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永远讲不完的故事 / 14 、戈阿普・彩色的沙漠

14 、戈阿普・彩色的沙漠

本文发表于2021-1-821人浏览

巴斯蒂安在闪烁着红光的巨大花朵中睡得很香,很久。等他醒来睁开眼睛一看,笼罩在他头顶上的仍然是黑色天鹅绒般的夜空。他伸展着身子,满意地感觉到,在他的身体里充满了神奇的力量。

他并没有觉察到,在他的身上又发生了一次变化。希望强壮的愿望消失了。

现在,他站起身来,透过巨大花朵的边缘朝四周望去,他发现,蓓蕾林显然已经逐渐地停止了生长。在森林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巴斯蒂安并不知道,这也和他的愿望已经得到了满足有关。与此同时,有关他曾经很弱、很笨拙的记忆消失了。他英俊、健壮,但是他总觉得还不满足,现在他甚至觉得这有点儿女性化。只有当一个人经过磨炼,像斯巴达人似的坚韧不拔时,俊美和健壮才有价值。也就是说,得像阿特雷耀那样。但是,在这地闪光的花朵下,在只要一伸手便可以摘到果实的环境里,是没有机会磨炼自己的。

在蓓蕾林东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第一片柔和的、珍珠色的晨曦。天色越明,夜生植物所发出的光便越暗。

“好,”巴斯蒂安自言自语道,“我还以为,这儿大概根本就没有白天。”

他坐在花中,考虑他现在该干什么。再爬下去漫游?当然,作为蓓蕾林的主人,他想在哪开路就能在哪儿开路。他可以在夜森林里漫游几天、几个月或者是几年。这个热带丛林实在太大了,大得他几乎无法走出去。尽管夜生植物非常之美,但从长远的观点来看,这并不合适于巴斯蒂安。得干点别的什么,比如,在沙漠中漫游一一幻想国最大的沙漠。是的,这才是一件值得为之感到骄傲的事情!

就在这一瞬间,他感到他所在的这株巨大的植物在剧烈地震撼。主干倾斜了,可以听到劈里啪啦和沙沙作响的声音。巴斯蒂安必须牢牢地抓住,才能使自己不至于从花中滚落下去。花朵越来越往下沉,现在已经弯到了水平的位置。在这样的情况下所看到的蓓蕾林是非常可怖的。

太阳已经升起来,照耀着一副被毁坏了的图景。巨大的夜生植物几乎荡然无存。在耀眼的阳光下,夜生植物以比它们形成时更快的速度变成了粉末,变成了彩色的小沙粒。各处还矗立着一些由巨大树木所遗留下来的树桩。它们就像是建在沙滩上的城堡塔楼,一旦被风吹干便会化作碎末。还剩下最后一棵挺立着的植物,巴斯蒂安就坐在这株植物的花中。当他尝试着抓住花瓣时,花瓣在他手中变成了粉末,像沙粒似的被吹走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挡住他往下俯视的视线了,他这才看到,他所在的高度令人晕眩。假如他不想摔下去的话,就必须尽快地设法爬下去。

为了避免引起颤动,巴斯蒂安从花中爬到了这时已经变得像钓鱼竿一样弯曲的茎干上。他刚坐稳,那朵花便在他身后整个地掉了下去,并在下落的过程中变成了纷纷扬扬的红色沙粒。

巴斯蒂安极其谨慎地往下挪动。许多人无法承受悬在半空往下看时所产生的那种恐怖,他们会因为害怕而失手坠落。不过,巴斯蒂安毫无晕眩的感觉,他极其镇静。他知道,只要有一个动作考虑不周,整株植物便会折断。在危险之中他绝对不能鲁莽。他慢慢地往下移动着,终于下到了主干比较直的、然后是完全垂直的部位。他抱住主干,一厘米一厘米地往下滑。有好几次,从上面纷纷扬扬掉下来的彩色粉末洒了他一身。这株植物的所有枝杈都已不复存在,即使还留下那么一节,只要巴斯蒂安尝试着把它作为支撑点,它便马上碎成粉末。越往下主干便越粗,用手再也抱不住了。巴斯蒂安离开地面还有塔楼那么高。他停了下来,考虑着如何继续往下爬。

这株巨大植物的残余部分又一次发生了颤动,他根本就来不及作任何思考。主干一下坍塌了,变成了一座尖顶的山。巴斯蒂安从山上滚了下来,翻了好几个跟头,最后躺倒在山脚下。随他滑下的彩色粉末把他埋了起来。他挣扎了出来,抖掉了耳朵里和衣服上的沙子并着实地吐了几次唾沫。接着,他向四处望去。

他所见到这—景观闻所未闻:四面八方的沙子缓慢地流动着,以非常奇特的方式漩涡似地转到这儿,又流到那儿,形成了高低大小各不相同的山坡和沙丘。每座沙堆和沙丘都有一种特定的颜色。浅蓝色的沙粒涌向浅蓝色的沙堆,绿色的涌向绿色的沙堆,紫罗兰色的涌向紫罗兰色的沙地。蓓蕾林消失了,变成了一个沙漠。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沙漠啊!

