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父爱小故事 / 父亲的草帽

父亲的草帽

本文发表于2020-8-337人浏览

父亲的草帽

在我的橱柜里的最上面,摆放着一顶草帽,上面粘满了我和父亲的大头贴。每一天回家时,我都会习惯性地打开橱柜,我曾不止一次充满感恩地回忆父亲戴着草帽的情景。

我们住在城市最穷的贫民窟里,父亲在建筑工地上打工,靠卖体力赚几块生活费,从没出过远门,他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让我们能出外边闯闯。哥哥高三那年没考上大学,辍学去了广州,读初中的我便成了父母心中最大的目标和希望。

1998年,我顺利考取了湖南师范,成为我们村第一个考取名牌大学的人,父母乐坏了,可没过几天,他们就为巨额的学费犯愁了。望着家徒四壁的房子,我第一次留下悔恨的眼泪,如果我不考那么多分,他们也就不会如此着急了。我说:“我不读了,我要像哥哥一样去挣钱养你们。”父亲火了:“你哥哥,你哥哥就是因为书读得少,在外面连自己都养活不了,像他那样,那你就一辈子都没出息了。”我沉默了。

晚上吃饭时,母亲特意炒了一个青椒肉丝,这还是母亲去肉店老板求了好多次才赊到的,母亲夹了一块给我,郑重地对我说:“孩子,安心读你的书,不要担心。就算卖了这房子,我也要供你读完大学。”

话是这么说,可借起钱来,就头疼了。那阵,父亲天天在外面奔波,跑遍了所有的亲戚好友,求遍了能求的朋友,凑齐我的学费还差一段距离,最后,父亲一咬牙,以三分的利息借了1多元。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更是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两分来用。为了省钱,我早上用开水泡从家里带来的黄米粉,中午和晚上买两个馒头,再泡杯开水就算了事,一月到头,才吃一顿肉。我还在勤工部找了份清洁的活,饶是如此,还是觉得钱不够用。

大三后,班上很多同学都开始谈恋爱,我成了寝室里惟一的单身,他们想给我介绍,被我拒绝了,我想,连自己都养不活,还有什么资格去涉足爱情呢。1999年12月6日,我从床上刚准备起身,从腹部传来的一阵剧痛立刻让我昏厥过去。当我醒来时,人已经躺在医院了,医生说我是急性阑尾炎,需要立即动手术,否则有生命危险。赶来的班主任二话不说,帮我垫付了医药费。

手术后的第三天,同学告诉我,你父亲来了,正在班主任那呢。我心一惊,心想父亲怎么知道这事了,我原本是想瞒着的,我不希望他们再为我担忧。隔了一会,一个戴着草帽的人敲门进来了,是父亲。

我挣扎着想爬起来,被父亲喊住了,“你们学校真大,要不是有同学带路,我真找不到。怎么样,好些了吧?”

我点点头,父亲在床边坐下,脱下草帽,我看见他的头发白了一片。

“好了,好多了。您怎么来了?”我问。

“要不是你班主任告诉我,我们还不知道呢。”父亲有些责怪,“孩子,以后有事情不要瞒我们了,有什么苦难,我们四个人一起去承担,毕竟,我们都是一家人啊。”

我忽然想起父亲的那句口头禅:咱家虽穷,可也要穷得有志气。我点点头,父亲又仔细打量了我一番,微笑着说:“真好了,那我就放心了,这里还有些钱,你拿着用。”说着,父亲从内一裤兜里摸出一个塑料袋,父亲打开袋子,里面有一沓钱。父亲仔细数了数,一共是六百一十五元。“这里有六百块,你拿着。”

6我不由得一愣:“再加上医药费,哪来的这么多钱?”

父亲干咳了一声:“还不是东凑凑,西借借。哎!孩子,钱来之不易,要省着花。”父亲把六百块钱放在我的手里,又看了看,把最后的一十五元也放在我手上。

我惊讶地问:“爸,都给我了,你回去怎么办?”

