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父爱小故事 / 父亲的债

父亲的债

本文发表于2020-8-356人浏览

父亲的债

刘东伟父亲是条汉子。除了父亲,其他男人采石头时,都是两人一条扁担,吱吱呀呀地,往山下扛。

父亲有个特制的筐。每次,父亲把石头装满筐,然后一矮身,猛地背在身后,步伐稳健地走下山。

那年,儿子只有十岁,儿子常常坐在山下望着父亲。父亲裸着上身,陽光下,结实的肌肉一块块地鼓着,像远处连绵起伏的山脉。那时候,父亲的形象在儿子眼里,是高大的。父亲背着石头往山下走时,儿子总会莫名地热血涌动。

父亲背后的石头,像山一样,但是,父亲从没被压倒过。

父亲每天要比其他工人多干一倍的活。当然,工资也就多了一倍。

晚上,儿子睡梦中醒来,看到父亲一揉一着肩膀,在灯下点着钱。父亲拿钱的手,不停地颤一抖着。那些钱,仿佛比石头还重。父亲将钱按面值大小分开,一张张伸平,从大到小地叠好,然后仔细地包起来。

儿子说:爸,你有这么多钱,就给我买个山地车吧,我们班下周举行越野赛,我要拿个冠军回来。

父亲说:不行。

儿子央求道:爸,我只有这一个愿望,你都不能满足我吗?

父亲说:这些钱都有用。

儿子问:什么用?

父亲说:还债。

儿子嘟着嘴说:你年年还债,什么时候才能还完?

父亲说:快了,再有三五年就轻松了,到时,爸给你买一辆漂亮的山地车。

儿子等不急了。儿子说:你不给我买,我去找妈要。

父亲身子一颤,仿佛有什么东西划伤了他。父亲喝道:不许去。

儿子背着父亲去了母亲那。儿子是班里惟一没有山地车的男生,他一出入校园就抬不起头来。山地车是他最大的一个梦想,他要骑着它,在学校的野野比赛中划一道亮丽的彩虹。

母亲离开父亲后,又找了个男人。那个男人,看上去柔柔一弱弱的,每次母亲让儿子喊男人爸,儿子都不喊。但是这次,儿子主动地喊了。

男人本来正趴在电脑前玩游戏,听后就跳了过来,抱着儿子说:乖儿子,长大了,懂事多了。

儿子说:你先别高兴,我不能白叫。

男人说:对,不能白叫,爸有赏。

说着,男人就拿出十块钱来,想往儿子怀里揣,被儿子拦住了。儿子淡淡地说:就这么少?

男人一愣:你想买什么?

儿子说:山地车。

男人看看母亲。母亲说:就给儿子买个吧。男人干脆地说:买。

于是,儿子就有了一辆山地车。

那天,儿子蹬着山地车来到父亲的工地上。父亲正俯身背起一筐石头,抬头看到了儿子,背上的筐咚地落了下来。父亲噔噔噔地冲下来,脸色铁青地指着山地车问:谁给你买的?

儿子嘴巴一撇:当然是他了,还有谁?

父亲脸上的肌肉一阵扭曲,他双手张开,狮吼一声,一群鸟从林间扑棱棱飞出,冲散了空中的云彩,四周的采石工齐齐扭过头来。儿子看到父亲眼里,燃一烧着两团火焰,担心挨揍,缩在岩石后不敢抬头。但是,儿子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过了一会儿,儿子慢慢地抬起头,看到父亲坐在一边,望着远处的山村,一脸的疲倦之色。

第二天,父亲像变了一个人,他背着一筐石头下山时,摇摇晃晃的很吃力。突然间,父亲一跤摔倒了,有几块石头从他头上滚了过去。父亲闷一哼一声,昏了过去。

父亲住院后,母亲去看他。儿子摇着母亲的手问:为什么,为什么爸一见山地车就生气?

母亲叹道:你不懂。

儿子说:不,我懂,他心胸狭窄,他恨你,恨那个他。

母亲沉默了半晌,才说:儿子,这只是其中的一点原因。

儿子问:还有吗?

母亲点点头:还有。

儿子问:什么原因?

母亲说:债。

债?爸到底欠了多少债?

十二万,这几年来,他一直还,连本带息,不知哪天才能还完。

儿子苦恼地说:我知道他欠了债,他怎么欠了这么多债?

母亲望着儿子说:是你。

我?儿子愣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母亲说:你小的时候患有先天性心脏一病,当时……依着妈,就不给你治了,可是你爸不肯,他说无论多大的代价,也要让你像正常的孩子那样活下来,妈对不起你爸,将山一样的债撇给他就不管了,而你伤了爸的心。

儿子呆愣了半晌,突然冲了出去。母亲追出来后,看到儿子正在用石头砸着山地车。

儿子把山地车砸成了一堆烂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