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父爱小故事 / 隐身父爱

隐身父爱

本文发表于2020-8-334人浏览

隐身父爱

父亲在我的印象中是个淡得不能再淡的角色,除了小时候的那些少之少的记忆以外,父亲几乎就剩下空白了。

在小的时候,家里穷,冬天的时候,父亲每次出去回来总会变戏法的从大口袋里掏出香甜的沙枣来。而我就会开心的伸开自己的小手把自己的口袋装得满满的,然后满大街的去招呼伙伴们一起吃。那时候,觉得沙枣是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零食了。我的童年,几乎是沙枣陪伴着过来的。

刮风的日子,父亲就会找出一些稍微厚一点的彩纸给我们姊妹三个折风车,幼小的我常常觉得父亲的手好巧,几张纸,几枚小铁钉,几分钟时间就变成了一个吹一口气就欢快转动起来的风车。每当父亲折好风车时,我们三个便会拿着它迎风疯跑,欢乐的笑声伴着风车呼啦啦的转动着。下雨的日子里,每当我家的院里的菜园里积满了水,父亲便会给我们折小纸船,然后我们三个就在雨过的时刻比谁的船在风里跑得快。

直到多年后,我才明白原来那红红的沙枣,那转动的风车,那纸船儿就是父爱。

后来长大了,生活也慢慢好起来,沙枣几乎没有再怎么吃过。即使在父亲觉来很甜的沙枣都觉得苦涩难咽,也学会了自己折风车,但学会了,也不玩了。并且曾有一次折给女儿玩,女儿没玩几下就扯了,并冲我喊,风车一点也不好玩,比小汽车差远了。那时,我失落极了,在我小时候,那可是我最中意的玩具。

上学的时候,我是三个孩子中学习最好的一个。父亲从没有打过我。倒是母亲常常嫌我调皮,拿着红柳条打我的屁股。也许是他从不表现吧,很多时候,对于父爱,我都无从感受。

离家后,每逢节假日回去看父母,都会带上一大包的东西。起初的时候,不知道该给父亲买什么,反正一古脑的拎一包就行。倒是母亲,回去是总给她挑一两件衣服。有次,母亲说,你爸爸说,孩子们只知道给你买衣服。我愣了。再回去时,就父亲母亲一人一套。常年在外,思家了只能个电话过去听听父母的声音。早已习惯了开头的那句:我妈呢?如若妈妈在,就絮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完了才问上一句爸爸也好吧。然后没多久,母亲又对我说,你爸说,孩子们只会找你,从来不找我。我再愣,于是,再打电话了总要让母亲把电话递给父亲跟他唠叨上几句,问问他好不好。

在我小时候,因我是个女娃,父亲曾对我的出生非常的失望,他多么希望我是个男娃。所以,在心中一直觉得自己是多余的,至少是不被重视的。生了女儿后,在女儿一岁时带着她回家去住了一个月之久。每天早上,睡梦中的我总会被女儿的笑声给吵醒,睁眼时就看见父亲在和我女儿玩得正开心。女儿也得意的一口一个爷爷。母亲说,你小时候你爸爸都没有像疼你丫头那么疼过你。直到现在,一打电话父亲就会问起女儿来,会问多高了,跟小时候相比变样了没?

今年是父亲的本命年,我是该抽个时间去看看他了。差不多有一年时间没回去了,春节时没有回去,五一也没有去,也许在十一时,我会带着女儿去看看父亲。想念父亲,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