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父爱小故事 / 我儿子是北大生

我儿子是北大生

本文发表于2020-8-348人浏览

我儿子是北大生

你找谁?门卫伸手拦住一瘸一拐的乡下老汉。

我儿子是北大生。乡下老汉说。

你儿子是北大生?门卫看看穿一身破烂衣服的乡下老汉,笑了,你儿子会是北大生?

乡下老汉“嗷”地叫一声,我儿子真的是北大生。

这几天,正是送新生进校的高峰期,来自各地的家长新生出出进进,乡下老汉一声“嗷”,引来不少人围观。

乡下老汉挺着腰板又大声说了一遍。围观的人呵呵大笑,显然,谁也不相信他的话。

门卫说,老哥,你知道北大是什么地方吗?中国最权威的高等学府。

乡下老汉涨红了脸,歪着脖子说,我儿子真的是北大生。

这时,一位干部摸样的家长走了过来,说,老哥,你是不是记错了,你儿子考取的是北大吗?

乡下老汉指着教学楼上那神圣庄严的“北京大学”四个字说,就是这里。

干部问,那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国庆,他叫王国庆。

干部一愣。

这时,人群中一个戴眼镜的新生“啊”了一声,说,王国庆是我们班的,我这就去唤他。说着,“眼镜”飞也似地跑进校园。

过了一会,一个白净的青年被“眼镜”拉了出来。乡下老汉朝前迎了几步,神情激动地说,孩子。

白净青年说,怎么是你?

乡下老汉伸出粗糙黝一黑的手,去摸白净青年的头,孩子,让爹看看。

白净青年挡开乡下老汉的手,说,谁是你儿子?

你……你……

乡下老汉的脸再次涨红了。

围观的人一阵哄笑。

“眼镜”说,国庆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爹,他说他爹是大干部呢。

乡下老汉从怀里掏出一个刺绣的荷包,上面绣着“王国庆”三个字。

孩子,这个荷包你认识吧,在你升学的前一天,你娘连夜绣的,你不认爹不要紧,这里面曾装过爹和娘的血汗钱,整整15元,都给你交了学费。

白净青年愣愣地看着那个荷包。

“眼睛”惊讶地问,国庆,你不是说,这荷包是你爸去杭州出差时给你定制的吗?怎么到了这老头手里?

人群里嗡然有声,有人开始怀疑白净青年和这个乡下老汉的关系。有人小声说,瞧了吧,这小子肯定是不敢认爹。有人小声说,现在的小青年啊,都这样,怕人瞧不起。

白净青年脸色变了几变,突然一把抓过荷包,喝道,你这个小偷,原来在饭馆里是你偷了我的荷包。

人群又是一阵议论。瞧,儿子狠心不认亲爹,看这场戏怎么收场。

门卫听白净青年一说,一瞪眼,我早就看这老头不是好东西了,送他去公安局。说着,上前把乡下老汉的胳膊扭住。

白净青年说,门卫大叔,算了,让他去吧,只是一个荷包,里面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门卫扭着乡下老汉的手松了。

乡下老汉趁机挣脱开手,大声说,你干什么?我是来找儿子的,我儿子是北大生。

门卫笑着说,你说他是你儿子,有什么证据?

乡下老汉抬头看到院内有两排树,便说,我会爬树,我会摘果子,当年我儿子小的时候,我常背着他去后山摘果子。

围观的人看看他那条瘸腿,都笑了。

乡下老汉红着脸说,我的腿就是那时候摔瘸的,没办法,我们山沟里穷,有时,把野果子当饭吃。

门卫说,那你爬给我们看,摘给我们看。

乡下老汉一瘸一拐地来到靠近的树下,伸手抱住树干,脚抬起来,又落下,落下,又抬起来,样子很滑稽,爬了十几次也没爬上去。

门卫说,老兄,不用再试了,你编什么谎话不行,偏说自己会爬树。

乡下老汉两手的指甲紧紧地抠进树干中,掌心磨出了血丝,但他仍然执拗地爬着。

嘲笑声不知何时停止了,周围静的只剩下乡下老汉大口大口的喘息声。

突然,白净青年往前迈了几步,“扑通”一下,跪在乡下老汉身后,叫了声“爹”。

乡下老汉慢慢地回过身来,宽慰的脸上挂着两行浑浊的泪水。

爹,别爬了。青年央求。

乡下老汉这才松开手,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把青年搂一抱在怀里,呵呵一笑,孩子,好好念书,给爹争口气。说完,老汉向众人连连点头,高高兴兴地离开了。

这时,干部来到白净青年的身边。

白净青年苦笑地说,爸,在饭馆看到这位老伯时,他还哭着闹着说他的儿子不争气,连个专科学校也没考上,想不到又来北大找儿子,看来他对儿子的渴望很大。

干部点点头,说,孩子,你做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