“我这腿扎实着呢。”

我捧着这带着父亲体温的600块钱,含着泪点了点头:“爸,你放心吧。”

父亲简单地在外面买了一个馒头,然后进来给我告别,刚走出门去,他又转头说:“孩子,回家贵,寒假要是没什么特别的事,就,就不用回来了。我和你妈都好着呢。”

我心头一酸,默默点了点头。

转眼,寒假来临,我想起父亲的嘱托,一个人留在寝室看书,这一切都被班主任看在眼里,有一天晚上他喊我到他家吃饭。吃了饭,班主任慎重地掏出50块钱给我:“孩子,上次你爸爸给钱时,多给了50块,你拿着做路费,逢年过节的,怎么能不回去呢?”

我含着眼泪收下了,当天就买了回县城的票。

夜色降幕时,我走到家门口,本来想给他们一个惊喜,推开门,我傻了。

里面摆着各种各样的高档家电,这是我的家么?我一揉一揉一眼睛,不敢相信这眼前的一切,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你找谁啊?”

“这是我的家,你怎么在这?我爸爸妈妈呢?”我放下书包,疑惑地问。

从厨房里走出一对中年男女,上一上一下一下打量了我一番,男的说:“你应该是老王的儿子吧,你这房子,你爸爸早卖给我了,他没跟你说么?”

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我差点栽倒在地上,我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概三个月前。”男人想了想,说:“你那次得病,你爸爸没钱,只好把这房子卖了。”男人笑了笑,“这房子虽然破了点,但住起来,舒服。”

“他们在哪?”我咬着牙,尽量控制着眼里的泪水。

“就在人民路三号的工地上,快去找他们吧。”

我强忍着泪,直往外面跑,当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赶回去,我是个不孝的儿子,连惟一的窝也因为我被迫卖了,我心里深深自责着。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看见一处围墙包围着的空地上树立着几个帐篷。跑近时,第一个帐篷里传来父亲的声音。掀起门帘,父亲戴着草帽站在梯子上补顶棚,母亲在一旁做饭。

“爸!妈!”我走过去,泪水不争气地流下来。他们先是一愣,半晌后,母亲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会回来的,回来了就好,这个家虽然简陋了点,但至少还可以住。”

“我去砍斤肉,再打2两酒来,好久没喝过了,今天得好好痛饮一番。”父亲脱下草帽,我看见他的头发白了一大片。

那一天,父亲跟我唠叨了一晚,到最后,他竟然醉了,母亲和我把他扶进去,母亲说:“你爸爸这几年过得实在太苦了,长大了记得好好孝敬他。”

我含着眼泪点点头。

刚过元宵节,父亲便催着我早回学校,送行的时候,父亲从内一裤袋里摸出塑料袋,也没看,就塞在我的手里,我说:“上次那六百块,我还没用完,这些,你们留着,都操劳了一辈子,多买点肉补补身体。”

父亲火了:叫你拿就拿。省城不像乡下。父亲叹了口气,继续说,“你也老大不小了,如果有合适的,就找一个对象,钱该用的时候就用,我和你妈妈,在这里还能赚些钱,你不用担心,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就行了。”我的眼泪一下淌了下来,点着头接过了钱:“爸,你多保重,我走了。”

回到学校,我找了两份家教,虽然累点,但我过得很充实,大学毕业后,我谢绝了好几个名牌企业的邀请,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家乡,做了一名记者。

那年父亲生日,母亲想让我给父亲买顶新草帽,可父亲不肯,他说:“这帽子,都戴了十多年了,早戴出感情了,舍不得扔。”

如今,哥哥也回到了家乡,办起了厂子,父母便到他那帮忙,我也时常去看望他们,父亲每次说:“叫你不要跑得这么勤快,就不听。真要有本事,就带个丫头来,年纪都一大把了,还不考虑自己的事情,我和你母亲都等着抱孙子呢。”

我笑笑。我照旧往哥哥公司跑。今年元旦节,我带了个姑娘回家,父亲才取下了那顶戴了十多年的草帽,父亲笑着说:“是时候让它退休了。”

每次回家,我都照例要看看那顶草帽,我知道,父亲的言行举止,早已深深刻入了我的记忆,也将影响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