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父爱小故事 / 演戏

演戏

本文发表于2020-8-340人浏览

演戏

儿子走到家门口,略微一停,然后长吸一口气,推门进去了。屋里,父亲正拿着一张纸条和母亲看着,见儿子突然回来,父亲和母亲的脸上都闪过一丝惊喜。父亲顺手把纸条揣在兜里,母亲已经起身迎着儿子过来了。母亲两只手在儿子消瘦的脸上摸着,眼圈红红地说:“儿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儿子盯着父亲的兜在想,那纸条是什么?难道是存折?

父亲咳嗽了一声,在床上欠欠身,想起来。

母亲一只手把儿子拉到床边,另一只手,按了按父亲,说:“你身子不适,就别下来了。”

父亲点点头,问儿子:“在外面混得怎么样?”

儿子说:“进城之后,遇到一个剧组,让我当了几天演员。”

母亲欣喜地说:“那很好啊。”

“好什么。”儿子叹息着说,“是群众演员,报酬不高,一天就50块钱,而且拍完电视剧就拜拜了。”

母亲说:“原来不是长久工作啊。”

儿子点点头:“嗯,不过有个导演赞赏我,说让我进表演速成班学习,需要3块学费,所以那天我只好给你们打了电话。”

母亲看看父亲,从衣柜里掏出一个包袱,蓝花的,包袱裹得很严实,母亲一层层解着。儿子的眼前忍不住浮现出小时的一些情景,那时,这个蓝花包袱里裹一着儿子的希望,因为每学期的学费都是从这里面掏出来的。

母亲从包袱的最底层掏出一个油布包,然后打开,里面是一叠票子。母亲把票子递给儿子,说:“拿着吧,3块。”

儿子的眼里闪着亮光,他一把抓过来,迅速地点了一遍,然后又慢慢地清点了一遍。

“整好3块。”儿子松了口气,把钱贴身揣好,转身就要回自己的屋子。

“慢着。”父亲向儿子招招手,“回来。”

儿子问父亲:“爸,还有什么事吗?”

父亲说:“扶我下来,爸给你演一遍猴戏。”

母亲一听,赶紧说:“老头子,你不要命了。”

“没事,我还行。”父亲挣扎着下了床。由于活动了几下,他的额头浸着汗珠,胸脯起伏,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父亲是个民间艺人,十几年前,村里逢年过节都组织庆典活动,父亲的猴戏是压轴的。

儿子说:“爸,你身子不舒服,就别演了。”

父亲固执地说:“你放心,爸这身子骨结实着呢,何况,爸虽然演了一辈子戏,还没给自己儿子演一次,今天是个好机会。”说着,父亲站了起来,说:“把我的家伙拿过来。”

母亲只好去墙角处,拖出一个箱子,那里面装着演戏的行头。

父亲换好猴装,拿起一把棒子,对母亲说:“给我敲着鼓点。”

母亲端着一面破鼓,点点头。

“咚、咚!”

鼓声节奏很缓。父亲不耐烦了:“没气力,催着点。”

母亲只好把鼓点催了上去。

父亲一撩衣衫一招一式演了起来。

儿子心不在焉地看着,他突然想:父亲戴的猴冠质地较好,是爷爷传下来的,尤其上面那颗珠子,如果拿到市面上去,不知能卖多少钱。

儿子正想着,父亲突然一个失手倒在地上。鼓点一停,母亲赶紧上前拉起父亲。

“老了,不中用了。”父一揉一着腿,坐在床上,对儿子说:“去吧,去吧,没事时想想爸给你演得这场戏。”

儿子回到自己屋里,一直在想猴冠上面那颗珠子。

睡到半夜,儿子悄悄地爬了起来,他摸一到父母的屋外,想悄悄地盗走那顶猴冠,却见父母的屋里还亮着灯,父亲和母亲还没有睡,正在低声说着什么。

儿子把眼贴近门缝,只见父亲趴在床上,母亲正给他捶着腰。父亲叹息着说:“不服老是不行了。”

母亲说:“你啊,身子虚成这样,给儿子演什么戏?”

父亲说:“儿子刚踏上社会,以后的路还很长,人生就像一场戏,他应该知道怎么去演才对。”

母亲说:“我知道你的心思,为了给儿子筹备钱,你已经连续卖了几次血了,铁打的汉子也撑不住啊。”

说到这,母亲突然趴在父亲身上,抽泣着哭起来。

儿子心里猛地一震,他呆了半晌,推门奔了进去,跪在床前,说:爸,我……对不起你,其实,我打电话要3块钱,是为了还债,我刚进城的几天,找了几处单位,没人要我,后来,和同学进了一家娱乐城,玩牌输了钱不说,还欠了同学3块。同学反脸不认人,我只好向家里求助,和你们撒谎说演戏,我……我不是人啊父亲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儿子,说:“你同学把电话打到了村委会,村主任记下了电话内容,我早就知道你在撒谎了,所以,你爸拼着这条老命也要给你演一场戏,让你看看戏里戏外,都是真实的人生啊。”

儿子抱着父亲大哭起来。

父亲苍白的脸上浮上一层红晕,他伸出手,摸着儿子的头说:“好,好,你能够悔改就好,爸这场戏不白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