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父爱小故事 / 药里有种成分叫父爱

药里有种成分叫父爱

本文发表于2020-8-351人浏览

药里有种成分叫父爱

听母亲说,我从小体质很弱,稍微受点风寒就会发烧,而一发烧,喉咙便开始肿大,直至不能进食。

这样,背着我上医院打青霉素便成了父亲每天做农活前要做的第一件事。

由于长期使用青霉素,我的身体对其逐渐产生了抗性,以至后来发烧时,医生用一药的剂量越来越大。

医生还告诉父亲,我的这种病是从母体带来的一股热毒,根本没法根治。但父亲从来就不相信,为了治好我的病,没多少文化的他竟买了一些中医药方面的书籍自个研究起来。他对母亲说:“既然医生说孩子身上带了一股热毒,我们就挖一些清凉解毒的草药去一去孩子身上的火气。”

在我的记忆中,那段日子父亲刚忙完农活,就又扛着锄头到离家十多公里的公子山去挖草药。听父亲说药性好的草药一般都长在深山里,有时为了寻找到书里所描述的药,他必须先砍掉一大片荆棘才能找到。

有一次,到了晚上9点钟,父亲依然没有回家,六神无主的母亲便拉着我们兄妹几个点着火把去寻找父亲。当我们来到公子山的半山腰时,父亲听到了我们的呼喊。原来,父亲为了去采一些悬崖边上的金银花,一不小心踏空了,从一棵松树上摔了下去。父亲当时呼救了好几次,却没有一个人听到。

当我们把父亲拉上悬崖时,父亲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一道道深深的伤痕,被摔伤的左手红肿得像个刚出锅的馒头,却死死攥着一些采来的金银花。看到全家人,一天未进食的父亲笑了:“我还以为要在这个悬崖脚下呆上两三天呢!”父亲一笑,脸上那些刚刚凝固的伤口又流出了鲜红的血液,顺着脸往下流。回家的路上,除了父亲,全家人都是边走边哽咽。

父亲摔伤的左手,半个月才渐渐消肿、痊愈。但就在这期间,父亲还坚持去公子山挖草药。很快,父亲从山上挖回的草药摆满了家里的整个后院。

看到这些根根草草,母亲很是担心,生怕父亲挖回来的药,不仅治不好我的病,还会把我的身体毒坏。父亲也有同样的担心,于是一副药熬好后第一个喝的总是没病的父亲,他喝下去如果没事,第二天才会让我喝。

一次,父亲在喝完一种新药后上吐下泻,没过几天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两个眼窝都凹陷下去了。心疼得母亲把父亲的药罐子藏了起来,再也不让父亲去研制草药了:“你这样,不仅孩子的病没有治好,还把自己的身体搞垮了,以后一家人怎么活呀!”

固执的父亲却并没有因此而选择放弃,等母亲出去做农活了,他又开始用家里的饭锅煮他的草药。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后来我犯病时,竟然真的不用打针了,只要喝了父亲熬制的中草药,就会奇迹般地渐渐好起来。慢慢地,父亲的药也变成了我们当地的一种秘方,不仅可以治好我从母亲体内带来的热毒,还可以医治其他孩子因火气引发的一些疾病。

就这样,父亲的草药一直伴随着我成长,直到我到离家几百里外的城市求学,才离开了父亲的药罐子。

在学校里,我发烧时只能往学校的医务室跑。一次,我因发烧引起扁桃体发炎,喉咙痛得无法吃进一点东西,在医务室打了整整一个星期的点滴也不见好转,吓得班主任连忙给父亲打电话。

第二天凌晨两点多,迷迷糊糊的我突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宿舍里的同学打开门,我看到的是被雨淋透的父亲给我送药来了。父亲是连夜乘火车于凌晨一点到达学校所在的城市的,此时公共汽车也停开了,父亲就提着一袋药,匆匆地走了二十多里的夜路来到学校。

深更半夜,宿舍里也没有热水了,父亲给我喝完药以后就上床睡觉了,不知是我身体烧得发烫,还是父亲一路上吹着冷风的缘故,我只觉得父亲的脚冰凉冰凉的,当我把他的两只脚放在腋下的时候,两行热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第二天,父亲要赶回老家,在上车前他乐呵呵地告诉我,现在他往药里加了一种保鲜剂,熬好的药用可乐瓶子装着放一个月都没事!

看着父亲的笑脸,一阵暖意从我心底荡漾出来。我想:父亲配制的草药之所以能让我药到病除,里面除了父亲用心良苦寻找的各种药材以外,其中还有一种特别的成分,那就是——父亲对我深深的爱!