我欣赏,顾影自怜,关窗锁户,轻蘸细拭,一幕幕活色生香的旖旎画面,有景象、有动作、有表情、更有声音,是汉成帝的经验里从来没有过的。他对身边的太监说:“自古以来皇帝没有两个皇后,如果有的话,我一定要把昭仪(此时赵合德已为昭仪,而赵飞燕是皇后)立做皇后。”后来为赵合德修宫殿,汉成帝特地关照用蓝田玉镶嵌了一个大浴缸,注入豆蔻之汤,更显水光潋滟。不消多说,自然是赵合德的浴缸了。

赵合德知道了自己入浴的过程竟能如此的使皇帝神魂颠倒,于是便将计就计地不予揭穿。更运用欲擒故纵的手法,尽量铺排无限的媟艳风光,甚至连浴罢的情态,也加以刻意的美化,以捕捉汉成帝的注意力。

荒婬无度迷恋妖女惨死花下。赵氏姐妹除了体态撩人之外,也用春药抓住皇帝的心。据传她们长期服用一种叫做“息肌丸”的春药,此种药类会让两姐妹散发出致命女人香,使得汉成帝不能自我控制性欲,一定得做爱才能罢手。但是服用这帖息肌丸最大的缺陷就是会破坏生殖系统,这也让赵氏姐妹失去了生育能力。

汉成帝的性能力毕竟有限,当他精力耗尽时,就只好吃补药满足这种婬乱的快乐。为取悦皇帝的性需求,赵飞燕除了擅长狐媚术以外,还会配制一种助长性慾的春药,而且这种药一服用就上瘾,戒也戒不掉。汉成帝起初服食一粒丹药,即可精神亢奋临幸美人,好似恢复了青春活力;汉成帝长期服用,用药过量不断增加剂量。

他每次与赵氏姐妹上床时都要来上一粒,在温柔乡中享受快乐。但刘骜年仅45岁就死了,正是死在服用春药过量上面。当时他与赵合德上床,服春药后,天亮时竟发现死在床上。

10.南朝刘宋皇帝刘子业——乱伦癖

南朝宋废皇帝刘子业(449~465年,464~465年在位)有乱伦癖,他竟然把自己的姐姐山陰公主召入宫中。

南朝宋孝武帝刘骏去世后,太子刘子业登基。

有一次前往太庙,刘子业指着父亲的画像说:“这家伙是个酒槽鼻子,你们怎么没有画出来。”他立即召来画工,亲眼看着画工给刘骏增画了酒槽鼻子后,才满意回宫。

刘子业还给叔父们都起了绰号:湘东王刘彧叫做猪王,建安王刘休仁叫做杀王,山陽王刘休佑叫做贼王。有一次他兴致来了,令人脱了“猪王”刘彧的衣服,缚住他的手足,将其用木杖抬着进御厨,喊着要杀猪。

刘子业十分荒唐,居然将已经出嫁的姐姐山陰公主召进宫来,一起双宿双飞,竟像一对夫妻。

刘子业甚至还打起姑姑新蔡公主的主意。新蔡公主起初誓死不从,刘子业却说姐姐尚能侍寝,姑姑又有何妨,甚至抽出剑来威胁她。新蔡公主无可奈何,只能屈从。

这时,新蔡公主的丈夫何迈连连催促妻子回府。刘子业一看搪塞不过去,就索性找了个宫女的尸体封在棺材里给何迈送去,假称新蔡公主已经暴病而亡。

刘子业对宫中的王爷十分猜忌,总想找借口把他们杀掉。于是,他命令右卫将军逼婬建安王刘休仁的母亲陈太妃,还让其儿子在一边观看。他吩咐侍卫,一旦刘休仁有惊恐愤怒的表情,就立刻将他杀掉。陈太妃为了保住儿子的性命,只得含恨受辱。

一天,刘子业下令召集诸王的妃嫔公主入宫,令左右侍卫幸臣一起脱去衣服,和她们共赴巫山。这些女子吓得花容失色,顿时发出起一片惨呼之声。刘子业面对着这一派荒婬惨烈的场面,却洋洋得意,细细欣赏起来,还不时地在一旁拍手大笑。

一次,刘子业在皇宫后花园华林苑的竹林堂里,命令宫女和侍卫们一起裸体宣婬,他自己也混在其中,左拥右抱,不亦乐乎。后来,他仍觉得不刺激,竟然命人牵来一群狗、马、羊、猴,命令宫女们和这些动物当众交媾,谁敢不从,立即处死。

刘子业的荒婬残暴终于激起了众怒,即位一年后就在政变中被杀,死时十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