巴斯蒂安登上了一个由紫红色沙粒形成的沙丘,他向四周极目远眺,看到的除了沙丘还是沙丘,其色彩斑斓绚丽,应有尽有。每—座沙丘呈一种色彩,这种色彩绝不重复。离得最近的那一座是钴蓝色的,另一座是桔黄色的,桔黄色后面的那几座闪耀着火红、靛蓝、苹果绿、天蓝、桔红、桃红、淡紫、湖蓝、紫丁香色、苔绿、红宝石色、深棕色、印度黄、朱红、天青蓝等色彩。从一个方向的地平线到另一个方向地平线,到处都是这样,直到眼睛看不见为止。由金色的和银色的沙粒所构成的溪流在一座座的小沙丘中流过,并把各种颜色分割开来。

巴斯蒂安大声说道:“这是戈阿普,彩色的沙漠!”

太阳越升越高,炎热令人难以忍受。热气开始在彩色的沙丘上蒸腾。巴斯蒂安意识到,他现在的处境变得非常困难。他不能呆在这个沙漠里,这是肯定的。如果无法从这一沙漠中走出去的话,那么要不了多久他便会倍受煎熬。

他情不自禁地用手去摸挂在胸前的童女皇的符号,希望它能引导地。随后,他勇敢地上路了。

他登上了一座又一座的沙丘,又走下了一座又一座的沙丘。他一小时,一小时地挣扎着往前走,一路上所看到的除了沙丘还是沙丘。只有色彩在不断地变化。现在,用之不竭的体力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因为沙漠之大是无法以体力去征服的。空气变成了地狱里流动的炽热风,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巴斯蒂安的舌头与上下腭粘在一起,脸上汗如雨下。

太阳成了挂在天空中的一团火。它一直悬挂在那儿,好像再也不动了。沙漠里的白天与蓓蕾林中的夜晚一样长。

巴斯蒂安走啊走,他的眼睛直冒火星,他的舌头干得像一块皮。然而,他并没有放弃。他的身体被晒干了,血管里的血变稠了,几乎流不动了。但是,巴斯蒂安仍然继续往前走,慢慢地,一步又一步,不着急,也不停顿,像所有有经验的沙漠漫游者那样。他并没有去注意他身体所承受的渴的折磨。在他的心中产生了一种铁一样坚定的意志.任何辛劳和匮乏都不能使他屈服。

他想起了他从前很快就会泄气。有上百件事情,他都只开了一个头就因为碰到一点儿小小的困难就放弃了。他老是关心自己的营养,十分可笑地担心自己会生病并且害怕经受疼痛。现在,所有这一切都被他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他现在正在走的这一条穿越彩色沙漠戈阿普的路,在他之前从未有人敢走过,在他之后也不会有人再来尝试。

很有可能任何人都不会知道这件事。

这种想法使巴斯蒂安感到非常遗憾。但是,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所有的迹象表明,戈阿普大得无边无际,他根本就走不到沙漠的边缘。尽管他很有毅力,但迟早终究要倒下的。这一想法并没有使他感到害怕。他将像阿特雷耀那个氏族的猎手那样,镇静、体面地去面对死已。不过,因为没有人敢进这个沙漠,也就不会有人把有关巴斯蒂安丧身的消息传出去。这消息既不会传到幻想国,也不会传到家里去。他会被视为失踪,就像他从未到过幻想国,从未到过戈阿普一样。

当他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想着这些问题时,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他对自己说,整个幻想国都被记在一本书中,记在移动山上的老头所写的那本书中。这本书就是《讲不完的故事》,他自己就在顶楼的储藏室里读过这本书。也许,他所经历的一切现在就已经记载在这本书中。很有可能有一天有另外一个人会读到这本书一一或者甚至恰好是现在,此时此刻在读这本书。也就是说,应该是有可能给这个某人留下一个记号的。

巴斯蒂安现在所在的这个沙丘是佛青色的。离他这个沙丘只有一个小山谷之隔的是一个火红色的沙丘。巴斯蒂安走过去,用双手捧起红沙,走回蓝色沙丘,然后,他用红色的沙子在沙丘的坡上洒了一条长长的直线。他又走回去捧红沙,就这样,他重复了好几遍。过了一会儿,他在蓝色的沙面上洒出了几个巨大的红色字母:

BBB

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凡是读《讲不完的故事》的人,都不会忽视这一记号的。不管他以后怎么样,人们总会知道,他曾经到过这儿。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